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不见复关

这时已是下午,太阳也要落下。江刚将车开到楼下,拿过彭姨手中的袋子和她一起上了电梯。

到了楼层,他把菜放到彭姨家门口转身就要跑,却被她一把拉住:“小江你跑哪里去,快进来,我又不会吃了你。”

江刚无奈的说道:“彭姨,我待会儿还得出去呢,就不麻烦你了。”

“出去干嘛?再出去天都黑了。”

江刚想说出去医院,想起刚刚看到的照片又住嘴,只是说:“真的不用了。”

彭姨不由分说,拉着他进了屋,又把门关上笑道:“你现在走不掉了,陪你叔喝点,我去做菜,今天就在这吃。”

她说罢提着菜走向厨房,向旁边的卧室叫道:“老头子,快出来,小江来了。”

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拄着拐杖慢慢打开门,看到客厅的江刚后显出高兴的样子说:“小江啊,好久没见了,来,坐。”

江刚上前搀扶着老人坐下,连声说:“又得麻烦杨老了,我闺女放假天天往你们这来,现在她没放假我又来,这多不好意思。”

杨老声音中透着些疲惫,说话有些费力:“没,没啥事,你们能来就好。”

江刚关心的问道:“杨老,您这病......”

杨老无力地挥挥手说:“老毛病了,上次多亏了你送我去医院,不然我还活不到现在。”他说完轻轻咳了两声,用手捂住。

“现在医学发达,啥病都能治,您这病也能整好的。”

“咳,没啥,你别看我这样,我每天还能吃三碗饭,喝半斤酒。就是不知道那些东西都去哪了,厕所也不怎么上。”

江刚眼角看到厨房洗菜的彭姨顿了顿,也没有在意,安慰道:“您这,酒还是少喝点。”

杨老冲他笑了笑,指着客厅中的电视说:“能有啥事,我这么大年纪了,死了也值了。你给我开一下电视,我看一下有啥好看的。”

江刚依言给他打开电视,里面正播放着一条澳大利亚电视台的记者深入非洲采访一个全新原始部落的新闻。杨老换到了本地台,正在放着抗日剧,他靠在沙发上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趁着这个时候,江刚扫视了一下这间房子。大小和自己家差不多,布局略有些差异。正对大门墙壁着挂着一个神龛,中间写的几个大字“天地國親師位”,左边用一行小字写着“楊氏堂上歷代祖先”,右边则是“九天司命太乙府君”,下面用电香烛和塑料苹果供奉着。

正对着神龛的地上放着一个小板凳,上面摆着一个观音像,慈眉善目闭着眼。江刚怎么看都觉得有些怪异,但又说不上来是哪里。

不多时,彭姨端过来一条刚刚做好的剁椒鱼头放在桌上,埋怨杨老说:“你就只会看电视,来客人也不知道招呼一下。”

江刚连忙摆手说:“别别别,这有啥好招呼的。”他看了眼厨房,做好的菜都放在一边,走过去跟彭姨一起全都端上了桌子。

三人坐定,彭姨又从柜子中拿出一瓶酒倒上,对江刚说:“陪你叔整两口,他平时就一个人喝,也没劲。”

江刚看到那瓶子上有四个大字“千年湘西”,笑着说:“彭姨你这酒也要喝自家的啊。”

“那可不,他说其他的都没劲,这还是我前不久从老家带回来的,你看,就只剩这点了,来,你试试。”彭姨将酒递给他热情的说。

江刚接了过来咂了咂嘴,喝下了一口点头说:“嗯,和我们东北的酒不太一样,度数差了一点,不过也够劲。”

他话说完,彭姨又夹了一些菜到他碗里,口中不停说:“喝酒吃肉,来,试试你姨的手艺。”他接过吃了口,这些菜都有些辣,但也很好吃,不住的称赞她的手艺。杨老从刚刚就一直沉默,只是默默的喝酒吃菜。

彭姨一直没吃,她夹了几块肉放在饭上,用筷子立起来插在上面看着江刚笑着说:“之前叫你来你就见外,你看看,你闺女比你灵泛多了。”

江刚连连点头,看着她一直没吃,有些迟疑的说:“彭姨你这......”

“哦,先敬下菩萨。”

“彭姨你还信佛啊?”

彭姨笑了:“信佛还吃肉吗?这是敬的先人。”她指了指一旁的神龛说:“我们从湖南过来,先人也跟着我们来了,吃饭前给他们吃了我们再吃。”

江刚有些奇怪:“那你这,就在饭桌上敬?”

