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进学校三人寻邪异

看着那黑气慢慢升腾,格里高利眼睛慢慢眯了起来。

接着,黑气弥漫了整个房子,彭兴的脸在这黑气中不断变化,时而变得狂喜,手舞足蹈;时而变得悲戚,泪流满面,无法自拔。

到了后来,黑气犹如实质的墨水,将整个画面盖住,那水晶球也像是被什么东西染黑了一样,再也看不清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种浓烈到极致的黑持续时间并不长,下一个画面中,水晶球上的黑气散去,彭兴也从黑气中出来。于连注意到,他的脸色已经变了,之前他的眼神中的迷茫占了大部分,而现在,他的眼神中则是出奇的坚定。

彭兴将手按在胸口,目光坚定的看着那黑气渐渐消散,直到黑气完全散去,他又站了良久,低身在书柜中找到了一本书,走出了这间房子。在这个过程中,他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随后,水晶球上的画面逐渐拉高,从房子穿透出去,从这栋楼穿透出去,一直拉高到整片区域时才停下。于连看着水晶球的画面,上面有体育场和各色不同的建筑,里面的人已经很小了,于连凑近了一些,才看到许多不同肤色的人或坐或立在操场上。

“OK,我知道在哪了。”格里高利站了起来,微笑着看着两人说:“两位有兴趣和我走一趟吗?”

于连也站了起来:“好,我们赶紧去吧,要不然那个......东西逃走就麻烦了。”他不知道怎么称呼那团黑影,只能先用“东西”代替。

文竹在他旁边也沉默的站了起来,于连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脸色从看到那团黑气开始就一直阴沉着,不知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格里高利在屋中的杂物中翻找了一阵,拿出一把塑料感严重的手枪,它的侧边甚至还贴着一个蓝身黑耳黄嘴巴的卡通狗。

格里高利将这枪随意揣在兜中,看着周围,皱起了眉头,嘴里咕噜了一句:“是不是得找个清洁工过来打扫一下了。”说罢就不再理会,看着两人说:“走吧。”

他领着两人走出大厅,来到玻璃门前,在上面写上一个英语单词,是当地的一个公园的名字。之后,他推开门走了出去,于连只看见他身影一下子消失不见了,只有外面的茫茫黄沙和翠绿的草地。于连还来不及细看,文竹已经在他前面推开了门,仍然是出去之后就不见了人影,不知道去了哪里。

于连吸了一口气,也推开门走了出去。

一出门口,他的耳边便传来一阵鸟鸣声,鼻中吸到一股清新的,熟悉的植物香气。抬头一看,头顶是遮天蔽日的树叶,看样子他已经到了那个公园了。急忙找寻格里高利和文竹的身影,只见两人正站在一边看着他,于连赶紧走过去说:“走吧。”

格里高利点点头,抬步向前,两人跟在他后面,从公园最深处走出,一直走到公园大门,穿过一条繁忙的马路之后,来到了一所大学的门前。这学校的名字就是之前于连在水晶球上看到的。

几人在学校大门立住,只见那老年门卫站在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对没带证件的学生十分严厉,一定要有人接送才放行。

于连心中叫苦,这该怎么进去。看向格里高利,却见他不知什么时候悄悄走到了那门卫的后面,从口袋中拿出那把手枪顶住门卫的腰,笑嘻嘻的用英语道:“开门,我要炸了这个学校。”

那门卫先是一愣,待听清楚后面人的声音后便笑了起来:“格里高利神父,您还是这么喜欢开玩笑。”

格里高利将枪收起,摇着头道:“真没意思,每次都是这样。威廉,你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来教堂了。”

“我前段时间去看探索者号去了,所以没去。格里高利神父,我下周末再带着爱丽米一起去,您知道的,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喜欢去教堂了。”威廉看着面前这个神父笑着说。

格里高利点点头,指着后面于连和文竹说:“这两个人要和我一起进去,麻烦你帮我们刷一下卡。”

门卫扫视了一下两人,从口袋中拿出工卡要刷时,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看着格里高利说:“不好意思神父,不介意的话,能让我看一下那把枪吗?您知道的,现在学校有了个新的实验室,好像是氚研究什么的,这是上头安排的。”

