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士之耽兮

第二天九点,江刚在路上等了许久,才拦下两个要去售票站的人,开车回到省城。

把他们放下后,他开到医院。女人正在收拾着东西,见江刚过来,她笑了笑说:“来了?”

江刚点点头看着她问道:“怎么,现在就要出院了吗?”

女人点点头指着一旁穿上自己衣服的和尚说:“医生说老人家可以出院了,何夕也好多了,回家静养就行。”江刚提出要送几人走,开始女人并没有答应,但江刚觉得自己心中有些愧疚,想以此弥补一下,上前帮她将衣服收拾好,又扛着箱子先下楼梯放到车里。

女人还有一会儿要忙,便让于连下去等她。于连领着和尚走出病房,和几个相熟的护士打着招呼。趁着两人等电梯时,那个当初把女人和高医生间的关系告诉于连的护士走过来看着他说:“你爷爷刚做完手术坐不了飞机,你们坐火车回家吗?”

于连说:“我和何夕他妈说好了,先去她家住半个月,等我爷爷能坐飞机了再走。”

护士点点头,看着他又有些不舍,忽然说:“那这半个月你不会一直在她家吧,没事的时候也可以出来玩嘛,冰雪大世界你还没去吧。”

“没有。”于连摇摇头。

“等你哪天有空有机会可以去看看。”她忽然低着头,脸有些红用极低的声音说:“明天我轮休,反正没什么事,你要不要去看?”

“啊?你说什么?”于连只得装作没听到,这时电梯来了,他带着和尚进了电梯朝护士挥了挥手,电梯在她幽怨的眼神中关上。于连呼出一口气,我连自己是谁都还没搞清楚,又怎么敢给你承诺。

到了三楼时电梯停下,从外面往里推进来一个担架。于连拉着和尚往里面站了站,耳边忽然听到一个声音说:“怎么可能,你再看看,昨天还好好的啊。”声音带着哭腔,于连往外看去,一个老妇人背对着电梯,头微微上扬看着面前的医生。那医生有些无奈,安慰说:“老师您别激动,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但是......”

妇人紧紧抓住医生的手:“他前天还吃了三碗饭,一点事都没有,不可能,你们再看看。”

医生耐心的解释道:“这其实是他身体的一种自救。您看他都瘦成那样了,每天还吃那么多,身体一定会有问题的,只是当时看不太出来。”

这时,担架已经抬了进来,电梯门缓缓关上,于连看到那妇人握着医生的手慢慢松开,自始自终都没有见过她的正面。

......

江刚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只见那个老人已经戴上了一顶皮帽子和于连一起走了下来,他们没急着出来,一直等到女人和何夕走到身边,才和她们两个一起出来。四人慢悠悠的向江刚走来,如同一家人。

四人坐到车里,江刚问清楚位置后,带着几人往前开去。途中,何夕因为有些不熟悉周围环境,又尖叫起来,女人在一旁怎么劝说也无用。江刚手牢牢的把着方向盘,透过车内的后视镜往后看到何夕因张大嘴而露出的舌头,心中有些烦闷,加快了速度,很快便回到了。

等到了地方之后,他想帮着把箱子拿下来。却被于连抢先了,他背后的背包被大风吹的微微在动,于连随着女人来到二楼一扇门前停下。

女人微笑的看着江刚:“麻烦你了,进来坐坐吧。”

江刚有些不敢面对她的笑容:“不用了,我这,还有两个客人,你们先忙吧。”说罢转身下了楼。

于连看着他的背影说:“这司机大哥好像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姐,你们是不是在谈恋爱啊。”

女人笑了笑没有说话,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于连进到家中四处看了看。这房子倒是不小,进门就是一个客厅,放着些圆形塑料玩具和一个气球沙发。往前走是一条走廊分开两边五间卧室,最里面是长长的阳台,阳光从玻璃外透了进来,于连走到窗台看去,下面是一个小小的花园。

女人先把何夕放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带着于连走到走廊边,指着左边两间大卧室说:“这里就你们俩爷孙住吧,离市区远,你出门得搭公交,别嫌弃哈。”

于连忙说:“不会不会,这已经很好了,比很多酒店好多了。远就远嘛,反正没啥事。姐,你明天还要去医院办报销吗,要不要我陪你一块去,我押在那里有些钱还没退完,明天要取回来。”

“嗯......”女人看了看何夕说:“我后天再去吧,报销没那么快的。”

于连也知道他担心两人都走了,留下一老一小在家中有什么不便。不再多言,走到女人给他安排的房间,把门关上,从背包中拿出山狸慢慢放在床上,摸了摸它的毛。山狸抬起头看着他,眼中说不清是什么东西。于连安慰它说:“没事的,我们处理好这件事就走了,你好好呆在这里。忍几天就行了。”

山狸不满的看着他,无奈的轻声叫了叫,任凭于连将被子盖在自己身上,在外面完全看不出痕迹。

......

