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难

那司机走进去之后,和尚便将头转向一旁的住院楼。于连顺着他的眼睛看去,只见六楼一个玻璃前摆着一朵塑料做的假玫瑰,窗帘将另外半边都遮盖住了看不清楚。

和尚沉吟了片刻,笑吟吟的看着于连说:“你得进去看看了。”

于连有些奇怪,问道:“什么意思?那个司机可能只是去医院看人而已,我跟着去干嘛,而且我背上还背着它呢。”他略微将背包抬了抬,里面的山狸在里面不满的叫了一声。

“我帮你看着,你去看看他去找谁,赶紧去。”说着将于连的背包拿了下来,里面的山狸瞬间紧张起来,在包中乱窜。和尚把背包放在一旁的雪地上,那山狸才安稳了一些,看了看两人,蜷缩着腿趴了下去。

于连不得已,上前紧走几步,走到住院大厅中,看见那司机正要上电梯,忙低下头跟着一个护士走了进去。司机心不在焉,也没有在意他,嘴动个不停,也不知是冷的还是怎么的,手中紧紧攥住那个礼盒。

电梯到了六楼后还有一半人,司机深吸了一口气走出电梯,于连跟在后面也走了出去。只见那司机走到一间病房前踌躇良久,终于鼓起勇气走了进去。于连忙走到病房前透过玻璃张望,里面有三张病床,司机就在最里面那张病床前面站着。

那床上面躺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手上挂着点滴,头上缠着绷带,面容清秀,脸上带着不健康的苍白,痴痴的看着面前的人。床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三十多岁左右的妇女,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于连只能看到她的侧面,只觉得她脸上有些疲态。于连竖起耳朵,里面两人虽然只是轻声说话,但他也听得很是清楚,只听得那司机轻声说道:“他怎么样,好些了吗?”

椅子上那女人声音中透着疲惫:“没啥大问题,就是医生说还没怎么清醒。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再看看。”

司机将礼盒放在地上:“那啥,你要是有啥不方便的尽管说,孩子住院费还差不差。”

女人摇了摇头:“没事,我把家里车卖了,不差了。”

司机忙说:“你看你,缺钱给我说呗,把车卖了干啥。”

女人笑了笑:“他这病不是一下子治得好的,你能帮多少?”她看向病床上的少年,眼中全是宠溺:“那车反正以后也用不着了,卖了也不差。而且......”

她话还没有说完,床上的少年突然坐起身来大叫,声音时而嘶哑时而尖利,让于连想起昨晚黄鼠狼的叫声。那女人连忙起身安抚,少年却完全没有理会他,仍在大叫不停,病房里另外两张病床的人似乎有了经验,按响了床头的呼叫器。

于连赶紧让在一边假装是刚刚路过,一个护士进门先将床头的呼叫器按掉,然后走到那少年身边安抚了一下,见不起作用,拿出一个注射器就要往他肩上打进去。那少年口中“啊”个不停,两只手忽然转了起来,不让护士找到固定的地方,脚也踢开床上的被子要跑下来。

那女人忙将他的脚按住,向那司机说:“快把他的手按住,让护士把镇定剂打进去。”

司机本来被少年突然的吼叫吓了一跳,见他在手舞足蹈,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听到女人的话后忙上前将少年的手压下来。他力气很大,少年的手被禁锢住动弹不得,只是嘴中仍然大叫不停,于连只觉得这叫声直透人心,听的多了不由有些烦闷,其他病房也纷纷打开门朝这边张望,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护士将镇定剂打进去之后,那少年仍然无意义的尖叫不停,直到药效发作,他才躺了回去闭上眼睛。护士又嘱咐了几句退了出去,于连忙拿出手机假装接电话,等那护士回到前台,其他病房的人关上门后,才放下手机仔细再听。

病房中沉默了好一会儿,那女人才开口说:“对不起,对不起了,我......我今天就让他们给我换个病房......”

