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情已灭 欲难消

老人朝于连走了两步,忙问道:“啊,你没事吧。”

于连只觉得胸口一股剧痛,被他抱着的狼青犬也发出一声闷哼。他良久才吐出一口气,松开狼青犬,靠着墙慢慢站了起来。

狼青犬刚刚被他保护,没有大碍,走到他身边坐下,支撑着他摇摇欲坠的身子。

“你......咳咳,你到底是什么人?”于连半响才艰难的说出这句话。

老人停下脚步:“这个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啊。”于连忍不住怒骂道:“你他妈到底要干什么?”

他突然增大的声音引起了何夕的注意,抬起头往这边看来,手放松了一点,怀中已经醒转的土狗随即挣脱出去,跳下沙发一口咬向老人的腿。

老人低头看了一眼,弯下身子揪着它的脖子就要摔出,何夕看着他手中的狗,张大嘴忽然发出一声尖叫。老人看了看何夕,笑着把狗放到他的手中,又摸了摸他的头说:“好好抱着哦,别让它再乱跑了。”语气像是爷爷在与孙子说话一般和蔼。

于连静静的看着他,心中却焦急万分,和尚怎么还没来!

老人等何夕不再尖叫后,面向于连说:“你看,不管怎么样,人都不是单独的个体。你只是不自觉的大声说了句话,就把这个小孩子吓了一跳,这只狗跑出来咬了我一口,要是我刚刚没停手的话,很可能它现在就已经被我摔死了。”

他背起了手,摇摇头说:“我只是安静的呆在黑暗里,本来也没想着出来,但是这个人舍不得自己老公死,把我弄到这里来,然后又用他的精血喂养我,顺便延长他的生命。”他说道“这个人”时指着地上老年女性的尸体,耐心的对于连解释说:“到了精血耗尽的那天,她又想牺牲自己救回这个人,后来醒悟过来,但已经来不及了。还有他......”

老人蹲下身子看着痴呆的江刚说:“她死的时候明明告诉他不要相信我,可是你看,他为了救自己女儿的命,跑大老远想用这孩子换,也许他也知道我不会放过他的,但是只是因为一点点希望,还不是果断的把这孩子带来了吗?”

他摸了摸江刚的脸,江刚仿若未知,看都没有看他,口水滴落在地上呆呆的看着女儿。

“这世上的事处处都有原由,要是每一件都要问清楚,人不都得累死?”老人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一股剧烈的气流冲到于连身前,他顿时呼吸不到空气,脸渐渐涨红。一旁的狼青犬也和他一样,头往前伸出,嘴巴大张着却不能呼吸,脚在地上乱蹬着。

老人不再看他,轻轻碰了碰江刚,他的身子立刻摔出很远,吐了两口血,挣扎着想要爬回到女儿身边,终于支撑不住之后昏了过去。

老人小心翼翼地把江欣然的身体放在另一边的沙发上,然后把这沙发调转方向朝着墙壁,从一旁绕过坐了下去,指着何夕面对着女人彬彬有礼地问道:“你身上的黑气很有意思,有这只狈陪着你,看来你也不简单。可以告诉我他是你什么人吗?”

女人无力地抬起了头,却没去看他,望着一旁的何夕,眼中全是爱怜。

“是她儿子。”

和尚抱着山狸推开门,与重新站起来的母狗一起走了进来。

和尚挥了挥手,于连胸口一松,又能呼吸到空气了,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从没觉得空气是如此美好。狼青犬瘫倒在地上,肚子不住起伏,鼻息喷的地上的玻璃碎片都动了起来。

老人看着和尚慢悠悠走进来,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上一直带着的微笑消失,眉头皱起,一言不发地退后了几步,身子有意无意地挡在神龛前面。

于连好不容易回过气来,转向和尚说:“你怎么这么慢。”

和尚对他笑了笑,松开怀中的山狸往前走了两步,看着老人说:“是谁将你唤醒的?”

