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六个人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去,雪伴着风落在了于连的身上,很快就覆盖了他的头顶。

也许是长时间的走路使他的身体火热,又也许是还没熟悉这具所谓的“新身体”。于连穿的衣服并不多,可是他一点都感觉不到冷。

将头上的雪扫落,抬起头望向前面不远处戴着破旧鸭舌帽的乞丐,于连终于忍不住问道:“我们到底要去哪?都走了很久了。”

乞丐并没有停下来:“快了。”

于连抬头望了一下正当空中的月亮,不再说话,跟着他往前走去。

他们走的越来越偏僻,离市区也越来越远。在这黑暗的夜里,于连眼中除了飘落的飞雪,就只有眼前的乞丐了。不知摔了多少个跟头,他无数次想回头就走,可现在除了前面的乞丐,他又能跟着谁呢?

爬上一座小山,越过一条残留着水的小河,走到一处枯死的草丛边,乞丐才停了下来。

此时东边的天空已经微微发亮,雪也停了下来。于连喘口气看了一眼四周,漫山被雪覆盖,枯死的草树乏着白光。目光所及之处,就着晨光的熹微能看到隐隐约约的城市轮廓,这里已经离城市很远了。

乞丐冲于连笑了一下,将身子一低便不见了身影。

于连赶紧上前查看,在乞丐消失的地方,有一块本来被雪覆盖的土地不见了,一个一米方圆的大洞突兀的出现在地上,从里面微微发出亮光。这里被枯草所掩盖,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于连定了定神,不会是国家的什么秘密项目吧。

正踌躇间,乞丐的脸突然出现,玩味的看着他:“你还要来么?”说完便消失了。

于连看了看四周,仍旧是一地白雪。他深吸一口气,慢慢用手撑着地,然后将双脚试探着往下踩。这个洞并不是很高,于连的脚落地后,头还在地面上,他再度看了一眼天空,将头缩了下去,辨别方向之后,顺着前面唯一的路低下身子慢慢走去。

在他走了几步之后,身后的洞忽然关上,只把一些雪抖落在洞中。这个突然出现的洞又突然的关上了,就像它从未出现过一样。

于连听到了身后的动静,但他转不过头去看,这条地道实在是很狭窄,他连转头都做不到。他只能看到前面乞丐悠闲的身影,听到自己粗重的喘气声。走了几分钟之后,豁然开朗,如同刚出生的婴儿一下子来到了新的世界,一个极大的空间出现在了于连面前。

霍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广场,上面立着四根大概五人才能环抱住的石柱,它们呈“口”字形,两前两后,上面雕刻了无数精美的花纹与文字。于连只认得一些繁体字,更多的其他方块字,于连只能看个大概,猜着是金文或者甲骨文之类。

走到石柱下向上看去,只见它上面连着石壁,保守估计也有近三十米,比大会堂前的石柱还要高出不少,石壁上面则发着光,将整片广场照亮。于连惊叹地摸了一下石柱,只觉得手中冰冷。往里面看去,是一座木桥,下面却没有水,连接着外面广场和里面的一座镶在石壁上的大门。

乞丐正站在大门前看着于连。

于连走上木桥,一阵狂风吹过,于连几乎要被吹了下桥去。好不容易才站稳,看着四周,全是石壁,又是哪来的风?不敢多想,连忙下了桥走到乞丐身边。

大门慢慢打开,于连探头看去,里面是一个灯火通明的房间。正对大门的墙上挂着一副山水画,除此之前别无他物。于连跟着乞丐走了进去,房间并不大,只有十几平米。于连看着墙,发现并不像外面石壁一样粗糙野性,而是和普通的房子一样,刷着白色石灰,表面平整。他稍微呼出一口气,心中越发认定是国家的秘密基地。

二人站在房中不久,一扇门突然出现在白色的墙上。乞丐领着于连走进去,又是一条长长的过道。走过地道后,于连终于见到了第三个人。

那是一个梳着丸子头的女生,她正趴在桌子上拿着笔在一个本子写字,嘴里还不停地在嚼着什么。听见后面有声音,她转过头站起身来,于连看到她面目清秀,嘴中吐出一个泡泡,然后爆开又放进嘴里。

于连怔住了,他之前从没见过这女生,但又偏偏觉得她很面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你回来了?”她看着乞丐露出笑容,又看见跟着他后面的于连,皱着眉看了片刻,似乎有些失神,然后问道:“他是谁?”

