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疗伤消宿怨

山狸见所有的猫都回到了自己的身后,向着于连的方向叫了一声,于连不得已走上前,任由山狸跳上了他的肩。

狼青犬默默的退后了一步,使头抬的不会过于高。

山狸居高临下看着下面的狼青犬,忽然伸手在自己鼻子上划了一下,尖利的爪子立刻把鲜红的鼻子划破,露出里面更红的伤口。随后,它舔了舔自己的鼻子,止住血,低头看向下面的犬。

狼青犬看着它做完这一切,也用舌头舔舔自己已经止血的鼻子,回头看去,身后的狗群个个身上带伤血迹斑斑,低沉的叫了一声又往后退了两步。

狗群中忽然响起那只小土狗呜呜的叫声,于连循声看去,只见那只母狗不停摇晃,身子摇摇欲坠,侧身是一块巨大的伤口,能清晰的看到不知那是某只猫留下的爪痕,仍然不断的往外流着血。小土狗在一旁焦急地围着它绕圈,短小的尾巴摇摆不停,又用身体去支撑它的脚。

周围的狗默默的看着那只母狗,一只黑背走到它身边舔了舔伤口,但完全没用,那伤口仍然不断往下滴着血,母狗摇晃的也越发厉害,似乎随时都会倒下。于连心中焦急,应该要尽快送它去医院的,可这时两边刚刚停下战斗,若是自己轻举妄动,很可能引发新一轮的大战。

猫群中也有负伤严重的,但大部分都还支撑的住。而且它们相挨着站立,没有一只猫倒下。于连看到一只猫脖颈处有狗齿印还在流血,应该是被某条狗咬住了后颈,它颈痛难忍,连头都抬不起来了,另两只罕见的简州猫靠在它两边,用身体支撑着不让它倒下。

狗群中的母狗终于支撑不住,摇晃了两下倒在地上,舌头吐在外面肚子不断起伏,怜爱的看着那只小土狗。小土狗急得团团转,用头去拱母狗的身子想让它站起来,毫无作用。几只不同种类的狗围了过来,默默的看着它。

于连忽然感到肩头一松,山狸从他肩上跳了下去。它先是看了看戒备的狼青犬,然后走到猫群中,在那只伤了脖颈的猫伤口舔了舔,它伤口的血立刻止住。于连看的清楚,连那两排可怕的伤口竟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山狸舔过它的伤口后不再看它,在猫群中巡视了一圈,看到正在流血的伤口便去舔。有的伤口极深,但在它舔过之后,那伤口也不再流血慢慢愈合。

山狸将几只伤的极重的猫伤口全舔了一遍,然后慢慢向狗群走去。

它走过狼青犬身边却没有看它,狗群也分开两边,不敢拦着它的路。除了那条巨大的狼青犬,其他狗都对它极为惧怕。山狸慢慢走到那条倒地母狗的前面不远处身边看着它,小土狗见它过来了,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看了看自己的妈妈,鼓起勇气走上前对它龇起了牙,警告它不要再靠近。

本来围着母狗的狗也都微微偏过头不敢看它,脚直打抖,但也没有退后,嘴中发出呜呜的声音,似乎是害怕,又似乎是警告。

小土狗的身体和山狸差不多大,它学着之前母狗教给它的攻击姿势,将前身压低,屁股和尾巴翘起,用还没有完全发育的,刚刚长出利齿的牙捍卫着身后的母狗。山狸默默的看着它没有任何动作。

狼青犬走了过来,叼去小土狗放在一边,又冲围着母狗的几只狗低声轻吠,那些狗迟疑了一下走到一旁。山狸上前查看母狗的伤口,只见它身侧的毛已经脱落了许多,五道深深的爪印伤口触目惊心。血慢慢滴在雪地上,像是盛开的梅花。

那母狗看似也很惧怕山狸,想要挣扎着起身,奈何实在全身无力,只是无力地扬起一阵地上的雪,将梅花踢散。小土狗焦急万分,想要冲上前却被狼青犬拦下,急得呜呜直叫。

山狸走到母狗的身边,伸过舌头舔了舔那伤口。那里顿时不再流血,伤口也慢慢愈合,周围的狗都看呆了。但母狗还是站不起来,除了这伤口之外,它为了保护小土狗身上受了许多伤,流了很多血,现在虽然止住了,但若是没有及时送到宠物医院输血,怕还是活不了。

