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自觉诚恳再生狼心

“放弃......”

朱迪看了看躺在沙发上的巴布巴普,无声地走出了门。站在咖啡厅中间,看着台前电视上报道的新闻,看着那些记者站在镜头前侃侃而谈的样子,她轻声叹了一口气。

要是现在自己跑了,出国去逃避一阵,里面那些人肯定找不到自己,可是他们一旦把自己在非洲的事情说出去,那就万事皆休了。想来想去,还是无法放弃得来不易的名声,走到柜台前,先是要了一杯白兰地,在柜台一口饮尽。待等到头脑微微发热,这才问那服务员借了个店内的电话,拨打了凯文的电话。

她特意选了语音模式,没有让凯文看到她的脸,等对面电话接通,她听到那边声音甚是噪杂,到处是人的声音。凯文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你好?哪位?”

听着那让人讨厌的玩世不恭的声音,她反而觉得心中平静了许多。之前在非洲时,她已经知道,凯文在真正遇到事情时,会变得和平常不一样,那是一种给人信任的感觉。

“是我。”她说。

“哦,我们未来的大主编。”即使没看到他的样子,朱迪仍然能想象到他那令人讨厌的笑容:“刚刚在电视上看到你被人推倒了,我们的台长已经通知警察找你了,看来你没事。”

那边噪杂的声音依旧,不停有人高喊着什么,朱迪只听清几个单词,好像是“警察”和“爆点”什么的。

他周围有很多人。朱迪想了想,今天这个可是大新闻,凯文和乔自然也是在电视台的。

“我没事,但你别告诉别人。”

“好。”凯文没有问为什么,他从朱迪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些紧张和不自然。

“找个没人的地方。”

“你可真难为我了,大主编,现在就算是厕所,也至少有一个军的人在。”凯文以他惯有的夸张习惯性的反驳了一句。但朱迪还是听到了他的脚步声,不多时,噪杂的声音已经小了很多:“这里没多少人。”

朱迪压低声音道:“那个黑人找到我了,那个跳下河的黑人。”她怕凯文不明白她的意思,又在后面小声加了一句:“在雨林里的那个黑人。”

她听到那边良久没有说话,还以为是被凯文挂了,看了一眼电话还在接通才紧贴在耳边。现在的电话在隐私方面做的已经极好了,两人通话之前会被生物识别,然后自行将其信息导入其中,因此朱迪即使换了个电话还是能记得凯文的号码。

只是她现在用的是店里的电话,加上心情忐忑,因此不由自主地做了这个动作。

电话那边的凯文沉默了一会儿后,发出了一阵轻笑:“这样吗......”

“他知道我们三个人都在电视台,所以我们逃不了,除非你愿意放弃之前得到的一切。”

“就他一个人吗?”

听着那边凯文的声音如常,朱迪莫名有些放心:“还有三个人,都是亚洲人,两个男的,一个女的。那个原始人听不懂我说的话,我也听不懂他的话,里面一个亚洲人当我们的翻译。”

“你们现在在哪?”

“在一个咖啡厅的包厢里,那个原始人晕倒了,亚洲人说要我们三个人才能取得他的原谅。”因为巨大的震动,她有些口齿不清,表达的也不十分清楚,幸好凯文理解她的话。

“他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只剩三个人?”

“我不知道,我只说过布朗是向导,不在这里。从来没有提过奥利弗。”

那边又沉默了许久,朱迪隐约听到他在喃喃自语些什么,但很难听清。

等了一会儿后,凯文问清楚咖啡厅的位置,就挂断了电话。

等收拾好心情,朱迪回到了包厢,推开门一看,巴布巴普已经醒了过来,木然的坐在沙发上,听到有人开门也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其他三个人各自坐在位置上,那较年轻的一男一女正低声说着什么,另一个翻译的年轻男子见朱迪进来后,微笑着请她入座。

坐在座位上,看看了对面木然的巴布巴普,朱迪自觉无话可说,端起杯子喝起面前已经凉了的咖啡。

在包厢中等了许久,众人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包厢门被推开,一个中年白人走了进来。他头发一丝不苟,面目严肃,一进来没有注意周围,只看着巴布巴普,眼神变了变,然后快步走到他面前,径直跪了下去。

巴布巴普也听到了那阵脚步和开门声,还没有从自怨自艾的心态中出来,就听得面前一个身影一晃跪在了自己面前。他仔细看了看面前这人,听着他说了些什么话,忽然想起,他不就是当初在雨林中追自己的那群人之一吗?

