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释

于连看着面前的黑人,一时说不出话来,半天才从嘴里挤出几个字:“你......你好。”

那黑人看着他,眼神闪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于连有些头痛,看样子他是听不懂自己的话,想了想又用英语说:“Hello?”

黑人看着他,忽然张口说了一句话。于连却悲催的发现自己根本听不懂,他说的不是于连所知的任何一种语言,里面带着一种奇怪的合音,每一个字都很奇怪。

于连摸了摸头:“对不起,我听不懂......”黑人自然也不知道他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转身坐到了椅子上,对着墙壁发呆。

于连尴尬地退出房间,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后回到道士身边问道:“他说的话我听不懂。”

“你自然听不懂,我也听不懂。”道士哈哈大笑:“等白泽回来就知道了。”

“白泽?”

“就是上次你见过的那年轻人。”

于连回想了一下,上次几人中,只有那个穿着休闲装的年轻男子和这个名字对得上了,便不再多说,看了一下时间,还不到十点。

环顾周围,一时竟不知道去哪。他从那晚就一直跟着和尚,就算是去东北也是由和尚带路,有目标还好,一旦让他自己活动,他便不知怎么办了。再加上现在情况特殊,他就算能上街游玩,却也没有目标,亲人朋友更不用说了,以前的朋友一定都不认识自己了,亲人也只是“向前”的亲人,和他没有关系。

但不管怎样,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面吧,而且这里的情况自己更是两眼一抹黑,从哪出去他都不知道。于连看了一眼和尚,他手中拿着烟已经睡着了,自从救活江欣然后,他便一直是这种状态,常常疲惫,坐车时还要于连提醒。

正当于连茫然无措时,一旁传来脚步声,于连转头看去,之前见过的文竹和那戴着眼镜的女人常夕一起走了进来。两人穿着一身羽绒服,并肩走在一起,如同一对姐妹般自然。文竹手中提着一个编织袋,里面似乎是装着些蔬菜。

“回来了?”戴着眼镜的常夕微笑着向于连打招呼。

“回来了。”于连知道她只是寒暄,走上前接过文竹手中的袋子说:“我帮你吧。”

他接过文竹手中的袋子,提了一下,意外的发现这袋子竟十分沉重,低头看去,袋子极大,里面装着许许多多东西,至少有五十斤左右。他惊讶于文竹看似瘦弱的身体竟然一只手就能提得动,连忙说:“这放哪?”

文竹望向常夕,常夕看着睡觉的和尚说道:“你们去给他做点菜吧。”见文竹领着于连走了几步,又补了一句:“别准备酒了。”

等他们走进厨房,她才坐到沙发上,眉头微微颦起说:“他这是......”

“失了些精血,得静养些日子。”道士抽着烟说。

“什么事情能逼的他到这种地步。”

“不知道。”道士苦笑了一声,他吐出一口烟,沉默了一会儿说:“现在这世道,什么事都不稀奇。”

常夕赞同的点头。

“你带来的那人我看过了,很不寻常。他身体内有特别的血,不像是他自己的东西。”道士说。

“所以我想着让白泽看一眼,他总能问出些什么东西的。”常夕淡淡的说。

“但愿如此吧。”道士一支烟抽完又续上一只,慢慢的叹了一口气。

两人不再说话,常夕坐了片刻后默默走开,留着他们两个待在沙发上发呆。

厨房里,于连帮着文竹将菜放到冰箱里后,问道:“你见过那个黑人了吗,他和我们是不是一样的情况?”

“我问过常姐姐了,不是的。”文竹一边淘米一边说。

“常姐姐?”

“就是刚刚戴着眼镜的那个,她叫常夕。”

“那其他几个人的名字你全知道吗?”于连现在才发现,自己除了文竹和和尚,对其他人的名字一概不知。

文竹看了一眼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说:“除了你刚刚看到的常夕之外,还有一个样子很年轻的,叫做白泽。那个小孩自己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李子昂。和尚的名字你应该也知道了,道士叫做李元,他也说这是自己取的。”

“这两三年你是怎么过的?”于连想了想说,见文竹偏着头看着自己,他又细问道:“你上次说自己和我一个情况,可是为什么你还能上学,你的身份信息是怎么来的。而且这些人看起来都很不寻常,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是说了嘛,你以后会知道的。这次和和尚一起去那里,你自己也该懂了些吧。”文竹将淘好的米放进电饭煲,拿过一个西红柿边切边说。

“可是......”

“很多事情我也不清楚。”文竹打断了他的话。

于连见她不愿多说,默默的站在一边。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猫叫,于连回头看去,那只山狸不知从哪跑过来,跳到他的肩上。

文竹眼中露出惊奇之色:“这猫是哪来的?”

“你以后会知道的。”于连淡淡的说。

文竹笑了笑,不再多问,低头去切菜。房中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文竹切菜的声音。

“我是三年前跳河时被道士救下来的,然后他就把我带到了这里。后来我跟着他去了一次陕西,在那里压制了复活的僵尸,又跟着夕姐去湖南为一村人招魂。”文竹切好菜后手中不停,拿过一个鸡蛋打在锅里说:“慢慢的自己懂了一些事,也大概明白夕姐她们是什么人了。”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于连见她愿意开口,急忙问道。

“这个世界并不简单。偶尔会有一些超自然的事,他们就是处理这些事的人。”

“可是,那些事本身就很奇怪啊。而且你不觉得这和我们一直接受的教育相悖吗,我一直是个无神论者......”

“你是对的,这世界本就没有神。”

“那他们......”于连越发糊涂了。

“你还记得我在你离开之前说的话吗?科学和他们做的事并不冲突,他们只是在纠正本就不该出现的错误。”文竹将炒好的菜端出来,看着于连的眼睛说:“他们的使命就是不让普通人受到不该存在的伤害。他们拥有特殊的能力,却不会服务于人类,也不会加害于人类。他们不会回应祈求,也不会制造事端。他们能眼睁睁看着孤儿寡母在自己面前饿死,也会去救治被鬼附身的恶人。他们的存在没有人知晓,他们的离去也不会被人铭记。”

于连呆呆的看着她,想起和尚曾经对他说过的话,脑中闪过千万种思绪,最终却只能默默点头。山狸站在于连肩膀上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看着文竹的眼神变了一些。

“说的很对。”耳边忽然响起一阵掌声,于连转过身去,之前见过一次的年轻人穿着休闲装走了进来。他长的很英俊,脸上带着微笑,走到于连身边时,伸手将他肩上的山狸抱了下来,一边抚摸着它的毛,一边对于连说:“我们的存在就是和她说的一样,对人类没有任何意义,更不会影响你们的世界,我们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情罢了。”

于连惊讶的发现,那只对谁都不屑一顾的山狸在他怀中竟然显得分外温顺,脸上甚至还露出了崇敬的表情,仿佛只有此刻,它才是一只真正的猫,而不是于连见过的那只,在群犬环伺中悠然自得的山林之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