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无悲

于连看着躺在床上的何夕发呆。

他以前在学校学了一些关于自闭症的知识,知道这些人若是没有从很小的时候加以干预治疗,等到长大后再发现已然迟了。他又想起小时村中便有一人,时常无意义的嘶吼,伴随着一些暴力自残行为,只会说简单的几句话难以沟通,每日一人孤独游荡在村中。村人都只觉得他精神有问题,但现在回想,很有可能是小时候的自闭症没有发现。

其实只要发现的及时并加以一定的干预治疗,很多自闭症后来都会有所好转,甚至能正常上学工作。

何夕坐了起来呆呆的看着窗外的白云,阳光洒在他的脸上,将他清秀的面庞照的更惹人爱怜。

在他自己的世界中也许有许许多多光怪陆离的传说,那里没有烦恼和苦闷,也没有现实的丑恶,而他自己在每个故事中都会化成勇士,救下一个个美丽的世界。于连脑中忽然冒出了这个莫名的想法,随即又自嘲一笑,他又怎么知道别人心中在想些什么呢?

门外吹进一阵冷风,于连转过头去,女人走进来对着他笑了笑,然后走到何夕床边的椅子上坐下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于连轻轻咳了一声,往床上看了看,和尚眼睛绑着绷带,面无表情。他开口问女人:“阿......阿姨,您儿子多大了?”

女人转过头:“元旦就十五了。”

“他一直是这样吗?”于连话刚说出口就觉得有些不妥,连忙补充道:“我是说他平时都这么安安静静的,为什么会突然尖叫呢?”于连他们前天晚上搬进来,到现在这个时候何夕已经尖叫两次了,一次还是在半夜。

女人摇摇头:“不知道。医生说不熟悉的环境和生人会让他有些紧张不安,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只是偶尔叫,可能是这里让他不熟悉吧。”顿了顿,她补充道:“等稍微熟悉一下就好了,至少不会那么频繁。”

“不不不,不是那个意思。”于连连连摆手,指了指床上面无表情的和尚说:“我爷爷他听不见,我平时睡觉也很晚,没关系的。我的意思是,我看他之前尖叫好像都没什么预兆,突然就叫起来,还以为是我吵到他才这样的......”

女人笑了笑说:“没关系,我还得谢谢你们不嫌他呢,而且还能分摊一半房费。”她将耳边头发往后整理了一下:“可能是他在想什么东西一下子转不过来弯吧,他虽然不会说话,但是脑子还是能想东西的,医生说他只是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不会与人交流。”

“那他既然能感觉到环境变化,说明对外界还是有一定感知的吧。”

“是吧,只是这种感知带来的不是什么好结果。”女人看着何夕头上的绷带沉默了片刻。

于连又问道:“他以前在家里吃饭上厕所能自己搞定吗?”

女人点点头:“一开始不会,后来教了很久慢慢就会了。”

于连知道她说的轻松,但这背后付出的无疑是极大的时间与精力。

“他那伤......”于连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女人沉默了片刻说:“我那天有急事出门,拜托邻居照顾他,稍微没注意他就自己拿着筷子往头上戳,等反应过来时头上已经戳了两个大洞。”

“啊?这......是不是因为那邻居他不熟悉啊。”

“也许吧。”女人轻轻叹了一口气看向和尚问道:“你爷爷还好吧?”

“老毛病了,住几天院就会好的,等眼睛能看到东西了就能出院。”

女人微微笑道:“你还挺孝顺的,没有上大学吗?”

“请假了,反正也快放寒假了嘛。”于连有些心虚。

女人点了点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她表情轻松下来:“没找女朋友吗?”

“我叫于连,没找女朋友。”

“我昨天看到你爷爷的名字姓何,怎么你姓于?”

于连暗骂自己一声道:“我跟我妈姓的。”

女人点了点头不再问,转过头顺着儿子的目光往外看去,屋外是明亮的天空。

......