格里高利耸耸肩,将那把枪拿出来递给威廉。威廉拿着枪抛了抛,凑近鼻子闻了一下,然后对着脚下的地板扣动了扳机,只见枪口射出了一股水,他看着那卡通狗的形象哈哈大笑起来,把枪递了回去:“相比于您的前任,您的幽默真的很让人难忘。”

格里高利笑了笑,从他手中接过手枪,待他刷过卡后,三人进入了学校。这里的学校和于连之前读的并无太大差别,只是更加空旷一些。从操场过去,一路走过教学楼和食堂,几人到了一栋宿舍楼前。

这与那水晶球上面显示的一模一样,看来是找对地方了。

到了楼下将要上去时,一个黑人大妈拦下了文竹,这是男生宿舍,按制度上来说是不准女生进去的。格里高利把大妈拉到一边,好一顿分说,说自己是一个研究生学生的老师,今天没看到他来上一堂很重要的课,所以带着人过来看看。那大妈仔细看了看几人,又留下了格里高利的电话,这才放行。

上到楼中,现在正是上课的时候,因此走廊中并没有多少人,于连跟着他上到五楼,看着一排排房门时有些头痛。那水晶球视野高阔,加上这一楼房门上竟都没有门牌号,不知道彭兴到底住在哪一间,总不能一间间去敲吧。

格里高利却不见有多为难,他随手拉过了一个经过的学生问道:“你知道彭兴住在哪一间房间吗?”

那人也是黄种人,看面相似乎是RB人,听了格里高利的问话,皱眉反问道:“谁是彭兴?”

“一个中国小子,嗯......没戴眼镜。”

那人思索了一阵,露出恍然的表情,看着几人的脸露出奇怪的笑容:“你是说‘墨子’吗?他在左边最里面倒数第三间。”

“墨子?”

“哦,这是我们这层楼对他的称呼,他总是说自己可以阻止战争。还说宗教都是骗人的东西,和他的印度教室友打了一架后,那间房就只有他一个人住了。”他看向于连和文竹:“就像你们中国古代的墨子一样,不是吗?”

于连没有说话,看着格里高利道过谢后,那人要走时,文竹突然问道:“那他打赢了吗?”

那人愣了一下,随后又露出了那个奇怪的微笑:“当然,他用桌子把那个印度教室友砸的住院了一周。”

三人走到那人指的门前停下,格里高利推了推门,并没有推动,看来是上了锁。他翻了翻口袋,拿出一只笔,在门上写下了“open”这个单词,然后用力一推,门应声而开。

进到里面后,这里面和于连想象不同,每件物品都归类的极好,不到三十平米的宿舍,各类东西整齐有序,床上被子甚至都叠的极为标准,与于连刚刚所在的教堂里面的房间简直是两个世界,让人不忍心将这种整洁弄乱。

但格里高利好像并没有这种感觉,他将门关上后扫视了一下房间,随意地翻动着周围的东西,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皱着眉头走到书桌前停下,翻开上面摆放整齐的一摞书。在翻到第二本的时候,于连注意到,一本翻了一页的书正静静躺在书柜下的角落里,他碰了碰格里高利,指向那个角落。

格里高利表情变得凝重了些,环视了一圈,从衣柜中拿出一件衣服,将那本书包裹住,慢慢拿了出来放在书桌上面。这时,在灯光的照射下,于连才看清楚,这正是之前彭兴在图书馆发现的书,那黑气恐怕也在里面。

格里高利站了一会儿,在口袋中翻找了一阵,找到了那个银制十字架,然后庄重地放在书上。

那书并没有什么动静,屋中也显得极为安静,于连只能隐约听到隔壁宿舍敲击键盘的声音。

他正要发问时,觉得衣服一紧,转头看到文竹神情肃然,手不自觉地抓着他的衣服,于连刚要出言安稳几句,只觉得面前一黑,一股黑气以极快的速度从书中涌出,几乎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就将整个房间都笼罩在了黑雾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