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刹那咫尺天涯

江刚把苏梓怡母女两人送到楼下后,婉拒了她母亲提出上楼休息一会儿的建议,马不停蹄地开车回到医院。

卖烤红薯的摊主仍然坐在那里,黄猫和那只狗却不见了踪影。

江刚到医院里面去找了一会儿,到处都没看到女人的身影。想要打个电话去问,又怕她还在医院,那自己岂不是自找麻烦,站在门口打不定主意。

摊主之前看到了他和女人一起进的医院,见他徘徊不前便对他说:“兄弟,之前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女人出去了。”

“什么时候走的?”江刚忙问道。

“你送那两个人的时候她刚好出来,看到你的车开走了就往那边走了。”摊主指了指左边,那是通往公交车站台的路。

江刚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四点,她如果上了公交车现在也肯定回到家了。顾不得纠结,忙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后接通了,江刚急忙解释:“我刚刚在外面等你,来了个熟人说家里有急事,一下子都耽搁不得,我想着你还没有那么快,就先送她回家了,你现在人在哪呢?”

电话那头先是沉默着,半响才传来女人的声音:“我在医院后面的公园。”

江刚挂断电话往那里跑去,公园里没有多少人,江刚一眼便看到女人正坐在长椅上发呆,旁边还有一只黄猫正在晒太阳睡觉,似乎是刚刚那只。

他跑到女人面前,故意装作气喘吁吁的说:“我还以为你回家了呢,刚刚人家真说是有急事,我想告诉你一声都来不及了。”

女人点点头:“没事,我正好一个人坐会儿。”

江刚将那只猫赶下去,坐在了它的位置上对女人说:“报销都办好了吗?”那猫不满的对他叫了一声,慢悠悠跳到旁边的椅子上躺下。

“办好了。”女人的声音仍旧听不出喜怒。

“那你儿......那何夕现在谁看着的?”

“我让那个小兄弟帮我看着的。”

那只猫抬起头往她那里看了一眼,但两人都没有注意。

“他们还要住多久?”江刚努力找着话题。

“等老人家能坐飞机就好了。”

“他是哪的人?”

“南方的,具体是哪不知道,我也没问。”

“昨天你们吃的什么?”江刚实在没什么好问的了。

“我做的菜。”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江刚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恼怒,好像在抱怨自己的态度是不是过于低下,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冬天的哈尔滨日落的极早,刚过四点太阳就已经落下,只剩下西边天空中的晚霞如同被血染红一般。

江刚偷偷看着女人,她看着晚霞不知在想些什么。江刚心中一动,从口袋中拿出自己的帽子给她戴上说:“太阳落了,要变冷了,多穿点。”女人没有拒绝。他借着这机会靠着女人更近了一点,手慢慢伸过去扶着她的肩,见她没有反应,他更加大胆,手微微用力,使得女人身子往自己靠近了很多,鼻子都能闻到她洗发水的香味。

天气虽然微微变冷,但江刚心中火热了起来,想起前几天夜里与女人缠绵,心跳加速,又凑近了女人一点。现在,他们两个人几乎挨在一起了。

忽然江刚亲了女人一口,又装作手忙脚乱的说:“哎呀,我这,凑你这么近,一下子没忍住。”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晚霞的头低了下去。

江刚索性直接搂住了她,凑在她头上闻了闻,低声赞叹:“好香。”另一只手从她的腹部穿过,紧紧抱住了她又亲了一下。

天色慢慢昏暗了下去,公园的路灯亮了起来。

一个老年人从门口走进来,身后跟着两个身着制服的公园管理人员。那老人似乎很是气愤,手很大力地挥着以引证自己说话的真实性:“你们咋就不信呢,我在这练剑,一群猫跑到这里把我手机给叼走了,现在还没找回来,你们公园必须负责。”

两个管理人员互相看了看,脸上都露出无奈的表情,其中一个较年轻的说:“他大爷,您别说我不信了,这话说出去谁能信嘛。你那个手机好好拿着的,它没事叼你手机干嘛。”旁边的补充道:“是啊,又不是啥能吃的,再说了,咱这公园这么小,平时就几只流浪猫跑这找吃的,哪会有像你说的上百只猫。我在这干了这么多年,完全没听说过。”

老人的声音陡然增大:“我一个老头子还会骗你们不成?就是昨天早上的事,不然你们去查监控!”

“监控前天晚上下大雪冻坏了,啥都看不到。”

“那你们必须给我个说法!”

