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恶承众人劣性根

头上有密封的天花板,地上则是实心的地面,彭兴就这么赤裸裸的出现在于连面前,犹如一个幽灵般轻轻落在地上。

彭兴环顾了一圈室内,看到人们都呆滞着双眼,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他没有再说话,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半空中的梁小蓝,眼神复杂,似乎有千万句话要说,但终于还是没说出来,只是暗叹了一口气,走下台来到于连的面前。

彭兴直视着于连的眼睛,又朝他身后的文竹看了许久,缓缓吐出一口气说:“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于连想要张嘴说话,却发现无论如何都说不出话来。彭兴挥了挥手,于连发现自己好像能动了,这才喘出长长一口气,但也没有急着回答,只是警惕的看着他。

“我很好奇你们,两个没有灵魂的人,身上却流淌着鲜活的血液。”彭兴似乎没有期待于连的答案,也不等他回答,自顾自地走到旁边呆滞的陈英面前。他站在黑暗中,伸出手去触摸陈英光洁的脸,陶醉般地在她脸上轻柔地抚过,而那本来照射在陈英脸上的光也如同活物一样,顺势爬了过来,将他伸出的手臂照亮。

于连和文竹从发现自己能动开始,就站在了一起,两人稍稍往后退了一步。于连不由自主地握住了文竹的手。

文竹轻轻捏了捏于连的手指,示意他不要紧张,然后靠着于连低声说:“白泽正往这边赶来。”

于连这才略略心安,默默站在一旁,等着彭兴的下一步举动。

彭兴的手臂被照亮后,脸上更显得陶醉,似乎全身心都陷进了某种美好中。这束光从他手臂开始往上延伸,慢慢爬上了肩膀、胸口,然后停在了他的头上。接着,如同一道闪电劈过,这束光飞快地在整个大厅中转了一圈,在于连的视野中慢慢融入了之前照耀着梁小蓝的光中。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我的,如果我被你们想成是一个恶魔或者垃圾的话,我心里还是觉得很不是滋味。我自认为不是一个天使,我的最初目的不是出于拯救他们这些人,而是存了报复的心思。但事到如今,报复的快感却远不如我想象中的那么强烈,而拯救他们的心思却越发明显了。”

彭兴自顾自的说着话,他的表情变的轻松起来,左右环顾一圈后,走到一旁的酒桌前,搬起来一张大桌慢慢走回来。经过周围人时,他小心翼翼地闪过,生怕将别人擦伤,将桌子放在于连和文竹面前后,他笑了笑,又去搬了三张椅子。

将两张放在两边,自己坐在一个椅子上面,又想了想,拿了一瓶红酒和三个酒杯过来,每个酒杯上都倒了些酒,最后自己调整了一下因做这些事而微喘的呼吸,轻轻擦去额头上细细的汗珠,微笑着做了一个请两人坐下的手势。

于连看着他的一系列举动有些不明所以,不敢轻举妄动,正要和文竹交流一下时,文竹已经拉过椅子坐在了上面,还将彭兴倒的酒拿了过来。于连见状也拉过椅子与文竹坐在了一边,接过文竹递来的酒杯后,他快速看了一眼,不见酒杯里有什么东西,也不敢松懈,警惕地盯着彭兴。

彭兴举起面前的酒杯晃了晃,看着鲜红的酒在杯中摇晃,待酒摇晃停下后,他举起酒杯抿了一口,闭着眼睛感受了一番,叹口气说:“果然是有钱人,婚宴上的自助餐都是极品葡萄酒。”说罢看着两人微笑道:“你们不喝吗?”

