第57章 接

从学校大门出来,于连走过那条熟悉的商业街,转进一条巷子。

这里两边全是网吧,它们的招牌即使是在白天仍在发着璀璨的灯光。里面是还没有放寒假的大学生在玩游戏,他们的脸涨红,为屏幕前的人物摇旗呐喊。在之前许多个日夜,于连与同宿舍的好友也是这些人中的一员,他们在这里度过了许多欢乐的时光,但现在却再也不可能了。

该回去了。

于连回到商业街,进去一家书店看了一会儿,到了下午四五点时,他买了几本书塞在腋下走出门外。这时已经临近下班时间,人也多了起来,隔壁店铺传来一阵食物的香气。于连虽然不饿,但闻着这香味也忍不住走进店里。

那老板娘站在柜台,听得有人进来,放下手机热情的招待说:“小伙子吃啥子?”

于连之前也在这吃过,说过自己想吃的菜,走到熟悉的位置坐下。

“三两抄手。”老板娘朝着厨房高声叫到,又转过去问于连:“要不要辣椒?”

“少一点吧。”

“小伙子是外地的哈,吃不得辣椒。”此时店内没有几人,老板娘见于连长的精神,不由多看了两眼。

于连笑了笑,从腋下拿出刚刚买的书放在一边,抬头去看店内墙上挂着的电视。

现在正播放着国际新闻,主持人对着镜头说:

“近日,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威斯康星州一名19岁的少年被控谋杀自己的孩子。据称他是在女友在自家浴缸中分娩后,将刚出生的女婴放在树上,朝她的脑袋开了两枪,导致孩子当场死亡。”

随后镜头变幻,切到当事地,画面上是一处破旧的农场,许多警察从警车中走了下来。镜头随着警察走进房屋,看得出里面很脏乱,到处是散落的针管和用过的避孕套。

“这名名叫卡瑞森·兰度的少年交代,前天晚上,他的女友在家中浴缸中生下他们俩的孩子哈珀后,认为自己没有能力抚养。第二天当地时间早上七点,兰度便把女儿抱到家附近的一片树林里,将她放在落着厚厚积雪的树杈上,然后向她的头部连开了两枪。随后他简单地将孩子的尸体埋在附近。”【注】

老板娘将做好的抄手端到于连面前,看着电视说:“美国的娃儿咋啷个恶,自家的女儿都要杀,太没得人性了吧。”

于连默默接过碗,夹起一个尝了尝,和以前味道一样。

电视转换了场景,画面上是群情激愤的人群在举着标语,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被警察们压下了警车。

“根据法庭诉讼材料显示,疑似兰度女友父亲的男子在前日联系了格林县警察局,他声称其女儿刚生了一个孩子,但孩子不久便被带走了,此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女婴。昨日,警方接到报案,逮捕了兰度。今日,在警局的审问下,兰度承认枪杀了自己的女儿。因此,他被指控一级故意杀人罪。”

画面上显示少年的样子,他的眼睛很冷漠的看向镜头,带着些许稚气的脸微微扬起,想要看清楚面前的警察。

“根据威斯康星州的法律,如果罪名成立,兰度将被判处终身监禁。他将于十日后出庭,接受初步审讯。”

“据本台了解,兰度的父亲因吸毒和酗酒,在十年前被他的母亲趁其睡觉时杀害并抛尸山谷,随后被逮捕,判处终生监禁。兰度还有四个哥哥,其中大哥贩毒时被抓,服刑于德克萨斯州监狱;三哥死于街头黑帮枪战;四哥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在当地精神病院接受强制医疗服务;二哥下落不明,警方正尝试联系他。”

老板娘看着电视皱眉说:“这一家子都不正常,难怪会有这种娃儿,年纪轻轻就......”门口铃声响起,一对情侣走了进来,老板娘热情地迎了上去说:“要吃啥子,有抄手,有小面......”

于连默默吃完,电视上也换成了其他的新闻:“法国‘黄背心’运动抗议持续,这次抗议的内容是反对巴黎警察局长让·瑞迪·德布罗意。此前,瑞迪镇压了元旦的抗议活动,此举使得三名抗议者受伤。招致包括他弟弟,也就是法国驻华大使亨利·德布罗意在内的多人批评,亨利·德布罗意于其之前供职的《世界报》中指出,警察的行为有失妥当......”

