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生杀之柄不自出

奥利弗最近总是心神不宁。

来到楼下的酒吧,在吧台点了一杯自己平常喝的最多的白兰地后,他冷漠的看着里面随着音乐摇晃的人影,接过酒保递来的酒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肚后,那种心绪不宁的感觉略微好了些,他将衬衫的纽扣解下最上面两颗,使自己的呼吸更加顺畅。抬头看去,眼睛瞬间变得犀利起来,叫过酒保指着身后的电视大叫道:“见鬼,为什么酒吧里会有这个?你是新来的吗?”

酒保回头看了一眼,笑着回应道:“哦,先生,我确实是今天新来的,这是我们老板指定要放的,她认为这是属于新时代的大发现,也正是因为这个,您今天的这杯酒只需要付一半的钱。”

奥利弗一把抓住他的手说:“我他妈不想看这个,赶紧把这该死的原始人换掉。”

酒保抽回手,皱起了眉头:“先生,如果您已经喝醉了的话,我建议您感觉出去醒一下酒。”

“我他妈的只喝一杯,怎么可能醉!”

他正要破口大骂时,电视上的女主持人接过了摄像机,将镜头对准了摄影师,酒吧吵闹,她的声音听的不是很分明,但幸好下面配有字幕:“奥利弗,你能帮这位老人站起来一下,然后告诉他他孙女一定会安然归来吗?”

酒保见他愣在原地,便也回头去看,电视上的奥利弗表情有些不自然,但仍带着笑意说:“好的,本加先生,上帝会保佑你的孙女的,我们也会尽最大的能力帮你寻找你的孩子。”随后,他接过了摄影机,将镜头对准另外两人,他们一个叫乔乔,一个叫凯文,都声称自己一定会帮这个叫奥塔本加的老人找到他的孙女。

酒保看看电视,又看了看吧台前的奥利弗,眼中露出好奇的光芒,正要开口询问时,一个窈窕的身影拿着一个酒杯走了过来,她走到近前,向酒保使了个眼色,他便将电视关上退了回去。

奥利弗仿若未闻,一个劲的喝着杯中的酒,那身影在他身边坐下,用酒杯轻轻碰了下他放在吧台的酒,然后将杯中酒一口饮尽。奥利弗转过头看了一眼,这是一个长相妖艳的女人,她头上戴着一方黑丝,黑发黑眼,穿着高贵,气质优雅,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嘴唇微启时,他似乎闻到了一股香风:“奥利弗先生,这个小酒吧因为有您的光顾而显得分外荣幸。”

奥利弗看了她一眼又低下了头:“是吗?凯文太太,如果您是来故意讽刺我的,那么还是算了吧,我不需要别人的讽刺就已经是个废物了。”

“不,奥利弗先生,你是一个聪明人,不然也不会考到最好的大学了,我只是好奇,是什么样的打击,会让一个几个月前生机勃勃的年轻人变成现在这样?”凯文太太眼神灵动,正看着他火红的头发。

“也许您的丈夫已经告诉过您了。”

“他什么都没有跟我说过,只是说你们这一趟在非洲有了很大的发现。”

“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可是昨天你在吧台指着电视和两个朋友聊了很久。”

奥利弗一杯接着一杯,已经喝到有些不省人事,他眼神开始涣散起来,大着舌头说:“哦?夫人,您在监视我吗?难道我和什么人说话都需要向您解释一下吗?”

