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暗夜茫茫生心魔

听着外面如潮的鸟叫声,朱迪心中冒出一种危险的感觉,她快步上前几步追上凯文,纵使周围没人,她还是将声音压的很低:“乔真在这里吗?”

“在。”凯文看了她一眼,短暂的回了一句。

“我们这是要干嘛?为什么来这里?”看着四周昏暗的树林,朱迪有些害怕,紧赶前两步问。

凯文没有回她,从之前进入包厢之后,他就收起了平时那副玩世不恭的脸。只是让她跟着自己往前,绕过几个废弃不用的帐篷后,两人面前出现了一个不知荒废了多久的小屋。

站在门口的凯文先是轻轻敲了三下门,然后再紧敲两下,立在一边等待。不一会儿,那门里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一阵令人牙酸的开门声响了起来。朱迪看到乔戴着手套,开门后朝他们后面观察一阵,这才闪身将两人让进门内。

这里面是一个不大的小屋,没有一丝亮光,只能透过月光看到屋中有一个小桌。昏暗中,朱迪没有看清上面有什么东西。

乔还是穿着早上穿的那件工装,带着两人走到一扇用木头封起来的窗户前,他的脸在月光下显得阴郁难平。

“那个原始人怎么说?”乔的声音嘶哑,好像在刻意改变声线。

“他让我们去非洲,自己和那个矮人老头道歉。”凯文把自己和白泽等人会面的过程讲了一遍,忽然阴恻恻的道:“如果奥利弗在的话,他一定会赞成这个方案的。”

这个名字使朱迪打了个激灵,她挥了挥手,似乎想要赶走那个让她难忘的夜晚,放低声音道:“那现在到底怎么办?真的要去非洲吗?”

“你以为还是以前吗?你怎么了?怎么变的比奥利弗还要天真?我们的纪录片大火之后,那群原始人也得到了很多好处,很多不同国家的媒体都去采访了他们。要是我们说杀了他孙女,他原不原谅还是其次,但肯定会被其他媒体知道。”说到这里,凯文哼了一声:“你们难道不清楚媒体是什么东西?是见了腐肉的苍蝇,是见了血的吸血鬼。如果他们在得到消息后不报道出来,那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

“那怎么办?如果不去的话,他们现在就要告诉其他人了。”朱迪自然知道不能去非洲,但心存侥幸,此刻被凯文打击下,有些六神无主。

“只有一个办法。”凯文扫视了两人一眼,没有再说话。

月光透过封的不是很彻底的窗户照进屋内,斑驳的点在三人脸上。此时,屋外鸟叫早已停下,四周安静的就像墓地一样,三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内心同归一处。

“只有一个办法了。”说话的是乔,这次他没有特意改变声线,他的声音虚无缥缈,像是从地狱中传上来一样。

一只飞鸟落在了窗台上,它的影子从缝隙中照进。这是一只很漂亮的飞鸟,它正用心梳理着自己靓丽的羽毛,对屋中的三人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梳理完羽毛后,它并没有急着飞走,而是站在窗台边,看着树林中月光找不到的黑暗。

“只有一个办法了。”这次说话的是朱迪。

她的语气轻柔,与乔不用,她的声音真切自然,即使在这种环境中,仍让人想起美好的未来。

黑暗的树林让那只飞鸟感到不安,它在窗台跳了跳,还是决定离开这里。展开翅膀,对着黑暗叫了一声,惊扰了平静的黑暗。它还要再叫一声时,一种奇怪的氛围使它闭上了嘴,让那声清脆的鸣叫变成恐惧的呜咽。

它不再停留,展翅飞向天空。

“除了你们,还有人知道他们来了这里吗?”乔看向凯文。

“租车公司的人会查记录,但这一带靠近核电厂,信号全被屏蔽了。”凯文望着斑驳月光的眼睛转了过来,盯着两人道:“我在开车来的路上已经注意到,从公路下到沙地的一段路,很不好开,我们只要把车开到路边就行了。”

他没有说在这之前他们应该干什么,这时也不用再说了。

“让你准备的东西在哪?”凯文面向乔。

乔沉默着走到小桌子前,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小袋白色的粉末:“卖给奥利弗时剩下的。”他简单的说了一句,朱迪只觉得身上有些发冷。

“唯一的问题是,该怎么让他们用这个。”凯文将脸隐藏在黑暗里,他的声音像是虚空中传过来一样。

“我有办法。”乔拿出了一个小小的东西,放在另外两人面前。

“这是什么?”