于连对这新闻不感兴趣,他站起身来付过钱,对着老板娘笑了笑,从门口走了出去,冷冽的冬风吹过他的脸,他脑中还回想着电视中那少年冷漠的眼神和略带稚气的面庞,轻轻叹了一口气,叫过一辆车往花溪公园开去。

车辆开了半小时,于连付过钱下车,走进公园,从后门走出,沿着上次文竹带他走过的山路一直往上,直到在那丛枯死草前停下。他蹲下身子拔起一根草,跳进洞中走回山洞中的房间。

他在沙发中坐着,拿出之前买来的书本看了起来。一直到晚上十点躺回床上,这一天便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他起床后先到厨房洗漱完毕,做了两碗面,自己吃了一碗后给黑人送去。那黑人一直待在房间里没有出来,但他对于连已经没有太多戒备了。于连也索性试着先不出去,站在房中看着黑人吃面,只见他端起碗吹了吹,这大碗在他手上像是儿童的玩具一般。等热气稍稍消退,他将碗中的面直接倒入口中,嚼了两下吞下肚里,然后将碗递回给于连,看的他暗暗心惊。

接过碗来,于连顿了顿,指着他轻轻叫了一声:“巴布巴普?”

黑人看着他,眼中闪着疑问。

于连又指了指自己说:“于连。”

黑人眼睛眯了起来,像是想起了什么往事一般,脸上浮现出痛苦的表情,突然上前,提着于连的衣领,像是提着一只鸡般将他提到门外,狠狠地关上了门。

于连莫名其妙地站在门外。他看得出黑人没有恶意,不然以他的体格,稍微给自己一巴掌都够呛,但他为什么这么敏感,自己又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只是想告诉他自己的名字啊。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索性不再去想,将碗拿回厨房洗了一下,走到中间那门出去了。

他这次没有再去市区,只是在这公园转了一圈。接下来几天,其他几人都没有回来,他偶尔去市区买几本书,其他时间不是在看书便是在这公园中散步。像文竹说的,他用日记将这些天的事都记录了下来,看着笔记本上的文字,那种不真实的感觉稍微减退了一些,心中想着这种日记本要是被外人读了,恐怕也只是以为这是某个小说家的妄想吧。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再过半个多月就要过年了,文竹学校也已经放假,回到了山洞中。

这日一早,于连给黑人送过饭,要出门去散步时被文竹拦下了。

“今天和我去接人,李子昂回来了。”

于连愣了一下才想起李子昂是那个小孩子,点点头跟着她来到那几扇门前,打开最右边的门走了进去。出来时他已经身在火车站旁边的厕所了,推门出去来到外面,文竹在一旁等他。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在出站口等了一会儿,便看到李子昂满面稚气的跟着一个中年男人后面走了出来,出到外面,那中年人看向李子昂说:“好了,我就只能帮你到这了。”

李子昂点点头,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钱递给中年人。中年人接过钱,畏畏缩缩看了看他,从一旁快速跑开,一刻也不愿意停留,像是很惧怕他一样。

李子昂等他跑远,走到文竹和于连面前淡淡的说:“回去吧。”

“那个人他......”

“一个小偷,我一个人不能坐车,让他陪着我。”李子昂打断于连的话,招手叫过一辆出租车。

车上几人都没有说话,于连心中有些疑问,见李子昂小小的身躯坐在两人中间,闭目养神,便没有多问。偷偷打量了几眼,似乎感觉他确实长大了一点。

三人回到公园下车后,李子昂这才问道:“其他几人回来了吗?”

“他们回来过一次,一周前又出去了。”文竹说。

李子昂点点头,与二人走到公园厕所。这里没什么人,他和于连走进男厕,指着门说:“你知不知道怎么回去?”

于连犹豫着说:“文竹还没告诉我,我只知道从山路走回去。”

“看着我怎么做的。”

李子昂打开门,在墙上光滑的瓷砖上敲了三下,然后直直向墙上撞去。于连只看到白光一闪,他的身影便消失在厕所里。

注:这件事真实发生于去年1月5日,非笔者杜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