躺在中间床上的老年妇女叹了口气:“这孩子是咋的了,每天总要叫一两次。”

女人轻轻抓着少年的手说:“自闭症,从小就没有说过话,就只会叫。”

最外边床的是个中年男人,他的脚上打着石膏:“那这么多年了都没治好吗?”

女人摇了摇头:“这病没得治,只能让他稍微好点。”她低下头去,慢慢说:“从小到大,一声妈都没听他叫过。”

于连透过窗户看去,只见她看着床上的少年,眼中全是疼爱。

“那他那头是咋的了?”老年妇女问道。

“前两天他自己拿筷子戳的。”

病房中的几人又陷入了沉默,只听得窗外的风呼呼刮过玻璃的声音。

司机看了看床上的少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从地上拿起来那礼盒,从里面拿出一个精美的发夹和一个变形金刚的玩具,吞吞吐吐说道:“这......这玩具是给孩子的,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买了个这个。”他右手拿起发夹,面色突然发红:“这......这玩意儿是买玩具的时候送......送的,我家里也没人用,不知道你喜......喜不喜欢......”他声音越来越小,一条大汉此时反而显得极为拘束,话都说不完了。

那女人伸手接过发夹,慢慢别在头上,于连这时才看清她的脸,虽然有些疲态,也没有化妆,但长相也是很美的,虽不至于给人惊艳的感觉,细看也是让人心生荡漾。于连心中暗自揣测,恐怕这司机喜欢上了这女人,那发夹样式精美,绝不是地摊货,看来也是用心了的。于连看着他的样子不免腹诽,这年代很少有人别发夹了,更何况那女人的年龄已有些不适合,他送的礼物实在有些不伦不类。

但那女人还是将头发捆了起来用发夹别住。司机看着她的样子,看的呆了,半响没有说话。女人终于笑了笑问道:“你还不去跑车吗?”

司机如梦初醒:“啊对!我还要去跑......跑车,那啥,我说,你真要用钱给我说声,什么事都比不过孩子的事,那我就先走了啊。”

女人将司机送到门口,于连忙跑到一边低着头假装玩手机。司机在门口说道:“你赶紧回去,外面冷的很,我糙爷们扛冻,就到这里吧。”

女人还想再说什么,司机早已转过身紧走几步,要转过拐角时冲女人笑了笑。于连偷眼看去,只见女人也对着他微笑,走廊的风轻轻吹起她的头发,于连鼻中闻到了一股似有似无的清香。那司机似乎也看痴了,呆了片刻忙笑了一下,按下电梯走了进去。

于连看着女人走进病房,心中有些纠结,现在要跟着司机,他肯定能认出自己来,想着下面有和尚在,便也不急,索性站在原地再去看里面的情况。

病房中又沉默了许久,老年妇女才出声道:“大妹子,你这命也够难的。刚刚那人是谁啊,我看他好像有点意思。”

中年男人附和道:“对,小伙子高高大大,看着挺不错的。”

女人笑了笑:“上次接孩子认识的司机,人是挺不错的。”

老年妇女继续说:“那孩子爸爸呢?咋这么久都不见人来?”

女人沉默了片刻说:“从医生诊断出他是自闭症后就离婚了,这些年从没有见过。”

老年妇女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中年男人摇摇头说:“有的人就不配当爹,那刚才那小伙子看起来对你有些意思,不试着处处?”

老年妇女也附和道:“是啊,我看小伙子挺不错的,这女人嘛,家里总得要有个男人,不然老多事都干不好。你看你还挺年轻,不到四十吧?努努力再生一个试试嘛,现在医学发达了,你看旁边这位,腿摔断了都能接起来,还有啥是办不到的。”她说话不是“你看”便是“我看”,说快了几乎让人弄混。

女人笑了笑,出神的看着面前的变形金刚没有说话。

老年妇女劝到:“你看你才这么大,以后日子长的呢,我看这孩子继续养着,自己再生一个养老嘛。这,国家不是都鼓励生孩子了?”

女人敷衍地点了点头,也不知是赞同她说的话还是在回答她的问题。她的眼睛离开变形金刚看向床上的少年,眼中浮现出一丝微光。

于连看在眼中,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