于连心存警惕,摇了摇头说:“我不会喝酒。”

彭兴微笑着没有说话,将整杯酒都喝进嘴里后,赞叹似的地出一口气,看着两人良久,忽然起身,拉过身边一个穿着华贵的妇人。还没等于连出声阻止,彭兴猛地将她衣服全都扯了下来。

于连和文竹霍然起身,彭兴伸出手虚空一按,于连便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只剩下眼睛能动。他不知道后面文竹的情况,心中焦急万分,耳边听得一阵笑声,目光转向前面时,看到了那个赤裸的妇人,心中吃了一惊。

原来这妇人身体赤裸,手上、腹部和大腿都遍布着密密麻麻或深或浅的伤口,有的刚刚愈合不久,还隐隐有着血迹,有的则是很早之前留下来的,已经只剩下浅浅的红痕,若不是于连视力异于常人,恐怕都不会发现。

除了这些伤痕之外,她的身体不同地方还有着许多纹身,左胸上纹着一个背生双翅的天使,右胸则是一个露着獠牙的恶魔。

看着这个妇人,于连沉默了下去

说罢,彭兴又指向不远处的陈英:“她为了能去世界各地旅行,和不同的富二代约会。用着他们的钱,心里却看不起他们,给人希望,又在别人充满希望的时候不辞而别;与人许诺,可自己一次也没有实现过。”

彭兴的语气仍旧平稳缓和,于连却从里面听出了一些异样的味道。这时,彭兴已经走到了梁小蓝母亲的身边:“而她,你也知道了,只是因为一些钱,便将女儿嫁给了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人,甚至这个人还有过三个前妻。”

于连这时发现自己又能动了,他拉着文竹的手退后了两步,看着彭兴说:“你到底想干嘛?”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彭兴笑着说:“先让我介绍一下你周围的人。”说着又从旁边拖过了一个白人男子:“这个人,在网上发表各种各样的种族歧视言论,并对黑人、黄种人极尽侮辱,半夜往华裔邻居家扔下水道堵塞的粪便,却在第二天热情的为他们叫家政公司,帮他们搬东西,笑脸相迎。然后晚上又在白人社区辱骂他们,乐此不疲。”

“而他们的华裔邻居,对白人各种跪舔,以各种各样的谣言诋毁自己的祖国。

“还有这个,网上骂人,扬言女人都应该呆在家里不要出来,否则被强奸也怪不得别人。”

“这个,吸毒。”

彭兴一连介绍了许多人,脸色也奇异的兴奋起来,这时,文竹打断了他:“难道这么多人里面,就没有几个正常的吗?”

“正常的吗?当然有。”彭兴继续笑着,拉过一个呆立着的十七岁左右的少女说:“她,学习成绩一般,也没什么大奸大恶,有时还会做一些义务劳动之类的事。这应该算的上正常人了,可是,她追星,花了很长时间积攒着父母给的零用钱,然后拿去买一个根本不认识她的明星的演唱会,然后从里面获得巨大满足,这算正常吗?”

“还有他,一辈子浑浑噩噩,家庭一般,生活一般,结婚生子,默默无闻,不抽烟,偶尔喝酒。可到今天仍是一文不值,除了家里人,根本不会有太多人注意到他。”

“可现在不一样了,有一个机会!”彭兴的声音猛地高亢起来,脸也因无以复加的兴奋而涨的通红:“一个无以伦比的机会!他、她、他们......”彭兴飞快的指向场中呆立的人群:“都将有一个机会,脱离或悲伤,或愤恨,或碌碌无为的人生,变成一个真真正正为自己而活的正常的人!”

面对着如此兴奋的彭兴,于连反而愈发不理解,正要发问时,感觉手中一阵力度传来,往旁边看去,文竹脸色微微发白,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只觉得喉咙发痒:“你是说......这些人都会变的‘正常’起来?”

“是的,在今天之后,他们以前的种种污秽将会消失,重新变成一个‘正常’的人。一个不追星,不出轨,不碌碌无为的人,一个和我一样的正常人。”

文竹握着于连的手越发紧了起来,身子也略微向他那边靠了点,但此时于连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已经被彭兴说的话完全震撼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