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切随缘起

随着最后一个由数百艘宇宙飞船组成的超大型宇宙飞城“天府”号的升空,除了残留着的微生物,地球上再也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了。

人类世界名义上的最高领袖,地球最宠爱的孩子——于连和最后一批离开的数百人默默的看着下方。

那是已经变成废墟,丧失了所有生命力的地球。

这时,从远去的飞城中,从每一个能说话的人类口中,无论男女老少,用不同的语言,向着地球喊出了同一个名字:妈妈。

听着数亿人的心灵共震,于连只觉得眼中一热,并不遥远的记忆涌上心头,使他的思绪回到了第一次遇到和尚的那天......

那是一个冬日午后,街上刮着刺骨的寒风,向前刚刚从学校图书馆出来,眼中带着深刻而坚定的绝望。他游荡在夕阳下的树林中,神经质般的喃喃自语,时不时地握紧双手,似乎在下定决心,却又很快松开,脸上眉头紧锁,表情阴晴不定,慢慢穿过学校的读书林。

从树林中穿出,浑浑噩噩地走出学校,远离繁华的商业区和人群,走到了一条鲜有人至的小道上。向前低着头只管看路,这时,电话铃声响起,他似乎受到了严重的惊吓,拿起手机看着上面那个陌生的号码不敢接听。那电话却锲而不舍的继续响着,铃声在这片空旷的区域显的十分刺耳。

向前深吸了一口气,挂断了电话调到了震动,然后将其塞入口袋中继续往前走去,他记得,前面有一座废弃已久的桥,桥的下面有一条火车道,时常有火车经过。

感受着口袋中仍然不停震动的手机,向前鼓起勇气接起了电话,里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女声:“向前,我再次郑重的提醒你,不要挂断电话,否则我们将会报警处理。”

向前面无表情的听着她继续说:“你在我们公司的贷款已经逾期三十天了,如果你还不处理的话,我们公司只得将你的款项移交给下一个部门。”

向前冷冷的问道:“什么部门?”

那女声冷哼一声:“如果你还不尽快将贷款还上的话,我们公司将把你的业务移交给催收部,考虑到你是学生,可能需要时间筹钱,所以我们务必请你在今晚十点之前全款还清剩下的款项,而且因为你长期恶意挂断我们的催收电话,我们将考虑上门催收。”

“不用上门催收了,你们再也见不到我了。我也再也不用听你们的电话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问道:“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今天会还款吗?”

“会的。”向前露出了微笑。

电话那头的人继续说道:“好的,希望你能尽快还上,不用影响到你的生活。”随后挂掉了电话。

向前笑了笑,放下了身后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了一瓶饮料拿出来喝了一口,然后随手扔掉了大半瓶饮料,背起背包继续往前走去。

这时太阳已经落山,很快天就黑了起来,向前拿起手机解锁,上面密密麻麻不同平台的催收短信立刻推送进来,他面上浮起深深的绝望。坐在了马路上,打开手机,又下了几个网贷软件,然后注册,申请,拍照,没有意外的一个都没有通过。

索性不再看那些,漫无目的的刷起了新闻,首版是几年前成功发明的可控核聚变技术又有了新的突破,全球最大的天文望远镜被造出来,以及明天晚上的“万户号”探索飞船升空的新闻等等。

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四周一个人也没有。这是一个废弃的工业园,白天都渺无人烟,一到晚上更是没有人愿意来了。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七点半,便关掉手机,站起身来继续往前走去。

经过一个废弃的岗亭时,他忽然听到了一阵轻微的呻吟声,但呻吟声很快便会寒风吹散不知所踪。

向前停了下来继续仔细听了听,又隐隐约约听到了呻吟声,他四处打量了一眼,茫茫夜色里,只有头上的星辰和周围凛冽的寒风。

他紧了紧衣服,从那岗亭的窗口中望进去,看到了一个满身污秽的乞丐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那窗口的玻璃被人砸坏了,根本挡不住寒风。

