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千寻百转觅生望

一阵巨大的,无以言表的悲伤涌上江刚的心头,他用额头顶着地面,脚尖往上抬起,用尽全身力气用膝盖顶着支撑起身体。

江欣然蹲下去扶着他,带着哭腔叫道:“爸,你咋了爸,你别吓我!”

江刚被她扶起,跪在地上,艰难地伸出手将她往自己身后拉去,朝门边的杨扬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坚硬的瓷砖上响起沉闷的声音。

“不管你是什么,我求求你放过我女儿,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他边说边磕头,很快在瓷砖上留下丝丝血迹。江欣然哭着扶着他,不让他再磕,却拦不住他的动作。

杨扬站在原地沉默的看着他,眼中仍然带着悲天悯人的安详。

江欣然望着面前的杨扬,眼泪从眼角划过,嘶吼到:“你干嘛?为什么要打我爸?”

杨扬蹲下去看着江刚被额头鲜血覆盖的眼睛,轻声说:“何必呢。”江刚停下磕头,茫然的看着他。杨扬继续说:“完全没必要啊,不管你干什么,你们两个最后总会死的,为什么在死之前还要让自己这么难受呢?”

他想伸手抹去江刚脸上的血,被江欣然一把拨开,脱下外套仔细擦去那血,看着杨扬的目光充满了仇恨。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由江刚的表现可以看到,这一定与面前的老人有关。

杨扬被她拨开手也不生气,指着倒在地上的彭中红的尸体说:“你看她,死的时候虽然说不出开心,但也不是很难过吧。自始自终都是她把我叫出来的,我也没有埋怨她,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呢?”虽在问话,但他的眼中没有疑惑和不解,满是真实和诚恳,就像是在和一个小孩子讲道理一样。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江刚几乎是吼着说出这句话的。

杨扬站了起来。

“嗯......没什么为什么啊。”杨扬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彭中红:“你看,他本来一年前就要死的,是她把我叫到这里,然后又延续了整整一年的命,这总不能不付出点什么吧。所以她把自己的精血都给了我,想要复活这个人。可是,人既然都死了又怎么能复活呢?所以我出来了,我已经有很多年没出来过了,总得干点什么事吧。”

江刚听不太懂他的话,只是隐约明白说的是杨老在一年前就应该死了,但彭姨用了什么方法延续了一年的命,然后想用所谓的“精血”复活杨老,结果却出来这么一个怪物。江刚茫然的看着他,他的意识逐渐涣散,耳边似乎听到江欣然在哭泣,然后是一阵瓷器碎掉的声音。

听到这一声响,他的意识猛地回到了身体里,打了个寒噤往前看去,江欣然拿过一个花瓶砸向杨扬,花瓶里面的土扬在空中洒到他身上,那一声响声就是花瓶砸中杨扬之后掉落在地上摔碎的声音。

杨扬轻轻抹去脸上的土,挥了挥手,江欣然身子凌空飞去摔在沙发上,挣扎一下后便晕了过去。江刚立刻忍住剧痛站起身来叫道:“等等!”待杨扬转向他后,江刚往左边走了两步,把江欣然挡在自己身后说:“为什么是我们?”

“唔,其实也不一定是你们,只是你们刚好出现了而已。”杨扬说。

江刚似乎看到了希望:“你要杀我们,总得有个理由吧,杀了我们你能得到什么?”

杨扬摊开双手:“你看,这样就好沟通了嘛。嗯......说的多了你肯定也不懂,我现在就是要一些人的精血恢复一下。”

“那为什么一定得是我们呢?你随便出去找一两个人不是更好吗?”

杨扬笑了:“为什么不能是你们呢?”

江刚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话来。

杨扬看着他,笑得越发开心:“而且外面随便找到的人,也不一定比你们两个更好。”

“为什么?”江刚将他挡在身前,只想多拖延点时间,等江欣然醒过来,他要拼尽全力拖住这古怪的人,让女儿跑出去。

“你们的感情很纯粹。”杨扬似乎完全不在乎他想做什么:“对我来说,越纯粹的感情越好。你爱你的女儿,愿意为她死。你的女儿也爱你,这种感情就是纯粹的。而且......”杨扬对江刚眨眨眼睛:“我有说过要杀了你们吗?”

江刚猛然抬起头:“那你为什么说我们会死的?”

“当然会死,就和她一样。”杨扬指了指地上的彭姨:“但不是我杀你们,而是你们心甘情愿地把身上的血给我。”他摇摇头,惋惜的说道:“只不过对你们人类来说,身上的血没了,也就活不下去了。”

江刚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彭姨说:“我不会心甘情愿给你的。”

杨扬指了指沙发上昏迷着的江欣然说:“你会的。”

江刚沉默了下去。

“她也会的。而且我从这具身体得知,她才十五岁是吗?是处女吧,那就更好了,你放心吧,你们会一起死的。”

在这种强大的精神压力下,江刚反而冷静了下来,他咀嚼着杨扬的每一句话,仔细思索了一会儿问:“你说你有很多年没有出来了,上一次出来是什么时候?”

