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一心独过难关

元旦一大早,江刚被门铃声吵醒,不情愿的走出卧室打开门,女儿江欣然正站在门外,看见老爸穿着睡衣,立刻假装吃惊的大叫道:“爸,你怎么现在还没起来?”

江刚昨晚跨完年回到家已经是一点多了,现在才八点,本来睡的正香,被她吵醒,现在睡意全无:“元旦你都放假了,我还不能休息一天?”

江欣然走进门四处看看:“我回来看看你把家祸祸成什么样了。”她在沙发上拿起江刚随手扔在上面的衣服闻了闻叫道:“爸,你这件衣服穿多久了,臭死啦。”

“我待会儿放洗衣机里。你最近成绩怎么样,有没有进步。”江刚怕她再找出什么别的说自己,转开了话题。

“进什么啊,第一名怎么进步。”她把家中的脏衣服都收集起来放进洗衣机,倒上洗衣液后回到沙发上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又是第一名啊,不错。”江刚从柜子里拿出一个面包当做早餐,边吃边说:“得谢谢彭奶奶。人家平时在家没事就给你补课,还不收我钱。”

江欣然点了点头看着江刚:“爸,你早上就吃这个啊?”

“这有什么,吃什么不是吃。”

“那怎么我在家的时候吃现做的?”

江刚笑了笑说:“你长身体,我又不长了。”他喝了口水:“得了,今天别看书了,你今天想去哪玩,我带你去吧。”

“哪都不想去,昨天和同学她们逛了一天累死了,我今天就在家里。”

“那也行,我待会儿出门,你有事打我电话。”江刚迟疑了一下,问道:“闺女,你说我给你再找个后妈怎么样?”

江欣然拿着书的手抖了一下,语气平静自然:“挺好的,我以后还要上高中大学,你这一个人过的太糙了,再找一个挺好的。”

“我是说你怎么样。”江刚组织了一下语言:“你希不希望我再找一个。”

“我无所谓。”江欣然放下了书看着他的眼睛:“只要她对你好就行了。”

江刚有些尴尬,换上衣服说:“你待会儿没事去看看彭奶奶,我出门去了,钱转给你,中午自己叫外卖,或者去彭奶奶家蹭饭去,我下午买两瓶好酒回来请人家吃饭。”说罢下楼到停车场开着车驶出小区。

今天元旦的客人很多,江刚一个上午便赚了不少钱,中午休息了一下,下午一点时开着车到了女人的楼下。

女人向于连稍微交代了一下之后下楼上车,江刚载着她往医院开去。

于连站在阳台看着那车越开越远,转过头,何夕带着那土狗正在地上玩。土狗用头顶着一个圆球往前到何夕身边,何夕拿过去丢开,土狗又跑过去顶回来,两人玩的不亦乐乎。

于连走回客厅对和尚说:“她身上的黑气现在怎么样,你还看得见吗?”

“还是和之前一样,看的不清楚。”和尚喝下一口于连偷偷买回来的酒,咂摸了一下嘴。

“那要是一直这样,我们总不能赖着不走吧。”于连想起了其他四个奔往不同地方的人说:“我们一直待在这里得到什么时候,再过一个多月就过年了。”

和尚沉吟了一会儿说:“要是没什么事就回去吧。不过……”他看了看何夕:“我心里有个预感,这几天恐怕真有什么事要发生。”

……

江刚手握着方向盘,眼睛不自觉的往旁边看。

之前她都是坐在后面的,今天却坐上了副驾驶。他又忍不住与苏梓怡做了对比,不管什么时候,苏梓怡都很自然的坐在副驾驶上面。

现在她坐到这里是不是因为我们有了关系,所以她想法变了。他又想到,要是彭姨没有给自己介绍苏梓怡,或者他没有认识过她,那现在就简单的多了。想到两人的优点,他一时做不了取舍,只觉得头疼不已,似乎两人都已是摆上桌的菜,任由自己选择。

正想的出神时,女人忽然出声问道:“你女儿放假了吗?”

“放,放假了,放三天。”江刚回过神来答道。

“她有多大了?”

