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忆往事文竹意难平

“在没遇到你之前,我是一个学生。”在经过海港大桥之后,文竹的声音在车厢中响了起来,她听起来有些虚弱,但仍然坚强而冷静:“一个非常普通的学生。”

“我出生在一个优渥的家庭里。我的父亲是大学校长,母亲是企业高管,我从小就接受各种教育,生活无忧无虑。”听了她的话,于连短暂的懵了一下,很快明白这是文竹在向他解释她在遇到常夕之前的遭遇,这也是于连一直比较好奇的地方,他不知道文竹是不是当初和自己一样,也是因意外被人所救而进入了常夕的视野中。可是现在她的状态并不是很好,于连想要安慰一下她,转念一想,她心志坚定,自己的安慰恐怕是没用的。想要握住她的手,却又觉得这样有些轻浮,只得默默坐在一旁听着。

“在这种环境中,我一直成长到十七八岁。那时,世界在我面前都是美好的,我常常怀着幻想憧憬着未来的更加美好的生活,也和许多那个年纪的学生一样,幻想一个白马王子来到我面前。”文竹一句句的说话,她靠着玻璃,眼睛看着星空,声音如梦似幻。

“这样的生活似乎会一直进行下去,只要不是因为她的话。”文竹停顿了一下,眼神变的虚幻起来,在回忆中沉默了一阵后,她继续说:“她是我的姐姐。和我不同的是,她的性格沉默而冷冽,时常让人搞不懂她在想些什么。她从小便显得十分叛逆,成年后,行事更加肆意妄为。她会带上头套去偷小超市的现金,即使那里面的钱不够她一天的零花。她也会在无人的超市肆意破坏,然后骑上摩托狂奔在午夜的马路上,任凭巨大的轰鸣声吵的人人不安。”

“可这样仍然没让她觉得满足。她疯狂的寻求刺激,做各种危险而极端的行为,与各种各样的人打架。她不知道的是,她所做的一切,我们家人全都知道,不停的为她的行为买单,去恳求别人放过她。”文竹停顿了一下,眼神变的虚幻起来,在回忆中沉默了一阵后,她开始了这个故事的后半部分:“有一天夜里,她一个人来到郊外的野地,想要烧了这一片的厕所时,碰到了一个人。那是一个流浪汉,他看着她点火,看着她破坏摄像头,看着她控制不了火势,使得整片草地都燃了起来。他却什么都没有干,只是在消防车来之前,带着她逃到了一个桥洞中。”

“在那里,他送给我姐姐一个发簪,然后在她面前跳下河,淹死在了寒冷的河水中。”文竹打开车窗,将头伸了出去,感受着南半球的冷风:“她疯狂的大叫,但没有一个人听到。在声嘶力歇之后,她倒在了桥洞中,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她变成了拯救世界的英雄,在一次次的崩溃中救起了无数的人。醒来之后,她就回了家。”

“之后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她在它的蛊惑下。”说到这里,文竹又顿了一下,摇头轻声道:“也许不是蛊惑。总之,她用它给她的能力,在别人的梦中制造幻境,时而恐吓他们,时而拯救他们。现实中,他们对她也越来越畏惧,她很沉醉于这个感觉。然后,一天夜里,在梦境中,她拯救了被丧尸攻陷的城市,杀了几个变异的丧尸。当她醒来时,我的父母死在了她的手上,那时她的脸上尽是我父母的鲜血。”

于连暗叹了一口气,他看到坐在前排的格里高利一直看着窗外,不知是在听文竹说话,还是在欣赏景色。

“那天我正睡在自己的房中,做了一个梦,梦中姐姐保护着我与各种恶魔做斗争,最后杀掉恶魔。然后,我被一阵敲门声惊醒,迷迷糊糊下床打开门,看到了满身鲜血,目光呆滞的姐姐。”文竹从窗外缩回了头,她理了理被风吹乱地头发,面目平静,只有在她身边的于连注意到,她的手在微微发抖:“我的姐姐抱住我,什么都没有说。她领着我走出房间,在客厅里,父母已经冷却下去的尸体摆在了正中间。我那时已经吓傻了,说不出话来。我姐姐抱着我,将前因后果都告诉了我,然后在我面前,她举起沾满鲜血的刀,狠狠插进了自己的心脏。”