乞丐身上穿着一件破旧不堪的军大衣,里面的棉花四处散落在岗亭里,下面穿了一件不知道从哪捡来的高中生黑条纹校裤,头上戴着的一顶鸭舌帽将他的脸整个遮住。

他没有看见向前,只是在有风吹到岗亭里面之时蜷缩地更厉害,还带着微弱的呻吟声。

向前只是看着面前的乞丐,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似乎是不想打扰乞丐,直接就想走。但是没走两步,又听见那微弱的呻吟,他抬了抬背后的背包,回头走到了岗亭面前,站在外面敲了敲挂在上面的残留玻璃,惊醒了乞丐。

从这一刻起,他的整个人生将被完全改变。

乞丐睁着刚睡醒的眼睛紧张的看着向前。向前笑了笑道:“老哥,你一个人在这里睡觉?为什么不去救助站?那里比这里暖和多了。”

乞丐见他似乎没有恶意,张开了嘴笑道:“不去,那里面的人逼老子洗澡,每天还要做操,老子才不愿意受那个鸟气。”说罢,乞丐朝向前挤了挤眼睛:“小兄弟,你有烟没有?我的抽完了。”

向前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包烟,从里面拿出了一根自己点上,然后将剩下的烟连同打火机一起抛给了乞丐。乞丐连忙接过来,看了看烟盒歪嘴笑道:“中华,好烟。”然后打开烟盒,拿出一根烟用打火机点上,长长地吸了一口,脸上迷醉的笑道:“烟可是个好东西啊。”顺手就将烟和打火机揣进了兜里。

向前并没有在乎还剩大半包的烟,道:“那你天天在这里也不行啊,过几天天气越来越冷了,你这里也待不下去了。”

乞丐吐出一口烟:“实在待不下去就去那个救助站呗,那个站长真他妈麻烦,要老子每天按时吃饭。老子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想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管这管那的,真的烦。”

向前不置可否地点点头,从背包里拿出了一罐啤酒和面包问道:“老哥,你吃饭没有?我这里还有一点吃的东西。”

乞丐的眼睛亮了起来,摇头道:“没吃,今天天气冷,懒的出去找东西吃。”向前微微一笑,进到了岗亭里,打开背包拿出面包和啤酒,与乞丐对饮了起来。

那乞丐边喝酒边往向前那里瞟,脸上带着戒备的神色。

向前感到奇怪,问道:“怎么了老哥?”

那乞丐摇摇头道:“太奇怪了。”

“什么奇怪?”

“当然是你奇怪了,我看你不像是警察,也不像是保安什么的,年纪轻轻的倒像是附近学校的大学生,跑到这里来干嘛?”乞丐咬了一口面包,边吃边说。

向前喝了口啤酒淡淡的道:“没干什么,不想活了。”

那乞丐眯着眼睛看着他:“小兄弟怎么了?我都这样了,还不是得活着嘛。”

“没什么,借钱借太多了,还不上了呗。”

“你这么年轻能借多少钱?”

“大概十几万吧。”向前淡淡的说。

乞丐像是被吓了一跳,问道:“怎么搞的?”

“在网上借的,有些拿来用了,有些拿来赌了,之前在网上赌博的输了五六万,就拿新借的去赌,这几天还不上了,人家一直催着要,没办法,只有去死了。”向前说着死的时候没有一丝感情,仿佛事情本来就应该这样似的。

乞丐劝道:“你还这么年轻,别总想着死,你不是还有爸妈吗?”

“没有,我爸妈不会给我钱的。”向前想起自己严厉的父母摇摇头。

“不试试怎么知道嘛。”

向前却有些意兴阑珊,见他一直劝自己,便不再多说,随口敷衍道:“好,我去问问他们。”然后又从背包里拿出了卤鸡腿,道:“我本来想跑路的,买了这么多东西,后来一想,跑到哪里都是一样,索性就算了。这些东西以后也用不到了,来,老哥,今天一起吃完了吧。”

那乞丐一天没吃东西,狼吞虎咽下去了许多食物。没过多久便将东西吃的差不多了,向前将垃圾捡进了背包,跟那乞丐说:“老哥,我走了哈。”