“十五岁,上初三了。”

女人点点头不再说话,看着外面的一地的雪花发呆。

江刚总觉得自己在她面前就像是一个小男生一样没有主见,只会机械的回答问题。清了清嗓子问道:“何夕…….他多大了。”他本想问何夕出院之后是不是稳定了些,还会不会像以前那样尖叫,话到嘴边就变成了这句话。

“和你女儿一样,都是十五岁。”

两人又沉默了下去。江刚总觉得他们中间有个什么东西把两个人隔开了一样,与女人相处总是带着些沉默,这种沉默常常让他想起她那可贵的品德。

在这个社会,长相如她这般美丽而又不自知的人是极少的,人们往往会往相反的地方发展。而与苏梓怡相处时,他是轻松惬意的,她外向开朗,带着如火般的热情击碎他的内心。

在他心中,女人就是一朵淡淡的雏菊,而苏梓怡则是热情似火的玫瑰。

车很快就到了医院,也许是因为昨天人人都熬的太晚,今天医院反而相较往日人更多了些,也许每次过节日之时都是这样。

江刚载着女人到了医院,在她坚决的要求下等在外面。江刚知道她想让自己休息一下,不好一直坚持,看了看周围,医院门口旁有一个戴着圆帽的卖烤红薯的小摊,帽子将他大半边脸都遮住了,江刚走到近前买了个烤红薯,然后向摊主要了个小板凳,坐在一旁等待着。

每当他一个人的时候,心中总忍不住将苏梓怡和女人做对比。

他坐在板凳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出神,手中的烤红薯慢慢凉了下去不再温暖他的手。一只大黄猫从他身边经过看了看他,见他没有反应,凑上前靠着火炉取暖。摊主没有赶它,将火加大了些,掰下一小块红薯递给它,黄猫闻了闻一口吃下,对着摊主叫了一声转了个身换另一半身体烤火,忽然抬起头来看着一旁,江刚惊奇的发现它胡子往上翘起,眼中竟然露出如同人类般害怕的神情。

江刚随着它的目光看去,只见从旁边的店铺走出一只黑色的狗来,它的身体修长,脚也很细,耳朵紧紧贴着头也像是在躲避街上的风一样。江刚认识它,这狗就是那家饺子店主养的,之前在那吃饭时便常常听的他说这是纯种的中国本土狗,就叫做中华细犬,一只可以卖到上万块,古代帝王出去打猎就是用的它。

虽然觉得他是吹牛,但这狗身形确实很好看,老板平时当做宝贝一般,出门一定会有人跟着,怎么会舍得放它独自出来。

江刚往那店里看去,现在已是下午两点半,中午吃饭顶峰已过,老板悠闲的躺在门口的椅子上晒着太阳,眼睛半睁不睁的往这边看来,时刻关注着它的动向。

这细犬走到黄猫的身边闻了闻它,不屑的转到一边看着江刚手上的红薯。江刚愣了愣,将红薯递给它,它低下头闻了一下,又点了点头。江刚有些不解,看着那摊主问:“它这是......嫌弃我这不是肉?还是说太冷了,让我给加热一下?”

摊主笑道:“它是让你放地上,这种狗很有灵性的,放手上的东西都不吃,你放地上人家才吃。”

江刚将那红薯放在干净的地上,那狗果然咬了一口,又抬头看了看黄猫,几口吃完了。黄猫叫了一声故意不去看它,往火炉边又靠近了一点。

江刚正看的起劲,耳边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是你?”

他回过头去,只见苏梓怡正扶着一个老妇人站在他身后。

江刚连忙站起来,摸摸头说不出话来。

“你在这干啥呢?”苏梓怡见他的囧状笑问道。

“哦,我这,这,刚把客人送到医院,在这吃红薯呢。”江刚想着我这也不叫撒谎,把女人当作客人也一样。

“那正好,你现在没事吧,帮忙送我妈回家,昨晚她受凉了,今天来医院打针,半天没打着车。”

那妇人正眯着眼睛打量江刚,听了女儿的说,摇摇头说:“别麻烦人家了,我们再等等吧。”

“不麻烦,不麻烦,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事,就先送你们回去吧。”江刚想了想,女人反正一时半会儿出不来,到时候解释一下,就说自己临时有要紧事就行了。一念至此,便上前走到妇人的另一边扶着她往停车场走去。

在他身后,一猫一狗和那摊主正抬着头默默的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