杨扬脸上露出玩味的笑:“用你们的算法的话,应该有一千多年了。”

“一千多年,那就是宋朝的时候了。”

杨扬脸上的笑容越发强烈,他现在发现这个人很有意思:“是的。”

“那你肯定不知道,这一千年,世界上很多事情都会变的。一千年前,古代讲究的是孝道,所以你觉得她会愿意,但是今天,世道变了,不是你所熟悉的年代了,一切都会变,包括孝心。”

“哦,是吗?我看不见得。”杨扬看了看电视和精致的沙发说:“像你这种人,就算再过一千年,还是会心甘情愿的为后代去死,不是吗?”

江刚沉默了一下:“可是我知道在自己死后,我后代也活不成时,你会觉得我仍然心甘情愿吗?”

“会的。”杨扬仍旧微笑着:“因为你不愿意的话,我会让她死的很痛苦。同样,对她也是。”

江刚闭上了眼睛,脸痛苦的抽搐着。

杨扬看着他的表情,似乎是在欣赏他的痛苦。

良久,江刚又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又为什么要这种纯粹的感情?”

“唔,我嘛,其实和你们一样,都有同一个母亲。”他指了指外面,江刚往外面看去,窗户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雪。

“只不过母亲很偏心,只愿意眷顾你们人类。不过还好,她也没有断绝我们的生路,让我们以各种方式存活在她身上。隐藏在你们身上,也是一个方法。”杨扬温文尔雅地拱了拱手:“说要纯粹的感情也不准确,应该说我要的是因为这感情而自愿献出的血。啊,我忘了这个时代和以前不一样了,所以你可能不了解,也怪我,没有解释清楚。”他的语气充满了自责,在这个时候,他真的在为自己没有说清楚而道歉。

“好了,时间不多了,我得走了,不然等巡查者过来就麻烦了。”杨扬走上前一步,伸手拍了拍江刚的肩膀,他便觉得手像脱臼了一般,自然垂向地面。身子不由自主倒在地上,正好看到江欣然那张满是泪痕,晕倒过去的脸。

杨扬也蹲了下去,看着他的眼睛说:“现在你得自愿把血给我,不用你做什么,只要你说一句自愿的就行了。不然的话,她会死在你面前。”杨扬指了指江欣然。

江刚茫然地看着他,绝望已经占据了他的心头,面对面前这人,他竟然生不出一丝反抗的念头。而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女儿......

看着微笑着的杨扬,江刚脑中闪过无数念头,疯狂地在脑中搜索看过的小说和电影,听过的讲诉和传奇,想要在各种传说中找到任何有可能逃脱的方式,却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猛然间,他的眼睛却亮了起来,似乎是溺水的人抓到了一个稻草一样:“你刚刚说隐藏在人身上是什么意思?”

“因为一些你不知道的原因,我出现在外面会被一些人知道,这对我来说很危险。所以我得寄生在其他东西身上,就像你之前看到的观音像一样。我现在也是寄生在这个叫杨扬的人身上。”杨扬颇为耐心的解释。

“你来我身上,我可以自愿把血都给你,只希望你放过我女儿。”江刚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

“你的想法虽好,可惜还是不行。”

“为什么!”江刚几乎是吼出来的。

“这具身体本身已经死了。”杨扬说:“他的意识已经消退,只剩下一具躯壳。在经过我很长时间的侵蚀和这个女人自愿付出的精血下,我才能勉强存在他的身上。所以虽然他是个老人,身体有诸多不便,只能发挥我本身十之一二的能力,我还是只能凭着他这具躯壳,才能不被别人发现。”

“而你,虽然身强体壮,正值壮年。可惜我们相处甚短,我没有时间去侵蚀你。而且你本身还有清醒的意识,若是强行寄生隐藏,与你原本的意识相冲突,怕是适得其反。”杨扬笑了笑:“解释起来很是麻烦,但也只是这么回事吧。好了,该上路了。”

江刚平时在跑车时,时常在车上听些玄幻神奇的故事,从他的话里抓到了一丝希望,立刻跪了下去:“我帮你找来一个婴孩,这样就不会有意识冲突了,你就可以寄生下去。”

杨扬微笑着摇摇头说:“不行。婴童自出生,便有自我意识,不能寄生。”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所以说上天眷顾人族。最合适的寄生,是没有自我意识的人,这种人很是难找。”

“我知道一个,他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其他人从不关心,也不在乎。这样的人可以吗?”

杨扬的眼睛亮了起来,但并没有表现的很惊喜:“可以试一下。”

江刚抓住了最后的希望,看着杨扬急切道:“我把他弄过来,你放了我女儿。”

杨扬微笑着点了点头。

江刚立刻觉得身上恢复了力气,就连脱臼的肩膀,似乎也没有那么痛了。他从地上爬起来,跑到江欣然身边俯身看去,她的呼吸匀称,不像是昏迷。反而像是电视看累了睡在沙发上一样,他轻轻抚摸着她的脸,怜爱的看着她轻声说:“爸爸来救你了。”

他拉过一旁的衣服给女儿盖上后对着杨扬说:“我现在就去把他带来,我求求你别伤害我女儿。”

“不会。”

江刚立刻冲出门去奔向电梯,杨扬没有阻止他,反而还为他递上一件外套,甚至在他出门时还在嘱咐:“慢慢来,不要急。”

等他急急忙忙消失在电梯时,杨扬才回到沙发旁坐下,看着慢慢睁开眼睛满脸惊惧的江欣然,脸上露出莫测的笑,轻声说道:“你想救你爸爸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