老人脸上带着戒备的神色又退了两步没有回答。

“他说是那个老人。”于连指着地上躺着的老妇人说。

“嗯......”和尚走过去仔细看了看老妇人的身体,又看向昏倒在地上的江刚摇摇头叹气:“我难怪觉得一直不对劲,原来一开始就想错了。”他把老妇人的身体扶了起来放在沙发上,整理了一下她的衣服。

老人忽然笑着说:“就你一个吗?”

和尚头都没抬:“你说呢?”

老人伸手抓起一旁的冰箱,举起来直接扔向和尚,百斤重的冰箱在他手中犹如一个玩物一样,毫不费力。

和尚摘下帽子扔向冰箱,拿冰箱的势头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帽子所阻,轻飘飘地落在地面,连地板都没有震动一下。

老人的眼睛眯了起来。

“你们来的比之前慢了很多。”老人说。

“哦,是吗?”和尚丝毫不动声色,甚至看都没看他。

“之前来的都是年轻人,你这么大年纪了何必出头呢。”

“嗯,也许吧。”

两人说话驴唇不对马嘴,于连都听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他只看到和尚把老妇人扶到沙发上之后,又走到那少女的身边,耳朵贴着她的胸口,好一会儿才起身对老人说:“为什么要留她一命?”

于连吃惊地往前走了两步,面前这少女脸颊凹陷,身体骨瘦如柴,呼吸全无,一点都看不出她还活着。

老人笑了笑,往旁边走了一步,蹲下去在江刚脸上拍了拍。江刚随即睁开眼醒了过来,看清楚面前的脸后吓的大叫一声,身子在地板上往后面缩了缩。老人指着沙发上的少女说:“你女儿还活着。”

江刚如遭雷击,呆呆的看向女儿,愣了片刻,艰难地要站起来往那里走去。他的胸口剧痛无比,脑中混沌难言,刚刚背着何夕上楼已经耗尽了他的生命力,脚上被群狗咬到的伤口牵动,往外流出黑血,只能用一只脚拖着前行。

老人突然伸手打断了他的另一只脚,又捏碎他的膝盖,于连听到令人牙酸的骨头破碎声,忍不住要上前阻止,却被山狸拦住。

它全身的毛炸起,先爬到狼青犬的背上,然后奋力跳到于连的肩膀上叫了一声,于连只得停下了脚步。这时屋中的所有人,女人、何夕、和尚、于连和三条狗全都看向了老人,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更不敢贸然出手。

老人捏碎江刚两只脚的膝盖后,又在他肩膀上劈了一下才放开他。他痛苦的叫着,身子瘫软在地面上,头抬起来看着女儿,左手无力地在地上扒了几下,发现没有用后,咬着牙用完好的右手伸向前,拖着两只脚往沙发爬去。

他爬的极慢,在地上留下两道清晰可见的血痕。好不容易爬到沙发底下,用尽全力支撑住身体,将头靠在了女儿的身边,又擦去手上的鲜血,抚摸着女儿的脸。

“我留了她一条命,只有你面前的这个人的精血能够救她。”老人背着手看着这一幕,仿佛在欣赏一副绝美的画。

江刚抬起头看向和尚,眼中露出哀求之色。他现在已经分辨不清对错了,只想听到一个办法,一个能救自己女儿的办法,即使这有可能是错的。

“哦,但是待会儿他可能要和我打斗一场,要是现在用自己的精血的话,待会儿会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我劝你还是算了吧,人总是要死的嘛。”老人微笑的看着他。

江刚茫然的听完老人的话,看了看和尚,又看了看女儿,忽然跪了下去向和尚不停地磕着头,他那还没有愈合的伤口再次破裂开来,鲜血从伤口流下,弄的满脸都是,整个人犹如地狱恶鬼一样恐怖而诡异。

“快没时间了,再不快点就真的没救了。”老人对着少女吹了口气,少女干枯的胸口忽然动了动,有了微微的起伏,嘴里也发出极为轻微的咳嗽声。

这咳嗽声让江刚的动作停了下来,忙爬起来看着女儿的脸。她那张脸已经不复之前的水润光滑,干枯如树木一般。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她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却什么都看不到,嘴巴用极为虚弱的声音说着什么。

江刚凑上前去听,这时屋中也分外安静,江欣然发出的声音极为微弱,但于连还是清楚地听到了。

她说:“爸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