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山外来客

广西。

今天是山岳日,壮族老人黄改开坐在县城办的大会上,脸上笑得犹如一朵灿烂的金茶花。

黄志刚拦下递给老人的酒,笑着对一旁的中年男子说:“我爸他现在不能喝太多了,这碗我替他喝了。”说着一口将碗中的酒喝了精干,脸微微发红。

中年男子黄志坛看了一眼老人,也陪着黄志刚牛饮下一碗,趁着酒劲大声说:“老叔可一点都看不出有心脏病,身体还康健的很啊!”

黄改开咧嘴笑个不停,站起身来气若洪钟的说道:“小问题,给我拿碗酒来!”

黄志刚赶紧拦住他,埋怨黄志坛:“你看你......”

黄志坛也知道这干不得玩笑,轻轻挡住老人拿酒的手说:“老叔,你这,别喝了,我开玩笑呢。”说着也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子对着欢庆的众人大声道:“来,谁来唱两句山歌。”

他们正在县城的广场上办宴,不小的广场上挤满了身穿壮族传统服饰的男男女女,外面还有许多挤不进来的游客,拿着手机拍个不停。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几个小孩子被这欢乐的气氛感染,嬉笑着在人群中追逐。

他一句说完,立刻有人呼应,一个妇女被众人推了出来,她有些扭捏的张口说:“这么多人,我唱的又不好,哪敢......”

“你之前在抖音上不是唱的挺好的吗。”旁边人不等她说完,连同众人一起起哄将声音抬了上去。

这妇女是当地有名的山歌手,在抖音经常发一些唱山歌视频,刚刚也只不过是在这么多人面前有些放不开,此时见众人兴致正高,便不再推辞,亮起嗓门唱了起来,游客见状兴奋的将手机全都对准了她,只见她高声唱道:

“要我唱歌我就唱,要我喝酒酒喝干,眼前看的都是客,哪个和我对到晚。”

人群中立刻有人回应唱道:“莫吹牛!我有山歌千万首,只怕比你高几楼,那天我在桥上唱,大河变成水沟沟。”

众人纷纷转头看去,只见一个五十余岁的男子越众而出,脸因喝酒而涨的通红。游客更是兴奋,又将手机转向他。

妇女见有人和自己对歌,显得更加高兴。这山歌本就要两人对歌才有意思,当下对着那男子又唱了起来:“你有山歌几千万,我却比你多一碗,四面八方远处人,都来看看谁逞能。”

她这歌便是对男子下了战书了,四周鼓噪起来,众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将男子簇拥上前。

男子哈哈大笑,与她一来一回对个不停,四周响起不住响起叫好声。

欢乐的气氛持续了数个小时,一直到了下午两三点,游客却越聚越多不愿散去。黄改开看了一眼天色,冬天的广西气温仍然不低,他只穿着一件外套也不觉得冷,起身叫过和人聊天的儿子黄志刚低声说:“我得回去了,不然待会儿再晚赶不上车了。”

黄志刚摇头说:“爸,你今天就别回去了,就在家里睡。”

旁边人也劝到:“是啊老叔,你一个人住那么远干嘛。”

黄改开固执地摇摇头说:“不行,我在这住不惯。”

“那你就去乡下嘛,一个人住大山里也太不安全了。”

黄改开没有说话,只是不停摇头。黄志刚也清楚自己老爹的固执性子,知道谁都劝不动他,便招呼过一个年轻人说:“你没喝酒吧?把你三爷送到汽车站。”

待那年轻人与老人走远后,旁边人才对黄志刚说:“你爸这也太奇怪了,他就这么一直住山里吗?”

“没办法,老头子做了一辈子护林员,怎么都不愿意下来,之前接到城里住了没几天就又跑回去了,时间一长就生病,你说我这......”黄志刚也有些无奈。

“唉......不过你听说了嘛,黄益说他看到的那个东西说不定还在山里,好像离你爸住的地方不远。”

“扯蛋的话你也信......”不等黄志刚说话,黄志坛便反驳那人,又拿过一碗酒说:“喝喝喝......”

......

黄改开向司机道过谢,沿着公路走了好长一段后,从一旁的小路走进了大山里。

这时太阳已经移到西天,将云彩染的通红,落日的余晖照在大山中,像是为其披上了一股金黄的战衣。

黄改开捡起了地上的几根枯枝,拿出腰上的绳索捆成一团扛在肩上,又把之前带着的饭菜挂在上面,爬上山腰看着落日下的景色,不由得精神一震,喉咙发痒,用壮语大声唱起歌来:

“壮家儿郎出山岗,虎豹豺狼都退散。

我要去娶美娇娘,生儿生女护家乡。

左脚踩进沉香河,鱼儿你莫告我状。

右脚登上天等山,站在山头把歌唱。

一唱社会主义好,二唱人民生活高......”

