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不自思

于连无聊的看着新闻,上面全是些明星的八卦,他撇撇嘴关上,又站起来走到窗边往外看去。太阳将落未落,把西边的太空照的通红。身后的何夕仍然未醒,如同古希腊传说中沉睡的美少年一样安静躺在床上。

他看了看和尚,同样躺在床上一句话也没说。即使是明知道何夕什么都听不见,和尚也还是保持着那副样子,于连不禁怀疑他是不是睡着了。

这几天以来,除了上厕所,和尚便没有下床一步,还被蒙住眼睛。

也不知他怎么受得了,于连暗自腹诽。

他打开手机叫了两份外卖,过了一个小时才到,拿到病房吃完自己那份,又给和尚喂过后,拿起昨天买的一本书看了起来。正看到人类被赶到澳大利亚时,耳边听得外面吵闹,有些好奇,他们这层在住院部最上面,平时极为安静,几乎没有任何人大声说话,更遑论吵闹声。

推开门正要查看,忽然看到一个黄色身影猛地从眼前闪过,吓了他一跳。仔细看去,原来是那只山狸,它不知从哪跑过来,一下子跳到于连肩上。外面传来护士和扫地阿姨的叫声。

“在哪呢在哪呢?”

“你是不是看错了,这医院又没有老鼠,怎么会有猫跑到这上面来?”

“我真的看见了,小小的跑的很快,一下子就没见了。”

声音离于连这里越来越近,应该是护士们正在各个病房中查看。于连赶紧将它从肩上抱了下来放在包里,央求道:“你别出声,要是被抓住了很麻烦的。”那山狸点点头叫了一声,声音不大,却吓的于连一下子就把拉链拉上了。

他跑到门口假装刚刚听到的样子,看着走廊的护士问道:“怎么了?这么多人......”

护士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戴着眼镜,就是她说看见了猫的。

“你有没有看到一只猫?”护士急急问到。

“猫?什么猫?”于连假装不知道。

护士从门的缝隙往里张望,解释道:“一只小小的黄色的猫,它刚刚跑上这层来了。”

于连换了只手扶着墙,刚好遮住她的视野:“没有,医院怎么可能会有猫。”

护士刚刚什么都没看到,只好罢休:“你要是看见了赶紧给我们说,有些病人对猫过敏的,万一让它跑到手术室就麻烦大了。”

“好好好,我看见了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于连有些心虚,打发走护士之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打开背包,那山狸正仰头看着他,又轻轻叫了一声。

“别,别叫了。”于连往门边看去,护士早就走了:“你干嘛啊,大白天的,万一跑错地方去别的病房了怎么办,万一碰到对你过敏的怎么办,万一......”

那山狸见他喋喋不休,纵身一跃跳上了他的肩亮了亮爪子,于连立刻闭上了嘴。床上的和尚嘴角也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山狸见他不再说话,又跳了下去,往周围看了看,像个帝王一样巡视着这小小的病房。今天那女人不在,它也是第一次这样自由的在这病房中走动,平时都是被闷在背包中睡觉的。

于连看见它的背上有一丝血迹已经发暗,走上前去观察了一下。这不是它自己的血,像是在什么地方沾染上的一样。山狸看着他的动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回过头,以一个猫科动作绝不可能完成的扭头,将血迹舔掉,然后跳上了何夕的床。

于连赶紧走上前,时刻准备将它抱下来。

万一它抓了何夕一脸,于连是无论如何都解释不通的。但它只是从床边轻轻一跳,落在何夕身上默默的看着他。于连正在疑惑它要干嘛时,那山狸将头伸向前去,闻了闻何夕的嘴,脸上露出些疑惑的表情。

它轻轻叫了一声,舔了舔何夕的脸。少年本来僵硬的脸被它舔了舔,眼皮竟然动了一下,接着眼睛睁开,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山狸。

于连心中跳了跳,之前听说他一天才会醒,现在被山狸一舔,竟然立刻就醒了过来。他想起那女人不在,生怕何夕突然尖叫引来护士,那这山狸就不好解释了。忙上前正要和何夕说明情况,又想起他什么都听不进去,顿时愣在原地不知怎么办了。

何夕醒过来后并没有像于连想象中那样歇斯底里的大叫,他只是看着面前的山狸一直愣住。那山狸朝他伸了伸爪子,于连心提了起来,但它只是轻轻碰了一下他的头发又缩了回去。

何夕坐起身来,慢慢向前伸出手去要往前去碰山狸。山狸退后了两步,脱离他手的范围,跳将起来落在于连肩上。何夕的目光随着它移动,只是呆呆的看着它,没有其他任何动作。

于连心中叫苦,他醒是醒了,可他妈不在,虽然没有尖叫什么的,可要是上厕所怎么办,自己难道也得陪着他?

