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离家万里遥

一路上,几人都沉默着没有说话。

车内的气氛很是压抑,黑人在前面那辆车上还昏迷不醒,这辆没有窗户的车里,除了司机之外,就只有吴楠几人了。

阿拉比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良久才看向吴楠,用生硬的汉语问道:“吴,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吴楠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他只在来这里的第一天到过总局,其他时候都在乡下忙碌,连总局的位置都记不清了。

“别担心,只是做一下检查,没什么事的话你待会儿就可以回来了。”王哥替吴楠回答。他刚刚独自一人和专家聊了很长时间,再回来时眉头虽紧皱,但表情已不是那么凝重了。

“我不担心,村里的人都说你们是好人。”阿拉比说:“我只是有些奇怪刚刚那个人,他......为什么一直没有醒过来?”

王哥笑了笑说:“所以我们要把他带到医院检查一下。”

阿拉比点点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不再说话。

车子开了不知道多久,天完全黑下去时才停了下来。

几人下车后,专家也从前面那辆车上下来,迎向几人:“你们先去休息一下,待会儿会有人来问你们问题,如实回答就好。你叫阿拉比是吧?”他转向阿拉比问道,见他点头后,专家笑了笑说:“你们镇长正等着你,已经很晚了,待会儿问完了你可以先跟着他回去,明天我再让人去送你。”

说罢,专家带着几人往前走去。

这是一个中型的营地,离镇子不远,门口有几个持枪的士兵把守。最近这一带局势不稳,经常有武装分子骚扰,因此调来了一队士兵。

验过身份后,几人走进营地没几步,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迎上前来,他后面跟着一队穿着迷彩的医疗兵。

“老江,好久没见了啊。”专家走上前握着男人的手,向吴楠几人做介绍:“这是江强上尉,暂时负责我们营地的安全工作。”

上尉大概三十左右,但一般军人的年纪都比看起来要小一点,所以吴楠无法确定他多大。江强走上前与几人一一握手,他的手很有力,食指有一个突出的茧。

“我已经在电话里大概了解了一些情况,不过更具体的还希望各位能坦率相告。”江强说。吴楠注意到,他的眼睛一直注意着几人的腰间。

“该说的我们都说了......其他的我们也不清楚......”张杰说。他是第一次面对这种级别的职业军人,不免有些紧张。

“放心吧小张,没什么事的。”王哥拍了拍他的肩说道。

江强点点头,脸上看不出表情变化。

医疗兵已经从车上运下了黑人,快速从他们身后跑过。上面躺着的黑人身子太长,担架上只能容下他的身子,两只脚被士兵抬着。他们步伐一致,显露出极好的素养,即使如此,搬运的人脸上还是露出了吃力的表情。

“几位吃过饭了吗?”江强问道。

“吃过了,我们就是在吃完饭之后发现他的。”王哥说。

江强没有再问什么,将几人请进营地,吩咐一个士兵把他们带进一个房间后,自己便走了。

几人在里面坐了没多久,来了个穿着白衣的人,分别将他们叫出去问话。吴楠老老实实把发生的事复述了一遍,那穿着白衣的人看着面前的资料,不住的点头,等吴楠说完,他才出声问道:“听说你这几天就要回去是吧?”

吴楠愣了愣,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点了点头说:“这个......是的,我们工程做完了嘛,能放很长时间的假,我就想回国看看,不会不让回了吧......”

白衣人挥挥手笑道:“当然可以回去,我只是顺口问了一下。”他把面前的资料叠好,看着吴楠的眼睛问:“对于那人的身份,你有什么猜测吗?”

“我......”

“任何方面的都行,只是猜测嘛,畅所欲言。”

“好吧。”吴楠清了清嗓子:“我觉得他应该是原始部落的人,手上的肩章是从法......某些国家驻外部队里的人中拿到的。而且上面的信息显示他是刚果人,那里离这里这么远,他的双脚又像是经常走路的样子,所以我觉得他可能是从刚果跑到这里的。”

吴楠说完后,紧张的看着白衣人。

白衣人笑着说:“不用这么紧张。”他看了一眼面前的资料,沉吟了半响问道:“你可以坐轮船回去吗?”