山狸止住了它的血,忽然跳上它的身体,一口咬向它的背,将一整块肉都咬了下来。

小土狗立刻狂叫起来往前冲去,周围的狗群也蠢蠢欲动,只是慑于山狸的气势不敢靠近,有几个狗已经忍不住要冲上前了。猛地响起一声低沉的咆哮,众狗看向狼青犬,只见它嘴上叼着不停扭动身子的小土狗冷冷的看着山狸。

山狸把那块肉咬下来之后吐在一边,用嘴上的胡子量了一下它的伤口,转头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咬下两根猫毛放在那伤口上。

于连看见那两根毛就像是活物一般在母狗的伤口上动了起来,两根猫毛相互交缠着往它身体里钻去,很快,伤口慢慢长出新的完整的皮,只是颜色与周围的黄毛略有差异,这一小块皮斑点交错,像是山狸的毛色一样。

山狸看到它伤口愈合,皮肉长了出来,这才跳下身体。母狗感受着身上的疼痛慢慢消失,力量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面,它挣扎着站起了身,回过头看着自己已经愈合的伤口,眼中全是不可思议。狼青犬把小土狗放下地,它立刻奔向母狗,蹦蹦跳跳地在它身边绕圈。母狗慈爱的看着它,用头碰了碰它的身体。

山狸没有去看它们的样子,又走到一条柴犬身边,用手轻轻碰了碰它还在流血的耳朵,血也很快止住。山狸往旁边走了两步,去给一只下司猎犬疗伤,但那只猎犬避开了它伸过来的手,仰着头不让它触碰自己往外渗血的眼角,它的脚正在发抖,还是尽力站定不看山狸。

山狸停下了手往旁边看去,周围的狗不敢接触它的眼睛,但全都微微仰着头。它们将伤口隐藏在其他同伴的身后,实在藏不住的便往后退去,让受伤较轻的往前,用完好的身子面对着它。

山狸默默的看着它们。

那只战争的导火索,停在树上看戏的飞鸟叫了一声飞上天空,在狗群的上方盘旋,想要看清楚还会发生什么事。

山狸抬头看了看飞鸟,忽然向着天空叫了一声,那飞鸟像是被枪射中,直直落在山狸面前的雪地上,将那只小土狗吓了一跳。飞鸟翅膀似乎是被什么粘住了一样打不开,它看着四周高大的狗群,像是陷入了无间地狱,哇哇大叫不停。

山狸不去看它,往外面走去。狗群分开道路,由着山狸悠闲走出狗群跳上于连的肩膀。

狼青犬看了一眼猫群,又看了看端坐在于连肩头的山狸,忽然跑到那母狗面前低声叫了两声,那母狗立刻呜呜回应。狼青犬急急叫了两声看向地上的小土狗,母狗眼中尽是不舍,沉默着没有发出声音。狼青犬头向于连偏了偏,母狗往那边看去,然后低下头盯着小土狗,终于身子动了一下,叼起小土狗向于连走来。

于连惊愕的看着母狗叼着小土狗走在自己脚下,它用头顶了顶于连的脚。于连不明所以,蹲下身子看着它。

母狗把小土狗放在于连的手上转身就走,于连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手中土狗就跳下雪地追上母狗。母狗又一口叼起了它,转身放到于连手上。它一走,小土狗就跳下去追它,这样反复几次之后,山狸看不下去了,等母狗再把土狗放于连手上时,它轻轻拍了拍于连的头。于连吃痛,手不自觉将土狗握紧在手上。

那母狗这才慢悠悠走回狗群。

狼青犬最后看了一眼山狸,向众狗叫了一声往前走去,穿过灌木走到另一边。身后的狗群也随着它穿过灌木,消失在了于连的视野里。

那只母狗一步三回头看向于连手中的土狗,终究还是穿了过去。于连感觉自己手上的土狗一直挣扎,他的手紧紧抱住它,等那母狗消失不见,土狗才停了下来眼泪汪汪的看着于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