江刚见那几人往自己这方向走来,忙放下抱着女人的手往旁边坐了坐。那几人经过他们时,管理人员看了看他问:“你们在这干啥呢,天快黑了,赶紧回家,待会儿又得下雪。”

江刚站了起来:“我们就在这坐坐,现在就走。”

那人点点头看看女人,跟着老人往前走去,老人的声音不断加大:“啥玩意冻坏不冻坏的,偏偏就那天坏?这还没到最冷的时候就冻坏了,你们这些人干嘛吃的。”随着他们转过身一棵树后,江刚就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江刚看向女人说:“走吧,咱先去吃个饭。”

女人点点头站了起来,江刚顺势拉着她的手往外面走去,心中的畅快不亚于喝了一杯好酒,有一种征服了猛兽般的快感。他仰头看了看天,辰星稀稀点点出现在还没有完全黑下去的天空中,点缀着神秘莫测的宇宙。

他完全没有注意,也不会去注意到,刚刚老人出现时消失的黄猫又出现在了他们身后,琥珀般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两人远去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他们之后,它才回头走去,爬上树看着老人指认着位置给那两个管理人员。管理人员本来就不相信有猫会叼走人的手机,只得敷衍地寻找了起来。

黄猫静静看了一会儿,忽然无声息地跳下了树,跑到一旁的灌木丛,从里面一个隐秘的角落叼起一个手机。见周围没有人注意到,紧走几步放在树下,然后又跳上树躲在树叶后面观察。

管理员在地上寻找了一圈,嘴里嘟囔着冷的要死还要找手机,转到树下时,赫然发现一个手机放在那里,连忙走过去拿起来对那老人问道:“老人家,这个是不是?”

老人往前急走几步,仔细看了几眼说:“对对对,就是这个,昨天早上我就是用的这个,你还不信,你看我都拍下来了。”他拿下手机点亮屏幕,这手机经过一天一夜竟然还能用,他在相册里翻了一会儿,疑惑的说:“咦,见了鬼了,怎么照片全都不见了。”

“找到了就好,别管什么相片了,赶紧回家吧老爷子。”管理员往手上哈了一口气说。

老人被他催促,不情不愿地往门口走去,嘴里还嘟囔着:“你们咋就不信呢,手机里相片怎么会不见......”

他们越走越远,很快便离开了公园。

天完全黑了下来,黄猫从树下跳下,悠闲地在空无一人的公园里散步,像是国王在巡视自己的王国。

......

江刚带着女人走到一家火锅店,没有坐在她对面,挨着她旁边坐下,把手机放在桌面上热情的问道:“你想吃什么?”

女人看了一下菜单,随意点了几样家常菜。江刚又加上几盘肉,等那服务员走后,他握住了女人的手轻轻问:“今晚你还要回去吗?”

女人点点头没有说话。

江刚眼中露出失望的神色,很快恢复过来说:“没事,这家火锅店很好吃,我经常来,以后有机会带何夕,咱三人一起吃。”又加了一句:“你自己偶尔也好好休息下,要不然今晚先别回去了,也顺便看一下他没有你在时会咋样,反正不是还有于连小兄弟嘛。

女人沉默了片刻又点点头。

江刚立刻高兴起来,拿过服务员端来的配菜,将一盘盘肉倒进锅里,等煮好之后给女人夹上,不停的问她照顾何夕要注意些什么。

这时已经到了五点,正是下班高峰,火锅店进来了一批批不同的人。服务员走到两人面前问道:“不好意思先生,请问外面的车是您的吗?可以麻烦挪一下吗?”

江刚看了看外面,他的车停在第一格车位,将后面几辆堵在街上。女人对他点点头,江刚走出店里,将自己的车往里面挪了挪,进门后回到座位上却没有看到女人的身影,他以为她只是去上厕所了,没有在意,却一直等了许久还没见她回来,这才叫过服务员。

“您好,和您一起来的女士已经结过账了。”服务员微笑着。

“结账了?那她人呢?”

“刚刚走了。”

江刚正疑惑不解,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他手机并没有上锁,直接在屏幕上能看到别人发来的信息。江刚看到屏幕上有三条信息,全都是苏梓怡发来的,最新一条是“你在干嘛呢。”

他往上看去,七分钟前的一条信息赫然在上面:“我妈说你人还不错,哪天带你女儿来我们家见一面。”

中间那一条则是五分钟前:“我妈说她想要个外孙女。”旁边配着一个害羞的表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