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归

望着面前高大的汽车站,于连有些感慨。

这一趟出去再回来,虽然只是短短一月不到,但对他的冲击着实非凡。以前固有的认识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被全部摧毁,像是经历一次重生一样。

“到了。”出租车司机把车开到马路边,停下了车说道。

于连背着包先走出去,再打开门将和尚迎了出来,对那司机微笑道:“你看一下多少钱,我现在结给你。”

“不是在你手机上有吗。”司机拿出一根烟抽了起来。

于连看了一眼车费,上面显示的是一千多块钱。因为背包中山狸的关系,他们不能坐高铁或者飞机,只能一路从哈市打车往回赶,到一个城市之后打车去下一个城市,用了整整五天,才回到这里。司机从邻市开到这里,开了四个小时的车,身体有些困乏,有气无力的说道。

于连微笑着给他付过了钱,又掏出自己之前在路上买的一包烟递给他,道过谢后便走开了。

虽然到了市内,但是离他们的目的地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他们两人坐着公交到了于连之前的大学,望着大门,于连心中有种特别的感觉。那个叫向前的人还是自己吗?摇了摇头不再去想,面向和尚说:“上次天那么黑,我找不到路了。”

和尚看起来有些疲惫,不知道是因为坐了太长时间的车还是别的,对着于连点点头,抬脚往前走去。于连在后面跟着他,一路远离人群,爬上小山,越过冰河,到了那丛枯死的草丛旁时,夜已经很深了。和尚站在那草边蹲下,拔下一根草后,地面慢慢裂开,一个黑乎乎的洞口显露出来,他对于连点点头跳下了洞。

和上次不一样,于连看到了和尚跳下去的动作后,往山下望去,远处是灯光璀璨的城市,天上则是星光灿烂的银河。他回想起上次跟着和尚来的时候是清晨,而这次是夜晚,如果有下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由得一笑,今天自己好像回想的太多次了些,摇摇头跳下了黑洞中。

仍旧是狭窄逼仄的通道,于连目不视物地走了四分钟,自己估计着走出两百米后,视野豁然开朗,和前次一样,他来到了那个广阔的广场。从石柱下走过去,跟着和尚走上木桥,一阵风吹过,一直来到那个石门前。

和尚将门推开径自走了进去,于连跟在后面。在那灯火通明的房间等了稍许,又从突然出现的门前走进,接着是长长的过道,最后,在过道的尽头,于连看到了熟悉的房间和沙发。

和尚走到墙边的柜里旁,蹲下去一阵摸索,从里面拿出一个酒坛子,打开闻了一下,抱起来就喝。于连看的他喉咙上下翻动,然后放下去长叹一口气说:“好酒。”

“好酒也不能像你这么喝,下次你自己去寻。”于连转过头去,看到道士从一个房间中走出,笑眯眯的看着和尚。

“哈哈,喝你一点酒有什么关系,下次带给你陈酿的女儿红。”和尚喝完酒坐在了沙发上,闭上眼睛回味。

“这次怎么这么快。”道士掏出了一支烟递给于连,自己也点上了一支问道。

“也给我一支。”和尚接过递来的烟点上,抽了一口后看着袅袅升起的烟雾说道:“我有个帮手呗。”

道士看向于连,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这小子这么快就明白了?还能帮到你?”

于连被他盯着,有些不好意思,狠狠吸了一口烟,却被呛了一下咳了出来。

“哦,他?他也确实帮到我一些了。”和尚说。

于连忍住了咳嗽。

“你把背包放下吧,让那东西也好好睡会儿。”

于连默默放下背包,拉开拉链小心翼翼地把山狸拿了出来。它从那天闭上眼睛后就一直没有醒,整整睡了五天,此时被于连抱起,睁开眼睛看他一眼,它已经不像之前那般疲倦,却也不想离开他的怀抱。

道士看了一眼山狸,有些惊讶的说:“这玩意儿现在可随便见不到了,你怎么搞到的?”