乞丐拉过一个板凳坐下:“先别管他了,其他人都回来了吗?”

“就你一个在最后面。”她将头发捋到耳后,把本子合拢,于连一瞥之下,看到了上面有今天的日期,她好像在写日记什么的。

乞丐点点头,忽然回头对于连笑道:“别盯着看了,以后有你们俩认识的时候。有酒吗,给我喝一口。”后面那句话是对女生说的。

那女生嗯了一声,走到墙边的一个柜子里一阵摸索,拿出一个酒坛子走过来:“这是道士的酒,你给人家留点。”

乞丐拿过酒坛子,直接对着嘴就喝了起来。于连只看他喉咙上下翻动,然后放下坛子长吁一口气,嘻嘻笑道:“好酒。”说罢站起身来看着那女生:“让他们去明室吧。”

那女生点点头,又看了看于连,打开门走了出去。

乞丐见于连一脸不解,拍了拍他的肩说道:“既然你已经决定来这里了,以后的事就由不得你我了。跟我走吧。”也打开门走了出去,于连在后面跟着他走到一个房间外面,抬头见上面用毛笔字写着一个大大的“明”字。他往旁边看了看,那是另一个房间,上面写了一个“清”字。更远处有其他的房间,只是灯光有些昏暗,于连已经看不大清了。

进到里面,这是一个类似古代会堂的房间,一张长桌的两边摆放着十几把座椅,旁边还有着几盏油灯,将整个房间都照的明亮如白昼。

于连跟着乞丐在最里面右边的两张太师椅上坐下,环顾左右,只见房间里雕梁画栋,与外面现代风格迥然相异。房间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丝绸,角落里则是精美绝伦的瓷器。但瓷器下面似乎压着一片与环境不相称的布衣,于连看不太清楚。他这这太师椅有些不稳,后脚像是缺了一块一样,他只得尽力维持着平衡不至于东倒西歪。

刚刚出去的那女孩拿着一些纸进来向乞丐说:“来了。”然后找了个地方坐下,偷眼看着于连。

不一会儿,一个个人影走进了这个房间。于连看见这些人里面有穿着道袍的老年道士,也有衣着光鲜穿着休闲装的年轻男子,甚至还有一个看着不过十岁的小孩也坐在了凳子上。于连悄悄数了一下,除了自己之外,这个房间已经有了六人。

于连有点发懵,他本已经认定这里是国家的秘密基地,看着眼前的道士和小孩,又实在是难以将他们与秘密人员对上。难道是国家吸引了宗教界人士参与,这小孩是患了侏儒症吗?他仔细看去,那小孩脸上残存着稚气,眼睛却是炯炯有神,绝不像一个侏儒患者。正暗自揣测间,那小孩反而迎向他的眼睛说话了:“就是你吗?”

于连张了张嘴却说不出口,小孩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又如何能回答这个问题,只得沉默着。

旁边乞丐笑了笑:“就是他。”

那小孩点了点头也不再多问,于连觉得,他看向自己的眼睛中有着奇怪的含义,似乎是羡慕,又似乎是怜悯。其他人也是一样,只有那丸子头女生眼睛一亮,直勾勾的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众人像是久别重逢一般,相互微笑着打招呼,房中一片欢笑声。

乞丐看着那道士问道:“臭道士,这次怎么样,找没找到?”

道士微微一笑,被说臭道士也不生气:“找到了。”

“恭喜你了,总算是了了一个心愿。”

“徒增伤悲罢了,若不是迟迟没有回应,我早就该回去土里待着了。”道士摇摇头说道。

乞丐听罢也不再说话。

穿着休闲装的年轻人叹了口气悠悠说道:“六年了。”

众人陷入沉默。

于连不懂他说的第六年是什么意思,悄悄看向乞丐,他古井无波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小孩开口说道:“而且现在好像越来越不对劲了。”说完后看了于连和那丸子头女生两眼。

那道士忽然站起来:“这样下去只会越来越被动,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母亲也不给我们任何信息,邪乎事越来越多。应该要做点什么了。”

“要做什么?”一个戴着眼镜的女人问道,于连注意到她有着一双明亮的眼睛。

“至少能让这些邪乎事少点。”

“我们不能过多的干预,这你也是清楚的。”小孩说。

“我当然清楚,可是什么都不做实在是有些看不过去,而且我总觉得这事还远远没完。”道士又坐了下去。

“你不是最讲究万事随缘吗?”休闲装年轻男子说。

道士环顾众人,摇摇头道:“缘随道而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