这是他最喜欢唱的歌,早年凭着这嘹亮的嗓音,娶到整片大山最好看的女人,虽然她在十年前就去世了,但每当他唱起这歌,还是忍不住想起她来。

歌声传的极远,在大山中形成阵阵回响,响彻天空,惊得群鸟纷纷起身飞向山下。

老人哈哈大笑,畅快不已。

他从小在山中长大,二十岁时接替父亲成为了一名守林员,守了大半辈子的树,到老也离不开它们了。虽然儿子和政府轮番劝他搬出去,但总被他以不习惯为由搪塞过去,推辞不过时便去城里住了一段日子,身子反而越来越差,直到送回山里才慢慢恢复。儿子不得已给他配了一个手机,让他有事便打电话。政府也偶尔会来人送些食物,有庆典时便将他接到城里玩上大半天。

今天一大早便是儿子来接,直到现在他才回去。

天渐渐黑了下去,他在山中走了一会儿,离公路越来越远,终于在完全黑下去之前回到了那个小小的木屋中。

老人将肩上的柴火放在地上,打开门走进去。屋中只有一张简陋的床和两个椅子,老人坐在椅子上长长吐出一口气,他虽然身体还算健康,但毕竟年纪很大了,加上又有心脏病,走了这么多路有些吃力,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拿起床上的手电筒走了出去。

他绕到木屋后面,那里有一个用树枝搭成的简易木棚,上面放着些荆棘遮盖住太阳,四面透着风,老人手电筒照过,里面似乎有一个极为高大的黑影。他轻轻咳了一声,拨开荆棘对着那黑影说:“来吃东西了。”

黑影正躺在木棚中,听了这话动了动,坐起身子从木棚中走了出来。老人看了看这黑影,纵然之前见过许多次,心中还是免不了一惊。这黑影是一个黑人,有近两米三的身高,身形也很是健壮,站在瘦弱的老人前,简直像是两个极端。

老人将手中从宴席上打包的食物递给他说:“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黑人漠然地接过看了一眼,打开包装袋用手抓起食物吃了起来。

老人连声说:“慢点吃......”他知道黑人听不懂,从身后拿过一瓶在县城买的啤酒递给他。

黑人接过看了看,不知道怎么打开。老人示范了一遍,黑人学着他的样子将啤酒打开一口喝完,把食物吃光后,将袋子递回给他回棚中躺下,睁着眼睛看着天上刚刚升起的明月一言不发。

老人也毫不在意,捡起袋子走回了木屋中。他把这垃圾袋子细心放到旧衣服的口袋里,等着哪天进城时再扔掉,坐在椅子上,打着台灯看起书来。

这是一本介绍外国的书,老人看了许久也没找到和黑人体型相似的种族,揉了揉眼睛脱下衣服躺在床上,一时睡不着,便回想起之前的情形来。

那是大概一个多月前,他正在山里巡视,在一个山洞中发现累的不行的黑人。当时他还很有戒心,老人一靠近他就跑,后来看出老人没有恶意,加上两人力量相差实在过于悬殊,慢慢就松懈下来。老人不知道他从何而来,见他衣服都没穿一件,有些可怜他,拿过自己的被子给他勉强当做衣服。慢慢的,两人开始有了接触,老人有时做饭也会给他做一点给他送去,黑人一开始碰都不碰,后来见老人自己也吃,这才敢吃。

半个月后,两人关系近了一点,黑人在他木屋后面自己搭了一个木棚,平日也不出来,老人送饭他便吃,不送也不见他饿。

老人本想问他是谁,从什么地方来的,但无论说什么他都听不懂,只是对外来的人很是恐惧,远远看到有外人靠近就跑不见,直到人走了才回来。老人知道他很怕生人后索性也不打算告诉别人了,免的他跑不见饿死在这山中。

两人就这么奇怪的生活在了一起。

第二天清晨,天色刚刚亮起,山中还有雾气时黄改开就起床了,他伸了一下腰走出木屋,对着大山喊了一嗓子,这是他每天必做的,叫醒林中走兽,树上飞鸟,草里昆虫,让它们起身觅食。以前父亲教给他,纵然知道没什么用,这个习惯也已经传了下来。至少让他自己知道,自己还能叫出声来。

在城市里,这样的叫声明显不合时宜,所以这也是他不想进城的原因之一。

一声喊完,他拿过水壶就要洗脸,忽然眼睛看到前面雾气中有人走近,身姿婀娜,像是一个女人。

黄改开皱了皱眉,这大清早怎么会有女人过来,凝神细看,只见一个戴着眼镜的三十岁左右女子,穿着一身红衣,慢慢朝他走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