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回

退出房间后,于连本想直接回到大厅中,但还是忍不住心中好奇,往前走去。

经过“辽”、“金”房间时,他只是略作停顿,打开门看了一眼,没仔细观察,直到走到那间“宋”字房间前,他才停下,深吸一口气推门进去。

房间比之前的“唐”和“元”字号房要少将近一半的面积,而且布局很奇怪,与其他大多数房间呈一个整体不一样,这房中左右两边显得不是很对称。与“辽”“金”的粗犷风格不同,这房中的书生气很浓,到处都是字画。如果说之前的房间是粗犷又带着英气的武人,那么这房间则更像是一个文弱的书生。

左边的墙上靠着些大刀长矛,上面也稀疏挂着些弓箭,但最引人瞩目的是一副长长的画。于连凑上前去看,画中所画是一个城镇,被秀丽的群山所环绕,上面还有着许许多多的人物,有的在沿街叫卖,有的在勾栏中听曲。

一个全身着红的人骑着高头大马在街上飞驰,惊得行人纷纷躲避。马蹄下却踩着一个担着货物的男人,他的腿被踩断,正张大嘴像在呼喊,地上还有着一摊血迹,一旁巡视街道的官员对货郎的呼喊置若未闻,只是热切的盯着那马上的人。

于连心中没来由的不很舒服,想起那副著名的国宝级画作“清明上河图”,和这副画倒是有些相似,只是他的艺术感实在不强,看不出其中精妙,大致看了一下便移开了视线。

墙角的精美桌子上摆着许多玉制酒杯,每一个看起来都价值连城。于连拿起一个仔细观察,只见其外表虽很好看,但里面却有些几道丝丝的裂痕,隐隐像是长城的简笔画,先天存在于这酒杯之中,与之浑然一体。于连将其放下,在其他酒杯中都看到相同的图案,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去看右边。

这面墙上挂着的丝绸更加华贵精美,直看的于连移不开眼睛。伸手轻轻一摸,柔顺无比,手感比现代工艺下的衣服还让人舒服。

除了丝绸外,墙上还挂着许多字画,甚至在墙上还有不知谁画的许多金灿灿的黄金和白银。

于连在地上看到几个散落的黄纸,想要捡起来时才发现这是镶嵌在木板中的,如同琥珀般,想要拿出来只得破坏掉地基,要将整间房子拆掉才行。只得放弃了,仔细数一数,发现不多不少,正好是十二个,心中倏然想起十二道金牌的故事,默然无语,退出房去。

在关门之前,他最后注意到的是右边墙角,那里有一个之前他在“元”字房中见过的崭新马蹄铁,它压在丝绸上面,穿破脆弱的丝绸嵌进地板中,粗糙的风格与精巧的丝绸形成了两个极端,水火不容。

站在过道上,于连仔细查看两边的门,在“清”字房间的斜对面,还有一个门,上面什么字都没有,走到那门前推了一下却推不开,用尽全力也动不得分毫,心中好奇,趴在门缝边往里面看去,只能隐隐约约看到里面是红色的,其他则是什么都看不清楚。

退后一步,向两边看去,这边除了这间房间再也没有其他了,他心中稍定,但还是放不下心,在每个房前都认真看了一遍,没有看到“台湾”“民国”之类的字眼。想起之前在“宋”旁边可是看到了“理”字的,他这才放下心来,微笑着走出过道。

回到昨天文竹给他准备的房间,于连脱下外套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过了一会儿,门口传来脚步声,然后是敲门的声音。于连打开门,文竹站在门外,脖子上围着那条紫色围巾说:“其他三人都出去了,和尚在自己房中睡觉,道士说让你这几天莫打扰他。”

于连想起那天和尚咬开手指,血喂江欣然的情形,点了点头说:“你看到那只猫了吗?”

“白泽带出去了,他们不知多久才能回来。我待会儿还得回去学校上课,除了和尚,这里就你和那黑人两个。”

于连以前在学校也不爱出去玩,他又听不懂黑人说的语言,也乐意自己一个人待着,向文竹说:“好。”他顿了顿又问:“那些房间......”