他不敢埋怨肩上的山狸,生怕它一生气给自己一爪子,只得看着它问道:“你这,把他搞醒了怎么办?

山狸转过头去不看他,他似乎已经对何夕丧失了兴趣,盯着一旁的衣柜跃跃欲试。

忽然,于连电话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是女人打过来的,必定是要问何夕的事,他不太敢接,把手机放在一边不去看它。那手机响了几声便不再响了,过了片刻又响起来,于连咬咬牙按下了接听,先开口说:“不好意思啊,我刚刚在厕所,听到了才出来的。”

肩膀上的山狸看了看他,面露不屑。

电话中传出了女人的声音:“没事。我就想问下,何夕他醒了没有,没出什么事吧?”于连听到了几声鸣笛声,她似乎是在街上。

于连正想说他醒过来了,忽然看到和尚坐了起来朝他摆摆手。

“还......还没醒。”于连顿了顿接着说:“他还在睡觉,可能麻醉的劲还没过。”

“谢谢了。”女人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今晚在那里睡吗?”

“啊?哦,在,我今天就睡在病房里面。”

“可不可以麻烦你帮忙一直看着,我可能要明天早上回来。”她又补上一句:“我明天很早就回来的。”

“没事,没事。你晚点回来也没事的,反正他不是要一天才醒嘛,你多休息休息,有什么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女人又感谢了几句挂上了电话。

于连心中长吁一口气,凑上前去轻声和尚问道:“为什么要骗她?”

和尚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碰了碰他手,于连明白过来,把他扶进厕所关上门。和尚手敲击着洗手台缓缓说:“你去找她。”

“找谁?”

“那个女人。”

“找她干嘛啊,她不是没什么事了嘛。”于连惊奇的问道。

“很难说,我这些日子观察过那女人,她身上的黑气越来越淡。那个司机身上的黑气也几乎完全消失,但是在别人身上我从没见过。你之前也听到了,司机是前不久才认识她的,那么他身上的淡淡黑气应该是被女人传过去的。”

“你怎么知道?”

和尚有些无语:“我不是说了嘛,一开始女人身上很浓,司机很淡......”

“那也有可能是司机传给她.......”他话还没说完,忽然觉得脑后一痛,转头看去,只见那山狸还站在自己肩上,抓了他一爪子。

“干的好。”纵然蒙着眼睛,于连仍能感觉到和尚欣赏之意:“听我说完。那个何夕和女人一起相处了那么久,身上却一点黑气没有,所以我觉得关键就在女人和司机身上。他们刚刚应该是打算在外面留宿,你赶紧去跟着。”

“我什么都不会,万一真有什么事也干不了啊。”于连摸了摸后脑:“再说了,我怎么知道他们在哪,总不能直接问吧。”

这时,肩上的山狸忽然轻轻叫了一声。

“它带你去。有什么事它比你有用。”和尚说。

山狸扬起了头。

“好......吧。”于连说:“那外面何夕怎么办。你有没有办法让他继续睡过去,不然他半夜叫起来引来护士就麻烦了。”

“我对普通人可一点办法没有。”和尚毫不犹豫。

那山狸又叫了一声,忽然跳下于连的肩,在门把上转了一圈跑了出去,于连赶紧跟在后面,只见那山狸跳上何夕的床,背对着他朝他摇了摇尾巴,何夕便立刻睡了过去,于连看的呆了。

“你这手艺,去治疗失眠一定能赚大钱。”

山狸瞥了一眼于连,自己钻进了背包里。

于连偷偷看向和尚,他面无表情,自己走回了床上躺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