“瓶盖。”乔说了一个单词,看着两人的脸:“这种瓶盖点燃后能产生一种微量的化学烟雾,这时,只要把这个东西。”他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红色的纸包:“和烟雾一起散发在相对密布的空间中的话,会产生一种特殊的香气。可以帮助人快速入眠,我以前做义工时,从一个瘾君子那学的,他想用睡眠对抗毒瘾,但医生不敢卖给他失眠药。”

“那烧瓶盖的人也会受影响。”凯文皱着眉说。

“我做过实验,只要有意识的屏住呼吸,可以延缓睡意。”

“这种东西发挥作用要多久?”

“点燃后,一分钟就可以让人睡过去。”

“在车中点火,肯定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乔没有说话,他拿出一个无声火机,放在瓶盖下面,三秒钟后,那瓶盖被点燃,但发出的火光很微弱。

“这是用新材料做的,回收公司处理它们时,只是把瓶盖扭下来,然后集中在一起焚烧。它们发出的火光,被回收公司的人叫做鬼火。几万个瓶盖一起,也只要三分钟就可以烧完。”

“所以我们得看准时机是吗?”凯文看着他的脸说。

乔没有说话,他点点头,将阴鸷的目光移开,看着外面盘旋的鸟儿。

“OK,该出去了,别让我们的客人等太久。”商量好细节之后,凯文看了看时间,他们已经进来快十分钟了。

“客人......”朱迪喃喃道,跟着两人的脚步一路往前走去。看着前面凯文的背影,她想起了刚刚乔说的事,低声朝在一边默默走路的乔问道:“那个人怎么了?”

“谁?”乔明显愣了一下。

“你做义工时的那个瘾君子。”

“哦,他死了。”乔冷漠的说,走了两步后又加上了一句:“毒瘾发作时,把牙刷从耳朵里插了进去。这个方法他只告诉了我一个人。”

朱迪打了个寒颤,只觉得全身泛起一阵寒意。低头一言不发地往前走去,不多时,三人从帐篷中绕出,朱迪看到那四人或坐或站在相距不远处。那年轻亚洲男子肩膀上站着那只小猫,正睁着一对深邃的眼睛看着他们,从它的眼睛里,朱迪像是看到了漫天星辰。

这时,一只飞鸟从天边掠过,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朱迪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天空,真正的漫天星辰和一轮明月照耀着这片大地......

......

“你看,就连今天的月亮都比平时更圆一些。”说话的是爱丽莎,她的眼睛很蓝,也很美,而更美的是她的身体。

这是一具美好的胴体,就这样赤裸的站在落地窗前,披着月光,将整个身子都靠在格里高利身上。

“你好像有心事?”爱丽丝摸了摸格里高利的脸说。

格里高利转过了身子,看着她的脸,轻轻捏了捏她的下巴,尝了一下她那湿润的唇后,笑着说:“有什么心事比这种事更紧急的呢?”

“这种事时常会遇到的。在我记忆里就有三次,而且相对于欧洲那边,他们的行为还算温柔。”爱丽丝眼光变得多情起来,她慢慢为格里高利脱去外衣:“我知道一句东方谚语,翻译过来就是,在这种晚上,就算是很短的时间都值得好好体验。”

格里高利哈哈大笑两声,他轻轻将爱丽丝放倒在床上,手轻柔地抚摸过她的全身。

格里高利看着熟睡的爱丽丝,走到窗边,看着盘旋在外不断鸣叫的鸟儿,叹了一口气。他为爱丽丝盖上了被子,打开门,慢慢走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