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逢狂欢四人终相聚

可控核聚变技术的实现一直被人类世界视为全新时代的开始,但对于一些边缘国家而言,又似乎不止如此。

事实上,自从上世界四十年代核物理出现以来,对可控核聚变的研究就一直没有停过。这其中有两个难点,一是核裂变过程中极不稳定的强烈能量和超高温度,使得一切具体观察都无从谈起。二是对等离子体偏微分方程式的准确求解。

当然,也有人认为,这是一个问题。

在二十年前,一个疯狂的美国科学家,在借助当时最先进的技术,观察了在核裂变下的原子核能量剧烈变化过程之后,突发奇想的用金元素稳定。而更疯狂的是,那次核裂变过程竟然真的略微稳定了几微秒。

而就是这几微秒的时间,让可控核聚变的研究才真正被全世界所重视。在那之前,因为巨量的资金和难啃的技术,各个国家只能进行小范围的不断实验。当时的人们以为,新的时代很快就来了。

可是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在各种严防死守下,仍然有人冲进研究所,炸死了一小批科学家。后来的调查中发现,肇事者在西伯利亚的风雪中独自蹲守了整整两个月,才找到机会进入研究所,引爆了炸弹,谁也不知道这种精神的源头是什么。

但这种反抗非但没有获得人们的赞同,反而引起了以上国家的人民对其他国家的极度反感。政府迫于压力,对其他国家进行了一定的经济限制。这只让上述国家损失了很少一部分经济,却让其他国家元气大伤,政变和内战不断爆发。

消息传过来时,又引得人民的同情,进而造成了对研究本身的怀疑。

在陆陆续续的抗议声中,研究一直顽强的继续着。经过十四年的艰苦奋斗,投入了无数的经济和技术,付出了三百多名来自各国的研究员的生命之后,可控核聚变终于实现了。

但这一切在技术真正实现的那一刻,都是值得的。从今往后,人类有了比肩于神明的力量。

这种力量的巨大,让所有国家都不得不以最大的谨慎对待。

除了世界上第一所可控核聚变核电站建立在它的出生地,西伯利亚的无人荒原中外,其他的都建立于大海中,即使限于成本不得已离岸边不远,也不能超过五十千米。而“聚变”国对于核聚变技术的应用,也是极为谨慎的。

在实现技术后的三年内,都只是用于大型工程,对民用技术没有多大影响。而且成员国制订了最严格的契约,任何国家都不能将其应用于武器上面,否则会遭到其他国家的围攻。

因为各种严格的限制,南半球的国家深感自己将落后于时代发展,因此想出一个绝地求生般的办法。

他们向聚变成员国建议,将应用可控核聚变技术的核电站建立在自己的国家大城市边上,并以此为条件,申请加入联合国主导的“新时代”计划——这是成为聚变成员国的先决条件之一。之后,在经过三年的不断谈判和让步之后,今天夜里,终于有第一个国家,加入了“新时代”计划。

文竹对于连说的话并不十分准确,这个晚上,这个国家加入了“新时代”计划,有了成为可控核聚变发展国家之一的机会。虽然按照国际惯例,他成为成员国几乎已成定局,但世界变幻,难免会有变局,就如此刻疯狂的人群边缘,那些拿着横幅,同样声嘶力竭表达抗议的反对者一样。

于连灵敏的听觉在此刻反而成为了累赘,周围欢呼的人群使得他头昏脑胀,只得奋力摇头保持清醒。他身边不停有挥舞着国旗和联合国旗的人狂啸着冲进人群,被人群所挡,不得不退回来,呼啸着从另一个地方钻进去。

于连恨不得捂起耳朵,又想和狂欢的人群一样乱叫,这是人看到群体狂欢的自然反应。

一想到这种情况下一旦走散,再要遇上恐怕只能找警察了。再想到文竹刚刚在车上的低语和她的状况,他尽力压抑住这种心情,抓紧了牵着自己手的文竹,朝着另一边的格里高利大声问道:“白泽他们在哪?这里这么多人,我们怎么找他们?”

要不是于连一直拉着格里高利的手,他现在已经不知道去到什么地方狂欢去了,从刚才开始,他就一直大呼小叫不止,还不知从什么地方拿过来一瓶啤酒,整瓶挥洒向人群。此时听了于连的话,他转过头来,虽然之前看着很兴奋,但他的脸色还是比较平静的,至少没有像大多数路人一样,整张脸红的让于连想起关公:“为什么要去找他们,现在是派对时间!”

于连心想这家伙不知道活了多久,怎么还这样,一点高人的姿态都没有。还想再说些什么时,格里高利已经自己挣脱了他的手,从口袋中掏出一面不知道哪里的国旗,挥舞着向前走去,于连听到他的声音说:“他们待会就会出现的,你注意看四周采访的记者。还有,你们两个要开心点,这是一个狂欢的夜晚。”

格里高利说完这句话,就钻进了人群,随手拉过一个女生问了一句什么,两个人便抱着脸亲了起来,看的于连目瞪口呆。但他还是听清楚了格里高利的话,往周围的街边看去。

果然,在人群的周围,狂欢的边缘,许多不同的媒体正架着长枪短炮对准人群,不停的拍照。各种肤色的主持人拿着话筒站在镜头前面,向镜头不断着说些什么。于连在其中看到了国内的媒体,那四个熟悉的英文字和图标让他有了些许的亲切感,也让他稍微冷静了下来。

牵着文竹的手,穿过拥挤的人群,缓缓向边缘移动。不时冲来几个人,对着他哇哇大叫几句意义不明的话后不知所踪,在狂欢的人群中,保持冷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于连有几次都要不顾一切的脱下衣服,朝天大叫了。但手上那熟悉的感觉让他想起,此刻不止有他一个人。

好不容易终于走到了人群边缘,那抗议的队伍在庞大人群中显得很少,加上不时有人脱离队伍加入狂欢,又总有人拉过抗议队伍里的人加入人群。抗议的队伍很很快就只剩几个头领还在接受媒体的采访。

于连随意扫视向那群接受采访的人,忽然眼神一凝,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相貌出众的女子,此时她正站在镜头前侃侃而谈,她说完几句话后,将话筒递给一旁等候多时的抗议领导,那个粗壮的汉子抢过话筒,对着镜头激动的说了几句话。虽然隔着不短的距离,于连还是听到了几句,危险,卖国什么的。

周围人在不断起哄,他们说些什么于连再也没有听进去,也听不懂。于连看到那个主持人后,立刻掉转目光,垫高脚尖,在四周搜寻起来。

文竹捏了捏他的手,示意他看向一个地方。

于连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在一颗远离人群的大树边上,他看到了白泽的身影。也许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白泽朝两人看了过来,隔着人群向他们微笑着点了点头。

于连挥手致意,顺着他身边看去,在阴暗的大树边上,一个身材极其高大,与整个黑暗几乎连为一体的人影沉默的站在边上。

即使隔了这么远的距离,于连还是能看清巴布巴普眼神所代表的东西,那是仇恨的目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