“与父母对她的严厉相比,她和我的关系一直很好。她清楚自己的问题,从不带我去参加她的各种活动,也会认真听我说我内心的秘密。我那时在梦中做了无数个美梦,那都是她为我量身定制的。”

“在她倒下之后,她头上的发簪浮上半空,旋转几圈后破碎,黑雾在屋中蔓延,很快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家里三口人的尸体冷冰冰躺在地上。我报警之后,翻出了家里剩下的钱放在桌上,用做处理后事的资金。之后,我离开了家,来到姐姐告诉我的那个桥洞中,从桥上跳了下去。”

文竹看向于连:“我又一次醒来,一个女人站在我面前。我的脸也不是之前的脸了,这恐怕你也经历过。然后,我离开家,跟着那个人来到那个地方,换了个身份,重新上大学,学着做一个巡查者。”

“当时使我昏迷,蛊惑我姐的黑雾,就是我们今天遇到的那个黑雾,他们的气息一模一样,我绝不会认错。”

于连长久的沉默着,不知道说些什么,车厢里陷入了沉默中,只能听到两边车辆的声音。但这沉默很快就被打破,格里高利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们到了。”

这时,车子正驶在一处繁华的大街上,两旁璀璨的灯光将整条大街点缀的犹如白昼。人群蜂拥往前,宽阔的大街被挤的水泄不通,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兴奋的申请。这辆车只能停下,格里高利对那司机说了几句话之后,向两人说:“我们下车吧,莫索会自己去停好车的。”

于连向那司机道了声谢,那司机冷漠的点点头。当文竹下车时,他的表情也有些变化,好像是在悲伤,也好像是同情,只是一瞬,他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看着几人下车后,关上车门,一寸寸向前挪动。

三人下车之后,不由自主地被人群挤向前,他们只能手牵着手以免走丢。于连站在中间,牵着两边的手,大声问格里高利:“这里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多人?”

格里高利摇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于连紧紧牵着两人的手,被人群挤的往前走,连看一下时间的空隙都挤不出来。忽然脚下一痛,一个七八岁的小孩从他脚下穿过,灵活的在人群中乱串,兴奋的不停喊叫,后面则是一个女人的呼喊声。

忽然,街上的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人们抬头看向面前的大楼。

大楼的超大屏幕上,一个倒计时在不断跳动,从59秒开始,就有人跟着念。到倒计时十秒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在跟着念,就连于连这样完全不知情的人也受气氛所感染,一起跟着人们倒计时起来:“5、4、3、2、1。”

灿烂的礼花从远处升起,那屏幕倏然变化,一个穿着西装的人出现在屏幕上。他是一个发际线很高的中年男子,正面向屏幕说着什么。于连认得他是该国的总理,在电视上见过他,但于连听不太懂英语,加上他因为激动而说的很快,于连只能听懂几个不连贯的单词,像是联合国,接纳,可控核聚变之类什么的。

这些都是平时新闻中经常出现的名字,因此于连能听懂。

那中年男子一句话说完,人群便跟着欢呼一阵。后来,他越说越激动,开始渐渐手舞足蹈起来,人们的情绪被他带动,也更加激动。

在屏幕上的人说完最后一句话后,整个大街上的人几乎疯狂,于连看到有人甚至兴奋的将带来的啤酒倒在自己的头上,然后乱洒向四周,还有人当街脱下了衣服,疯狂的抱着灯柱扭动着身躯,只是那身肥肉实在有些不敢恭维。

“到底怎么了?”于连看向文竹。

“这个国家被联合国接纳成为可控核聚变发展国家之一了。”文竹说:“这两边的灯光,都是可控核聚变发出的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