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情

和尚微笑的看着于连背上背包,什么都没有问,抬步往前走去。

于连默默在后面跟着他。

两人走到一处餐馆前,和尚正要进去,门口的服务员连忙拦住道:“干嘛干嘛,这里面可没有剩饭给你吃。”

和尚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原来经过一天的跋涉,他那身衣服全是污秽。昨晚在吴粤家救他女儿时,身上沾染了些生肉渍,加上在那山谷里被埋在了地上,身上衣服更是污秽不堪。正要说话,那服务员又说:“你先在外面等着吧,要是有客人剩了什么东西我问下老板,看他给不给你留点。”和尚笑嘻嘻站在一边,那服务员转向于连鞠了一躬:“请进。”

于连愣了愣,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和尚穿的衣服。和尚对他点了点头,点了上一根烟。于连便也没多做解释,抬脚走了进去。

他在靠着街边的桌子边坐了下来,看着玻璃那边的和尚正抽着烟微笑。

于连将背包放在旁边的沙发上,要了几道菜,然后等了起来,脑中想着刚刚的见闻。不多时,饭菜端上桌子,于连有些吃惊,这里的饭菜和他之前学校附近相比实在是有些多,自己一个人肯定吃不完。每样都吃了一些之后,他拿出手机付了账,吩咐服务员将这些剩菜打包后走了出去。

走出门后他将剩菜递给了和尚,站在一边玩起了手机,和尚倒也不客气,往前走了几步,将饭菜放到一个垃圾桶上面,也不管路人异样的目光,自顾自吃了起来。哈尔滨的冬天是很冷的,这饭菜很快就冻住结了冰,和尚也不在意,拿起结冰的菜塞到嘴里,用体温融化后吞了下去。服务员在门口看着他,似乎在看个怪物一样。

于连拿着手机查询关于自闭症的信息,他这昨天离开时文竹给他的,里面有用他身份证绑定的微信支付宝,里面也有为数不少的钱。于连知道和尚也有手机,但不知道里面有没有钱,即使没有,也不至于活成那个样子。

刚才买衣服时,于连问和尚要不要也买一件,和尚只是摇头。

也许这就是他的风格吧,于连暗自想着。随即想起自己现在这种不明不白的处境,心中暗叹了一口气。

查了一阵,和尚已经吃完了饭,将饭盒扔进垃圾桶里,又点起一根烟抽完,朝门口看着他的服务员笑了笑,往前走去,于连放下手机跟在他的后面。

两人走到一处小巷停下,和尚才问道:“怎么样,那司机怎么回事。”

于连摇了摇头,将自己刚刚见到的事情又说了一遍,看着他说:“为什么你觉得那司机有问题?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出来。”

和尚眯着眼睛淡淡说:“你要是也能看出来的话,山狸怕的就不是我,是你了。”

于连不再纠结这个问题,皱着眉头看着他:“你就不能换件衣服吗,穿成这样去哪都不方便啊。”

和尚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裳,忽然笑了笑说:“那好吧,我们现在就去买衣服。”

......

下午六点左右,在临近医院的一处酒店,换了衣服的和尚和于连走了进去,他们已经订好了一个双人间,两人进入房间之后,于连打开背包将山狸放了出来。它被放进包里这么久却丝毫没有不耐,走在这房中看了看四周,又跳上窗户往外面看去,对下面的人群和车辆很感兴趣。

“山里来的就是这样,没见过世面。”和尚笑道。

于连觉得他这话有些奇怪,但也不知怎么反驳,只见那山狸装做没有听见,仍然看着下面的车辆,只是在和尚说话的时候脚稍微滑了一下,又很快站稳。于连觉得有些好笑,这山狸虽然诡异,但今天相处下来,于连能看出它对和尚是极为畏惧的,一句调侃都让它站立不稳,平时更是碰都不让他碰。正窃笑间,那山狸忽然转过头来冷冷的盯着他,张开嘴叫了一声,隔着半个房间起跳,稳稳落在于连的肩上。

于连差点被它吓趴下,忙找了个位置坐下,向那山狸哀求道:“我错了,您老人家赶紧下来吧。”那山狸抬起头不理会他,抬起右前脚舔了起来,于连看着它锋利的爪子在面前若隐若现,心中只祈祷着它别生气。

和尚站在窗户前看着不远处的医院沉思着。外面已经黑了下来,今天回去的飞机是肯定赶不上了,而且和尚似乎又有什么新发现。当晚,两人便在酒店休息下来。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六点多,于连从床上醒了过来。