“能打开的门你也见过了,打不开的是每个人的卧室。”

“那个门呢?”于连指着门上没有字的房间问。

“那不是卧室。”

于连还想问不是卧室是什么,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文竹见他没什么要说的,指着厨房说他自己平时吃饭要自己做,一天给黑人送一次饭就够了,这也是白泽交代好的。

“你微信里的银行卡里有钱,有什么实在搞不懂的可以问我,就是你微信加的第一个人,其他的也没什么了。”文竹说完,走到过道尽头,转过弯进到右边中间那门,推门进去了。

于连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才是下午两点,黑人饭也吃过了,他左右无事,又在那些房中逛了一遍,从“明”字房间中找到一本小说看了起来。

一本书看完已是晚上,他便将书放了回去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起身下床,在各个房间轮流坐了一会儿,直到后半夜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他醒了过来,去厨房做了早饭吃罢,给黑人送了碗面,便进到左边中间那门,强光一闪,出现在厕所里。听到外面无人后走了出去,公园和昨天一样,人很少,他信步由缰,一路走出公园,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在外面漫无目的地走着。

一直走到中午,他才惊觉自己走到了之前的学校。今天是周一,学校门口只有些摊贩在售卖商品,其中有一个卖烤肠的大婶,之前于连还是“向前”的时候,常常去她那里买,现在一见,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于连定了定神,走上前说:“嬢嬢,来根烤肠。”

那大婶见有生意上门,甚是热情的说:“好勒,要三块的五块的?”

“五块的。”

大婶从烤盘中挑出一根大烤肠穿好递了过来,于连付过钱犹豫着问道:“嬢嬢,你以前见过我没得?”

那大婶呆了呆,仔细看着于连半响,笑着说:“你是这里面的学生不是?这里面这么多人,我想不起来了。”以前于连时常在她这买,一来二去变得很熟,现在听她这么说,于连在心中叹了一口气,拿过烤肠走开了。

他在校门口徘徊良久,终于还是下定决心,走了进去,那保安站在门口,斜着眼睛见他像是学生,也没有阻拦他。

沿着大路往前走,昔日熟悉的景色此刻竟变得有些陌生起来。他从图书馆前走过,里面是许多正在复习的学生,以前他若没有课时,也是其中的一份子。绕过图书馆走到操场,这里有许多人正在上体育课打球,他没有和任何人交流,站在一旁呆呆的看着。

到了下课时间,上午最后一堂课结束,学生们蜂拥着冲向食堂,操场变得空旷了许多。于连找了个角落,坐在那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一坐就坐了一个小时,吃过午饭的学生各自回到自己的宿舍,于连这才站起身来,往校门口走去。他本来还打算回去看一眼自己之前上课的地方,但最终放弃,再去不过是徒增不必要的怀念罢了。

经过图书馆前的小树林时,他停了一下,这林中种的许多梅花,此刻虽是寒冬,但花开的很是鲜艳,一朵朵傲立枝头,在残留白雪的映衬下更显的艳丽。于连走上前去,凑在梅花前闻了闻,异香扑鼻而来。

一旁走来两个女学生,一高一矮,稍高的那个看到盛开的梅花,惊喜上前,对那较矮的说:“我们刚刚过去的时候这花都还没开,怎么现在突然开了?”

较矮的也很是高兴,掏出手机拍了两张照片说:“对啊,一下子就开了,真奇怪。”

“你别只给自己拍,给我也拍两张。”

“好好好,就知道臭美。”

“你这张拍的不错,来,我们自拍一个发朋友圈。”

“不行,自拍显的我脸大,让别人给我们拍。”

“这哪还有别人。”

“刚刚不是还有一个男生吗?咦,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两人转过头去看,刚刚于连站着的地方已经没有人了,只剩下那枝梅花在迎着风摇曳着,显得越发美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