山狸本来还想再睡,听到他叫自己“那玩意儿”,从于连怀中跳下,又在地上猛地起身跳到他的肩膀上,看着那道士,露出牙齿叫了一声。

“待会儿再说吧。白泽他们到了吗?”和尚说。

“常夕两天前回来的,还带来一个人,其他的还得再等几天。”道士对那山狸友善的笑了笑。

“带来一个人?!”于连高兴的说:“是不是和我一样的情况?”

道士张了张嘴,想起那人的样子,心中起了捉弄之心,指着过道中一间门上写着“清”的房间说:“他就在里面,一个人,你去看看吧。”

于连心中高兴。之前和尚说那个文竹和自己一样的情况,可每当于连问她时,她都只会说以后会明白的。这一次与和尚在东北的经历确实让于连知道了许多,但还是无法确认,再加上自己所知实在很少,只能通过自己猜测,难以形成系统的理解,如果有人能交流一下,那么对自己无疑有极大的帮助。

想到这里,于连恨不得飞奔向那间房,忍住冲动看向和尚,眼中露出询问之意。

“我不是你的领导,你也不用什么事都要向我报告。回到这里之后你就是一个自由的人了,想干嘛就去干嘛吧。”和尚挥了挥手说。

待于连急匆匆走去之后,道士坐到和尚的身边,抽着烟,声音也变得稍微沉郁了些:“这次我遇到的事虽然不大,但是很麻烦,而且还看到了一些不该出现的东西。”

“你这次去的是哪?东边是吧。”和尚自问自答,表情也有些凝重。

“多事之秋啊。”道士叹了一口气:“常夕带回来的那人我也看过了,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气息,很像是西方的那些人。”

和尚沉默了一会儿,掏出一支烟续上,抬着头从烟雾中看着墙上的山水画,眼神逐渐迷离起来:“世道变了,有大事要来了......”

......

于连站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肩上的山狸轻轻加了一声,看着面前的门,身子微微拱起,有些不安。

“没事的,这里是在山里面,等你休息好了我陪你出去。”于连摸着它的毛安慰道。

山狸斜着眼睛看了他一样,无奈地摇摇头,手伸向里面,指着门叫了一声。

“怎么了?里面的人对你有害?”

山狸翻了翻白眼,抓了一下于连的脸,却没留下印子,只是让他脸疼了一下。

“要不然你在外面等吧,我进去看看。你放心,在这里不会有事的。”于连冲那边坐在一起的两人努努嘴。山狸看了过去,只见和尚和道士正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一言不发,它沉默着没有动作,只是待在于连的肩上。

于连见它不动,也不再多想,敲了敲门说:“你好。”

里面没有回应。

于连又敲了两下,见一直没有人回答,一边说着我进来了一边推开门。

屋内没有开灯,一片漆黑,不像是有人的样子。于连透过走廊的灯勉强看到一个身影站在屋中最里面,对那人挥了挥手说:“你好,我叫于连。”

那人还是没有回应,甚至连头都没有转过来。

于连心中奇怪,那人的身形高大,看着不像个女性,站在原地也不像是睡着了,为什么没有回话。

“不好意思,我开灯了哈。”于连感觉到肩上的山狸没有异动,只是四只脚稍微加大力度,使自己站的更稳些。他在墙边摸索一阵,手摸到了一个开关按了下去,屋中顿时变得明亮起来。他被灯光刺激的眯起眼睛,透过眼缝看去,那人皮肤黝黑,身无寸缕,正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

于连这才吃了一惊,仔细看去,只见这人是一个黑人,全身上下只有裆部挂着一层树叶,其他皮肤裸露在外,正警惕的看着自己。他的身材极为高大,只是坐在椅子上就比于连还要高一些,此时警惕的站了起来,身高足足有两米三四。

于连肩上的山狸忽然跳了下来,对着黑人叫了一声后,回头慢慢走出房间,似乎很不喜欢和他呆在一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