昨晚一夜都没有睡好,那山狸就躺在他肩膀处,将头伸进身体往他身体里面挤。于连既怕吵醒它,又怕自己翻身将它压住,不敢再动,一夜下来简直犹如受罪一样,直到凌晨才睡了过去。

起床后,他去酒店拿了早餐回到房间,分给和尚吃了,又掰下一小块馒头放在山狸面前的盆里,那山狸只是闻了闻将盆踢翻,弄的到处都是。

“它不吃这东西的,它吃的是肉。”和尚看着收拾着的于连说道。

于连将那小块馒头捡起来,又把手中的包子掰开,将里面的肉放下去,那山狸闻了闻,又耸了耸鼻子似乎很是抗拒,但终究还是吃了下去。

“接下来怎么办?我们要去哪,回去的话这东西哪都不能去,飞机不能坐,高铁也不能坐的。”于连想摸摸它的毛,犹豫半天不敢下手,看着和尚问道。

“别急着回去,这里的事还没办完呢。”和尚摇摇头:“那司机身上似乎沾染了一些什么东西,只是很淡很淡,我也看不太清。”

地上的山狸喵的叫了一声,抬起爪子优雅地从和尚面前走了一圈,然后又跳上于连的肩上舔着毛。于连有些想笑,这东西完全就是小孩子心性。

“那你看着办吧,反正我也只能跟着你了。”

和尚转过头看着他:“已经明白了?”

“跟着你这么久,大概懂了一些东西,但是还有许多没有搞懂。”

和尚点点头:“领悟的还是挺快的。”他不再说话,看着楼下的车辆出神。

“又来了,去吧,跟着他,看他今天干了什么。”等了一会后,和尚看着下面说道。

昨天他们坐的那车停在了医院大门口,司机从里面下来,手中提着一个食盒,好像是早餐之类的东西。

于连正要下楼,看了看肩上的山狸。要是肩上扛着这个下去的话,将会成为人群中的焦点,根本进不去医院。他向那山狸偏了偏头,示意它能不能留在这里。山狸没有回话,也不能说话,只是抬起爪子看了看。于连知道它不敢与和尚留在同一个房间,赶紧将它放进背包中跑了出去。

和尚没有在意刚刚发生了什么,他眯着眼睛看着下面在大门前徘徊的司机,仔细看去,只能从他的头顶中看出极淡的黑气,却怎么都被风吹不掉。

......

于连跑下楼时,司机已经鼓起勇气走进了医院。于连仍然在后面跟着他,见他走进电梯到了六楼,于连也从另一部电梯上去,在昨天那个病房门前,透过玻璃看到了坐在床边的女人和站在那里的司机。他偷偷看去,那司机已经将手中饭盒拿了出来,先分出几个饼给另外两人递过去。中年男人和老年妇女接过饼客气了几句,司机又从袋子里拿出一个保温盒打开,里面是香喷喷的饺子,他将饺子递给女人,摸了摸脑袋道:“那啥,昨天晚上包饺子多整了几个,我吃不完浪费,你就给吃了吧。”

女人脸上仍然带着淡淡的笑,接过饺子看了看床上的儿子还在熟睡,走到一遍吃了起来。

司机站在那里看着她,见她吃下一个点点头对着自己说:“很好吃,谢谢了。”

司机笑了出来说:“没啥,几个饺子能有啥。”于连站在门外都能看到,那保温盒中慢慢全是饺子,起码有几十个,心中暗自发笑。

那女人吃了几个饺子后盖上保温盒,朝向司机笑了笑问道:“你今天不跑车吗?”

司机忙道:“要跑要跑,我这不是刚好路过嘛,想着正好看看你。”

女人点点头看着床上的儿子不再说话,司机望着她的样子已有些痴了,病房中一时陷入了沉默。忽然那老年妇女咳了一下说道:“小伙子你贵姓,干什么工作的?”

司机这才反应过来,满脸通红说道:“那啥,免贵姓江,单名个刚字,做的就是跑车的生意,从乡下拉些客人到这里。”

老人笑着说:“我看你一天赚的挺多的吧。”

司机江刚笑了笑:“还行吧,反正我家里就我和我家闺女,啥都不缺。”

老人看着那女人,口中问道:“咋的了?孩子他妈呢?”

“死了,死了都有十多年了,难产死的。”

“哎哟,那你一个人把孩子带大可不容易。她爷爷奶奶呢?”

“也死老多年了,就有一个姥爷,逢年过节走动一下,除此之外就没啥亲戚了。”江刚向老人回着话,眼睛却在瞟着女人。想了想又说:“倒是有个弟弟,不过他去国外服役,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