“哈哈,端上去麻烦的很,先人不会怪罪的。”她拿下筷子吃了一口肉眨了眨眼睛说:“再说了,他们早就投胎了,哪还顾得上我。”

江刚失笑,这彭姨和杨老都来东北很长时间了还能设立神龛,他本以为二人都是虔诚的人,转念一想,彭姨在高中教了一辈子物理,又怎么会真正相信神仙鬼怪。

这顿饭吃了许久,杨老真如之前所说,江刚一碗还没吃完,他已经连吃了三碗饭,喝了至少半斤酒,这桌上的菜几乎有一半被他吃了,江刚看着他瘦弱的身体,实在想不到他吃的东西都去哪了。彭姨一边埋怨他他慢点吃,一边细心地用纸巾擦去他滴在衣服上的油渍。

杨老吃完饭说了声“慢慢吃”,将筷子放在一边就靠在沙发上看电视。

“别理他,我们吃我们的。”彭姨看江刚停下了筷子,给他续上了一碗饭说:“怎么样,刚刚那个姑娘还可以吧?待会儿我给她爸妈说说,你加个人家微信好好聊聊,年轻人嘛。”

江刚拿过碗夹了一块子辣椒炒肉说:“我比人家大那么些,还有个闺女,算了吧。”

“人家都没说什么。再说了,那么大闺女是想要就能有的?”彭姨劝道:“待会儿我给人爸妈说声,后天星期五,放学和人家见一面。”

江刚低头刨饭,脑中浮现起女人的面庞,还要拒绝,又想起那个初中老师清纯的面庞,夹了些菜没有说话。

不知怎么的,从昨天晚上和女人发生关系后,他心态似乎有了一点点转变。心中自然还是喜欢着女人的,但又觉得之前的承诺有些草率,而且女人那晚虽没有主动,但也好像拒绝的不是很彻底。有了关系之后再看那女人,身体也不像以前那么诱人了。还有那孩子,要真养他一辈子的话......

他脑中想着这些,吃饭的速度有些慢了下来,又喝了一口酒。

彭姨看着他说:“就算不欢喜也去见一面嘛,见面了不就知道对不对眼了。”

江刚点了点头,拿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

于连拿着两个盒饭推进门,一碗递给半坐在床上的和尚,一碗自己吃了。吃完后收拾了一下看向女人说:“姐姐你还不吃饭吗?”

女人坐在少年的床边,他苏醒已经有五六个小时,除了刚睁开眼时看了眼别处,其他时间便一直看着窗外的天空,直到太阳慢慢落下。听到于连发问,她笑了笑说:“我等会儿去吃。”

于连自然知道她在等司机,他们之前已经说好,司机下午会送饭过来,女人就不用自己下去了。

天慢慢黑了下去,一直到晚上八点,司机都没有来。背包里面的山狸微微动了动,似乎在害怕些什么。

少年还是静静的坐着,看着外面从阳光明媚变成满天星光。女人看了看手表慢慢起身,朝着于连笑了笑说:“小兄弟......”

于连不等她说完便问道:“你要吃什么,我帮你们去买。”

“不不,你帮我看着就行了。”

“没事,我今天一天没怎么动了,也想运动一下。”

女人沉默了一会儿说:“那麻烦你买一碗素面,一个牛肉饭,就在楼下那个地方,我转钱......”

她还没说完,于连已经推开门跑了出去,过了大概二十分钟又跑了回来,将两个饭盒递给女人。

女人接过饭盒道谢,看了下价格,牛肉饭十五,素粉六块。掏出手机转给了于连二十五块钱。于连忙说:“不用的,我们以后还得麻烦你。”

“以后是以后,现在该给就得给。”

“那也不用这么多......”

女人笑了笑:“多的就是你的跑路费了,不多,你别嫌弃。”

于连摆手说:“怎么会......”

女人看了床上的和尚一样,对着他面无表情的脸笑了笑走回自己的位置上,打开饭盒先拿出牛肉饭喂给何夕吃。他机械的张开嘴一口口吃下,眼睛看都没看女人,一直望着外面的星空。

女人给他喂完后,自己打开已经冷了的素面吃了起来。

她撩起头发,头低下,在桌子上一口口吃着面,窗外的霓虹灯远远的照在她身上,给她添上一层微弱的光环。

于连觉得,此刻的她像一副绝美的油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