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前缘已尽

江刚从彭姨家沙发上醒过来时已经是九点钟了,睁眼便看见杨老仍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电视,彭姨则用盆接了热水给他泡脚,有那么一瞬间江刚还以为他是木偶。

见江刚醒了过来,彭姨放下正在给杨老洗脚的手关切的问道:“没事吧小江。”

江刚坐起身来捂着头说:“彭姨,我这,唉,怎么就喝醉了。”

彭姨笑着说:“这酒后劲大,你第一次喝还有些不习惯,下次就不会这样了。”

江刚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九点,他想起之前答应女人自己下午要过去的,刚刚起身,但头有些晕,又重重坐了下去。

“你再坐会儿,现在才九点,家离得这么近,急什么。”彭姨忙压住他的肩说道。

江刚甩了甩头,努力使得自己清醒了一些:“唉,这人丢大了。”

“说什么呢,这又没啥外人。”彭姨责备道:“再说了,你这喝完就睡,酒品倒也不错。”

江刚苦笑了一下,在这里坐了一会儿,等头痛稍微好了一点便起身告辞。

回到家中,他从饮水机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站在窗边看着夜空思索。

本来约好下午跑完车去给女人送饭,她之前拒绝,还是在他的强烈要求下才同意。现在自己喝酒了肯定不能开车,自己这车又不是自动驾驶,而且已是九点,女人应该也吃过饭了。

他拿出手机,翻到女人的微信,上面没有任何留言,女人并没有催他问他。不知怎么的,他有些恼怒,将手机扔在一边的沙发上。

想到自己每天去医院看她,她却总只是一番不温不火的样子。那我成什么了?难道除了你我就找不到别人了吗?他想起那照片中的初中老师,看着星空,暗自把她们两人的脸拿来比较。

女人长的自然是好看的,而且还带着一种成熟女人的独特风韵,一举一动始终透着些自己都不自觉的风情,再加上沉默寡言,总是安静的站在一边,常常让江刚忍不住生出想要去呵护的心思。那个初中老师他还没有见过面,只从单张照片去看,他只觉得这人面目清纯,笑容纯真直击人心,如同烈日下的清泉,雪地中的篝火,让他忍不住想要靠近。

对比许久,也不知孰优孰劣,但女人自己已经拥有过了,另外一个甚至面都还没见过,一时有些晃神。

拿过手机思忖一会儿,打开女人微信,又沉吟半响才发出去几个字:对不起,有事暂时不能来。刚发过去把手机扔在一边不去看它,心中又有些隐隐的期待,故意走到洗手间洗了把脸,慢悠悠地走回来拿起手机看去,女人还没有回信息。他不免有种说不出的感受,好像自己受到了轻视,又将手机翻过盖住,以免有信息过来时自己看到。

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儿,心思却全然没在那上面,忍不住拿过手机一看,锁屏的手机显示一条新信息,是女人的回信,只有简单的两个字:没事。

他往后靠在沙发上,对着天花板看了看,忽然自嘲的笑了一下,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发笑。

转眼到了第二天,江刚一觉睡到快十点才起来。洗漱完毕出门,正要碰到彭姨正从电梯下来,她脸上带着些许疲惫。江刚打了声招呼,知道她刚买菜回来,也不多做停留,下楼开车直奔医院。

到了顶楼,除了何夕,病房上的人都醒了过来,那个光头老人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墙上无声的电视,他的孙子在一旁看书。打过招呼后,江刚走到女人的面前说:“不好意思啊,我昨天喝了点酒不能开车了。”他拿出刚刚买的两个烧饼递给她。

女人并没有接过,温柔的笑了笑:“我吃过了,那边小兄弟去买的,给我也买了一份。你饭量大,留着一会儿吃吧。”

江刚脸不为人察觉的抽了抽,收回烧饼放进口袋中。看着床上的少年问道:“还在睡觉吗?”