“我向你道歉,即使这不能洗脱我的罪孽。我愿意向上帝忏悔,也愿意为自己的过错付出代价。”巴布巴普耳边传来白泽的声音,他明白,这是面前这人的话。

巴布巴普站了起来,眼前又浮现出吉塔那张脸,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时,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一时怔在原地,任凭那人不停的说些什么。

朱迪也没有料到,平时看上去最满不在乎的凯文竟然一进来就跪下道歉,还一脸诚恳的说些忏悔的话。

据她所知,凯文虽然和大多数人一样信教,却几乎没有去过教堂,根本谈不上多虔诚。咬了咬牙,朱迪也跟着他跪了下去,面前这人之前毕竟是原始人,也不懂他们平时的性格,再加上开枪杀那个矮人的不是自己,这么赔罪可能真的有用。她偷眼看了一眼凯文,见他面目悲戚,似乎真的是在忏悔,不由在心里与自己最喜欢的演员做对比。

巴布巴普眼看着这两人跪在自己面前,耳听着白泽翻译的两人忏悔之词,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脑中又一直想起吉塔和部族中人的样子来。

算起年纪,巴布巴普不过在二十五六岁左右,之前骤逢大变,自己前半生生活平淡,来到文明世界只是短短几个月,哪能明白两人心中所想。一时间头晕脑胀,终于想起一件事来,重新坐了下去,沉声问道:“之前那个杀了吉塔的人呢?他为什么没有来?”

凯文听到那个亚洲人的翻译后,站起了身子,看着面前即使坐着也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巴布巴普,心中暗道有用,看来不用启动后手了,连忙装作悲痛般回道:“乔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不想再看到你,希望我能代他表达深深的歉意。”

于连在一旁听了文竹的翻译后,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听巴布巴普之前所说,明明那个亚裔乔才是误杀吉塔的人,而现在,他反而不出现,让另外两个人道歉。仔细观察了一下凯文,发现他面露悲戚,眼神中却闪过一丝侥幸,瞄到有人注意自己,又很快低下头去。

看来这两人不是诚心道歉。于连看向文竹,见她微微颔首,知道她所想的和自己差不多。就是不知道那个乔到底去了哪里。

巴布巴普听罢白泽的翻译,顿时怒不可遏,大吼道:“他杀了吉塔,连见我都不敢吗?难道他在面对大地母神时不会羞愧吗?不怕大地母神惩罚他吗?”

凯文暗叹了一口气,他对大地母神之类的词不觉奇怪,大概是原始人的神明崇拜罢了。他所叹者,只是感叹此事还是不得善了,犹豫了片刻,面向白泽,诚恳的说:“你好,麻烦你帮我翻译一下。在我来之前,乔让我询问这位......呃......这位黑人先生,怎么才能原谅乔的行为。”

白泽向巴布巴普翻译后,众人都看到巴布巴普明显犹豫了片刻,似乎在想些什么,良久才说了几句话:“你们自己去雨林,向奥塔本加和他的族人道歉。”

凯文眼中光芒闪烁,点了点头说:“那就只能这样了。”说罢抬起头来,看向屋中众人说:“我知道乔在哪里,希望你们能和我一起去,把这个要求告诉他。然后我们再一起和你们去雨林里找到那个......本加老人。”

巴布巴普木然地点了点头,他在与白泽等人的相处中,知道了点头的含义。现在心中除了对自己的怨恨外,还有对吉塔的愧疚,虽然他知道吉塔不知道大地母神,但神明仁慈,一定会在自己跳过舞之后,使她的灵魂得到安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