下午五点,江刚接了最后一趟客人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之前彭姨给他的那老师的电话。两人八点约在一家咖啡厅见面,江刚放下电话,心跳有些加速。她的声音很好听,可能因为是老师,语气也很温柔。

他想了想,又拿起电话给女人打了过去,邀请她出来吃饭,也顺便谈谈“我们两的事”。不出意外的,女人因为要照顾儿子婉拒了他的请求,只是让他有机会来她家那边去吃。

江刚先将车开了回去,洗了个澡,换上一件正式的衣服,对着镜子整理了许久才出门。对面彭姨家的门紧闭着,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家。江刚想着之后再感谢她,七点左右下楼开车提前到了那家咖啡厅。

随着时间的临近,他也越发紧张起来。站在咖啡厅门口心跳越发快了,一方面是担心那老师只是照片上好看,一方面又担心被女人看到。正忐忑间,耳边听到一个声音问道:“请问,你是江刚吗?”

江刚条件反射地转过头,面前是一个戴着毛帽的女子,她的斜刘海偏向右边,头微微偏向左边,戴着一个圆框眼镜正看着自己。

他的心停止跳动了一下,挺挺身子说:“是我,你就是苏梓怡吧,是彭姨介绍我来的。你比照片上更好看。”

苏梓怡笑着看了看旁边的咖啡厅大门说:“我们要不然进去聊?”

“当然好。”江刚推开门让她先进去,要了两杯咖啡。找了个靠窗的位置聊了起来。

他们从彭阿姨开始聊起,一直谈到各自上的大学。又因为苏梓怡是教语文的,聊到许多关于文学方面的知识,江刚也能跟上她的思路。这些年为了跟上女儿,他也重新学习了很多知识。他们越聊越欢,也越发投机。两人基本上都是苏雪怡在主导聊天方向,她说的很多,江刚大部分时间都在听着,只是时不时说上两句自己独到的见解。

苏雪怡有些惊喜:“之前彭阿姨说你是司机,我还以为你平时不会看那么多书呢,没想到你知道的还真多。”她又补充道:“我没有瞧不起司机的意思,只不过大多数人出学校之后就不会再去学习了。”

“那是因为对他们而言,生活比学习更重要。”江刚微微笑道:“我以前在大学期间还是学生会主席,毕业以后虽然变成司机,但是也总是在学习的。”他指了指外面来往的车辆说:“就像你平时坐出租车,会发现很多司机都在听广播,我就是经常从那里学习到新的知识。在我看来,学知识本就是一种享受,这种精神享受完全不输于肉体享受,只是获取的似乎要难一些。”

苏梓怡连连点头,看着他的目光也变了。这话对她一个老师来说是很对胃口的。江刚微笑的看着她,眼角瞥见手机亮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是女人打来的电话。她几乎不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但江刚只是不动声色的将手机塞进了口袋。

外面下起了雪。

两人又聊了许多,一直到晚上十点,咖啡店的人慢慢少了些,江刚才提出要送她回去。她家离江刚家并不是很远,在另一个小区。江刚开车把她送到楼下,互相加了微信,又约定明天一起吃饭,看着她慢慢走进小区的背影,他只觉得这时气氛很好,忍不住就要唱首歌来送送她,但搜肠刮肚,实在想不起来拿手的歌,忽然想起小时候邻居唱的小曲,也不管合不合适,站在原地唱了起来:

走一里,思一思,高堂老母啊;走二里,念一念,好心的街坊啊;

走三里,擦一擦,脸上的泪呀;走四里,骂一声,狠心的张郎啊;

走五里,叫一叫,喂过的骡马呀;走六里,瞧一瞧,放过的牛羊啊;

走七里,望一望,平过的场院;走八里,看一看,住过的庭堂......

此时大雪纷飞,他这歌声不大不小,只能让苏梓怡听见,她站在原地听完这首歌,才向江刚挥挥手走进了小区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