“嗯,昨晚四点才睡着,再让他睡一会儿,这两天就能出院了。”

“什么时候,医生说了吗?我到时候来接你。”

“不用了,你忙自己的吧,还不确定呢。”她将于连要租住在自家的事给江刚说了一遍。

江刚还要再问,手机响了起来,接过电话,是一个要包他车的人。他有些为难,自己才来没多久。女人看出他的为难,让他不用管她,忙自己的事去。江刚便和她告了别,下到医院开车去接那人。

到了地方,是一对中年夫妻,现在回去赶不上车了,便包了他的车要回依兰。一路上两夫妻不停说些话,江刚听在耳中,了解到他们就是之前经常坐他车,说自己中邪了的女生的父母。这次来城里也是来看望女儿是不是好透了,江刚只听见他们一直说什么大仙儿啊,狐狸啊什么的,想起自己曾给女人说过再遇到吴胜男要好好问问。正要开口,又想到那老师的脸,沉默着往前开车。

到了依兰县城,他送两夫妻下了车后,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点上烟抽了起来,在烟雾中,他为自己刚刚的行为辩解:这世上哪有什么仙儿怪儿的,都是他们自己想出来的。

麻烦,累赘。他脑中不自觉蹦出这两个词,心中更添烦闷,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四点,将车开到售票的地方等。

到了五点,王宇楠从售票站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江刚的车,走上去笑道:“咋的大兄弟,咋这么久都没来呢。”

江刚打开车门让她上车说:“这几天忙,也没什么客人。”

其实最近市内有些大学放假早的大学生都要回家,往来依兰的人也不少,但江刚不想离女人太远,便一个都没接,只在市内跑。

王宇楠没有再说什么,坐着他的车一直开到自家楼下。江刚默默跟着她上了楼,进门之后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一言不发。

王宇楠也不去打扰他,打开冰箱拿出些菜开始做饭。做了三菜一汤放在桌子上,盛了碗饭递给他:“吃饭吧,有啥事想不开的。”

江刚接过,夹一筷子菜扒了一口问道:“有酒吗?”

王宇楠眼睛动了动:“咋的,你不回去了?”

“回去干啥,咋的,你不欢迎啊。”

王宇楠从柜子中拿出去年过年时别人送的酒,倒了一点在他杯子里说:“看你说的,没啥欢不欢迎的,你能来姐就高兴。不过你这咋回事啊,之前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咋现在成这熊样了。”

“没咋。”江刚喝了一口酒沉默了一会儿,悠悠叹了一口气说:“姐,你说我算不算一个男人。”

王宇楠没有问他,她知道江刚自己会说的。

江刚将自己那天回去之后的事全都向王宇楠说了,包括他和女人发生关系的事,又说起彭姨给他介绍的相亲对象。他自己也说不清到底要选哪一个了,因为这个一直烦闷不已。

王宇楠静静的听他说完,看着他一杯接一杯的喝完酒,眼睛闪过一种难以言说的神色,似乎是看透世事的睿智,又似乎是对滚滚红尘的怨恨。良久才轻轻叹了一口气低声说:“我看,还是老师好点。”

江刚拿着酒杯的手停了停,没有说话,一口喝完了杯中的酒。

“那个女人要像你说的,长的不错,性格虽然也好,但是毕竟有个那样的儿子。你没和他一起住,自然会说受得了,但是一起住的时间长了就说不定了。”她见江刚要反驳自己,压了压手示意他让自己说完。

“老师就好很多了,她爸妈和你邻居很熟,你邻居还愿意介绍给你,说明人人品就没啥问题,生不出孩子也没啥,你自己不也有一个嘛。等你闺女十八九岁上大学时你们也还不到四十,年纪轻,想干啥不行?你自己不也说了嘛,和女人上过床了,那就没啥了,你们男人啊......”

江刚透过酒杯看去,王宇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觉得头有些晕,往后靠在沙发上说:“不管了,以后再说吧。姐,你不会赶我走吧。”

王宇楠没有说话。

江刚走过去挨着她坐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然后抱着她走进了卧室。

半响之后,王宇楠系上扣子独自走了出来,她将碗筷收拾干净,又拿起江刚喝了一半的酒倒掉,洗了洗杯子,自己重新拿出新杯子倒上了酒,耳边响起江刚的呼噜声。她走到窗边,透过窗户往外看去,江刚的车停在楼下,楼下来来往往的人都看了一眼这陌生的车,又抬头望楼上看去。

王宇楠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木然的站立不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