转眼便到了下午,已经是四点多钟了,于连看了看表,是时候回去喂一下那只山狸了。不知道为什么,它现在每天白天便是睡觉,晚上于连回去的时候又找不见它,正松了一口气时,第二天白天再去看仍然趴在床上睡觉,也不知道一晚上去了那里,门口还有雪化掉的痕迹。

于连和那女人打了个招呼便下了楼,跑到一家超市买了一只鸡,回到酒店便看见山狸睡在床上,听到有人进来警觉地睁开眼睛,一见是于连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一跃直接跳到于连的肩上。也不知怎的,这头山狸极为喜欢于连的肩膀,平时无事就往上面跳,搞的于连总是心惊胆颤。他忙将鸡肉放在桌上,把塑料袋铺在下面,然后轻轻抓住山狸放到桌子上,他不敢提着它的后颈,生怕这会对它不敬被它咬下一口肉来。

山狸低头闻了闻那刚刚宰杀的鸡,鼻子皱了皱看向于连,于连知道它什么意思,连忙解释道:“这是最好的了,现在没人敢卖野鸡,你就将就一下吧。”山狸将尾巴摇了摇表达了自己的不满,终于还是忍不住肚饿,咬了下去。

于连见一只三四斤鸡没几下就被它吃完了,一点骨头都没有剩下,心中暗暗吃惊。这东西自己也就两三斤重,比一般的山狸体型还小了许多,吃东西倒是一点都不少,一只鸡下去它肚子都没有显得大一点。

吃完之后,它舔了舔脚上的毛,轻轻喵了一声,跳到床上又睡了下去。于连暗自腹诽,这哪是山狸,活的比猪还享受。

它倒是睡的很好,于连只得自己收拾了一下凌乱的桌面,将地上的水迹擦掉后慢慢退了出来。走下楼在一家餐馆里面点了几个菜吃完,又打包了一份,回到医院已经是五点多钟。

女人站在何夕床边,她旁边还有一个医生正在拆开何夕的绷带查看,仔细检查一番后向那女人说:“之前伤的很深,现在好了很多,但是还不能大意,尤其是他情况特殊,这几天要多加注意,千万不能让他再做这种事了。过几天再做一次清创就好了。”

女人连忙说:“好的高医生。”

高医生点点头,手在何夕面前晃了晃,少年仍然面无表情,除了眼珠跟着动了两下之外没有任何反应。他放下手低声自语:“都能够自己上厕所了,之前为什么还会失禁呢。”看向女人问道:“今天尖叫了没有?”

“今天还没有。昨天晚上叫了几分钟又停了下去,没有用镇定剂。”

高医生点点头:“镇定剂不能一直用,不然会有依赖性。尽量还是以安抚为主,让你换到单人病房也是出于这个考虑,你经济上的困难我们医院有政策能进行一些减免的。”他说话时眼睛往于连那边看了两眼。

“那个老人家听不见声音。”女人赶紧说:“他孙子也不总在这里睡......”

高医生嗯了一声,看着床上的何夕,眉头微微皱起说:“我之前说的你有考虑吗?孩子越大可能病情也会加深,万一以后有什么暴力行为也说不定,你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女人打断了他的话,声音虽低,态度却很坚决:“没事的,我养着他,把他送到那里面去,我放心不下。”

高医生缓缓叹了一口气,仍然坚持说完:“你好好考虑下吧,那是专业的医院,不是你想的精神病院,那里面也不是全是疯子,也有很多像他这样的患者。”

他话音刚落,门便被推开了,房中几人抬头看去,只见司机江刚尴尬地站在门外,手中提着一个饭盒,旁边有着些许热气冒出。高医生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低着头不说话的女人,走了出去。他与江刚擦身而过,两人都没有说话,江刚只是接触了一下他的眼神,连忙低下头去,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一般。医生没有多做停留几步走远了。

江刚举着饭盒朝女人走来,经过于连时朝他笑了笑,于连回以微笑。他走到女人面前低声问道:“医生怎么说?”

“还是老样子。”女人看了看他手中的饭盒。

江刚忙将饭盒打开,里面是许多个热气腾腾的饺子。他又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于连闻到了点点醋味。

“自己包的饺子,我手笨,包的不好看。这陈醋也是搁家带来的,你们娘俩试试。”

女人从饭盒中夹出一个饺子喂何夕吃,他嚼了几下吞入肚中。女人再夹起一个,沾了点醋自己吃了,朝江刚微微一笑,江刚看的呆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