“啊?”吴楠有些震惊。坐船?虽然现在科技发达,但毕竟船运是最为便宜的运输方式,加上路途漫长,回到国内不知道要多久。他还记得当初坐飞机都用了很长才到这里,虽是中途各种转机,但飞在天上的时间起码都有快十几个小时了,这还是算快的,听王哥讲,可控核聚变还没发明以前,从国内到非洲得要整整两天时间。

“当然,这要看你个人的意愿。不过你愿意的话,我们会为你提供相对舒适的条件的,同时,我们会与贵公司协商,为你补上假期,相当于你带薪休假一年左右的时间。”

吴楠低下头去,他在想。

几分钟后,他抬起头来直视着白衣人的眼睛说:“那个黑人醒过来了吗?”

白衣人罕见的避开他的眼睛,微微点头。

“他很重要吗?”

白衣人看向其他地方。

“和国外有关?”

白衣人掏出了一根烟。

“是不是法......”

“哈哈,这些都只是你的猜测,还没有得到证实,我们绝不会对其他国家妄加揣测,诊治那个黑人,也全是当着当地官员的面做的。我们只是认为,鉴于当地的政治形势和相对落后的医疗现状,将他送回国内医治是完全符合人道主义精神的。”

吴楠沉默了一会儿后点点头说:“我愿意坐船回去。”

白衣人站了起来从桌子那边伸出手说:“感谢你的理解,你的两个同事已经回去了,那个叫阿拉比的司机也和镇长去休息了,你今晚就睡在这里吧,至少比外面安全。”

......

这一夜的梦支离破碎,陆陆续续醒来睡去,直到门口响起敲门声后,吴楠才完全清醒过来。他走出门,看到昨天那个叫江强的军官笔直的站在门外,向他说:“吴楠同志,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今天下午就可以上船了。”

“啊?这么快,我的东西都还没......”

“昨晚已经连夜给你送过来了。”江强指了指后面地上放着的背包。

吴楠张张嘴,江强又说:“今天早饭你和我们一起吃,吃完之后上车先去码头,然后就可以直接坐船了。”

“就我一个吗?”

“我会带着几人随同你一起回国。”

吴楠看了一眼他的肩章,一个上尉陪同,这也算得上是有面子了。

吃过早饭后,三辆车从营地出发,极速往码头开去。从早上到下午,日落时分,三辆车终于到了哈科特港。

吴楠随着江强从最后面车上下来时,看到有几人从中间那辆车下来。那个黑人已经醒了过来,脸上毫无表情,不知道这几天经历了什么,行尸走肉一般跟着人往前走。

“你们和他交流过了吗?”吴楠忍不住问江强。

“我们语言不通,只能对他进行简单医治。但他似乎经历过很大的打击,精神极为萎靡不振,对什么都是言听计从。通过大量的实验,我们大概知道了他的名字。”江强还有一件事没说,昨天黑人看到了士兵手中的枪时,立刻变得极为暴躁,直到将那名士兵叫走后才缓过来。

“那已经是很大进步了,他叫什么名字?”

“巴布巴普。”

几人在码头等了十分钟后,经过一系列检查,登上了停在那里的轮船。

吴楠又一次感叹起来,这是一艘运载原油的货轮。它极为雄壮,吃水很深,站在甲板上往外看去,茫茫大海,让吴楠不由生出对这个世界的赞美之心。

船在当晚就启航了,从西非洲回国,路上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那个黑人一直在船舱中没有出来,吴楠去看过两次,他睡在地板上,对任何人都不在意。期间江强和他进行过简短的交流,因两人不懂对方的语言,无法建立起有效的沟通。

十月中旬,货轮驶到了南海北部湾时,一辆小型快艇接下了几人,快速开往北海港口。

在北海港口停留了三天,与当地做了协调之后,江强决定,一路从北海开车去首都。

他们选的都是车流量相对较小的线路,中途经过十万大山时,与一辆不明身份的大巴车相撞,之后黑人不知所踪,除了江强侥幸存活外,其他几人不幸遇难。

后来经过证实,那场事故确实是意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