那乞丐已经又点上了一根烟吞云吐雾,看着他没有说话。

向前自嘲一笑,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他应该就是自己在世上见到的最后一个人了。

背起背包,摸了摸口袋,他从里面拿出了一点钱道:“我这里还有点现金,你可以拿去用嘛。反正我也用不到了,你没有手机,不然我还可以扫码转你一点钱的,够你吃一两天了。”乞丐没有说话,抬眼看了一眼向前手中的钱,示意他将钱随便放到一旁,然后便闭上了眼睛。

向前将手机灯熄灭,这个岗亭便只有乞丐嘴上的烟头在忽明忽暗的闪着。

向前没有在意,拿起背包走了出去,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多。头顶上的星辰点点,月亮闪着奇异的白光,四周静悄悄的,只能隐约看到很远处的灯光。向前继续往前走去,在走了十几分钟之后,他终于走到了那座刚被废弃的桥上。站在桥边向下看去,底下一片黑暗,也不知有多高。

耳边隐约传来了火车的鸣笛声,向前知道,几分钟后,从下面那个隧道会钻出一列火车,很快便会到这座桥下。他将背包放了下去,拿出手机解锁,看着那些让他沉沦进去的网贷。他将它们一个个的卸载,然后将那些催收短信一条条的删除掉,最后关掉手机,爬上了桥的栏杆。

火车的汽笛声越来越近了,向前反而内心一点波澜都没有了。

很快,巨大的火车轰鸣声从隧道中钻了出来。这是一辆运煤车,它正抓紧时间,从西部源源不断地往工厂输送着最后的煤块。

这是一个真正的夕阳产业,虽然可控核聚变技术还没有真正用于民用,但人们都知道,这种传统能源最终还是会被淘汰,人类的黄金时代快要来了。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以至于许多人开始预支未来的生活,使得石油和煤炭反而迎来了最后的爆发,导致要加倍向外国购买能源。

向前看着那火车慢慢驶来,心中升起一种难以言明的沮丧:如果当初我没有因为虚荣心去借第一笔钱去买半虚拟装置,现在会不会不一样?

但世间没有如果,自己酿下的苦果最终还是得靠自己去接受,虽然这后果也太大了些。

向前又想着,还没到这一步啊,我还可以向爸妈坦白,还可以问别人借钱,要是毕业之后努力工作也能还上的吧。

但是他又摇了摇头,我就是个废物,活着没意思,就算还有办法也只不过是借来借去,没意思透了。

火车头已经驶到了桥底下,很快就要开过去了,向前脑中回闪过自己从儿时上学到高中努力考上大学的情景,眼中挣扎与绝望不断回闪,终于,他退后了一步,身子掉下栏杆,任凭冰冷的石子将他冻的浑身发抖。他呆呆的看着天上的繁星,听着那火车声慢慢驶远,一辆新的火车慢慢驶来。

向前捂着脸,全身弓成一团,哭了起来。

“我果然还是没用啊。”

等眼泪流干,他站了起来,拿起背包打开手机,向父亲打去了电话坦白了一切。不出意料的暴怒和悲伤,但最终,电话那头还是同意帮他解决这个问题。向前放下手机,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生活总算还能有点希望,他看向漫天繁星,在最后关头选择了生。

夜晚的风忽然增大了许多,感受着剧烈的冷风,向前决定,今天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生活,再也不碰那些东西了,还有,班长还那么好看,好像也还没有男朋友吧......

在经历了一番自我救赎之后,向前重燃起了生活的信心,背着包往回走去,前途艰难但还有希望的生活在等着他。

这时,一阵剧烈的风吹来,向前的外衣帽子被吹向面庞,他本能地抬头想要使之回到原位,却踩中了一块没有完全融化的雪上,身体不由自主地向一旁倒去,而他身边就是桥上的栏杆,底下则是刚刚驶到桥下的火车。就这样,他不受控制的倒向栏杆,然后从桥上摔了下去。

绝望在一瞬间占据了他的心,看着近在咫尺的火车头,在这生命的最后时刻,脑中只剩下一片空白。

火车头发出尖利的笛声,如同地狱的战车般向他驶来。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忽然,他似乎在耳边听到了一个笑声,有人在他耳边轻声叫道:“向前......”

向前顿时大吃一惊,想往旁边看时,身体已经撞上了火车头,眼前顿时一片漆黑,意识也模糊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