“当然不是,我只是好奇罢了。”凯文太太并没有被他咄咄逼人的口气吓到,仍然微笑着说:“你知道的,我丈夫最近总是不回家,和你们电视台的记者朱迪,还有那个亚洲人乔混在一起,虽然他总说是为了工作,但作为一个妻子而言,内心总是有些敏感的,希望你能理解一下。”

“哼。”奥利弗从鼻子哼了一声没有回话,又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应该是一行四人去到非洲的,现在他们三个人都升职了,而就你一个却辞退了工作,这让我不得不好奇你们在那里的遭遇。”见奥利弗眼神不善的看过来,凯文太太摆摆手说:“当然,这一切都要凭你的意愿,如果你愿意告诉我的话,我会很感激你的。”

奥利弗抬眼看了一眼这个女人,她还不到四十,即使是生育了两个孩子,她的身材仍然保持的极为不错,黑眼睛中满是隐晦的深意,见他看来,她往后捋了一下头发,露出白皙健康的脖颈。即使头脑昏沉,奥利弗还是觉得自己身上某个地方恢复了神采。

“你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什么样的人吗?”奥利弗又喝了一杯酒后开了口:“他是一个虚伪的恶人。还有那个朱迪与乔,他们三个人给别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却还能在电视上谈笑风生,实在是太不要脸了!”借着酒劲,他将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的苦闷全都向面前的女人倾诉了下去,黑人,河边,小蛇,尸体。

噩梦般的场景犹如一条毒蛇,顺着风飘进他内心,将他曾经开朗的心窗逼地关闭起来,直到今天才略微打开了一个缝。

他顺着这条细微的缝钻了进去,起初,这条细缝很狭窄,因为他还残存着些许理智。随着酒越喝越多,他的愧疚战胜了理智,将自己心中的不安与谴责全都释放出来,这条缝便越开越大,终于,所有的秘密变成翻滚的洪流,一同涌向那条细小的缝隙,冲破屏障,流出无边无际的大海。

这时的他终于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因为之后,小窗将再度关上,下一次打开时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

奥利弗揉着眼睛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脱光衣服躺在一张床上,四周看了一眼,确定这不是自己的房间,他赶紧起身看了一眼,周围并没有他脱下来的衣服。努力回想了一遍,昨晚他还清醒时,只记得自己在酒吧,碰上了一个女人,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女人,女人,凯文太太!

奥利弗从床上跳了起来,还没等下床,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喧嚣,然后一个身影快速地冲进了房间,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奥利弗,请你解释一下现在是什么情况。”说话的是凯文,他满脸怒气,脸被气的通红。凯文太太穿着内衣内裤站在他身后,那股所谓的优雅气质早已不见踪影,只剩下惊慌无措。

“我我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奥利弗跳下车,却发现自己全身上下一丝不挂,慌忙扯出床单围住自己的下半身。

凯文的脸色愈发不善,他掏出一个U盘说:“我估计你们想不到我会在卧室里装摄像头,你昨晚做的一切都在这里面,你说该怎么处理。”

奥利弗惊恐的看着他手中的U盘,期期艾艾说了几个字,完全不成语句。凯文看着他的样子,忽然叹了口气,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半响后语气萧索的说:“你走吧。”

奥利弗先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将床单裹在身上,起身朝外面逃去,路过凯文太太时看了她一眼,见她眼神幽怨,却一刻也不敢停留,冲出门跑上大街。此时正是上班之时,凯文住的地方虽然偏僻,但跑出一条大街后,路上行人多了很多,有人看到他这奇怪的造型,都在指指点点不停,还有人拿出手机拍照,奥利弗捂着脸,往前乱跑,不小心撞在了花坛上,痛的直哆嗦。

身边一个声音道:“你没事吧?”奥利弗抬起头来,看到一个相貌英俊的男人,穿着教士服,含笑看着自己。奥利弗羞愧难当,摇了摇头,辨清方向后跑回了家。

回到家中他才长呼出一口气,整理了一下心情,翻开衣柜找出衣服穿上后,平复下心情打开电脑,看到了一封一小时前的留言,是他的朋友鲍勃和吉姆:“奥利弗,昨天你说的要把在非洲的事全都告诉我们,我们待会就来,还带了些叶子,你等着我们。”他躺在自己的床上,想起前天在酒吧把自己在非洲的事说了一半,但怎么也想不起昨天什么时候说过把后面的事全都告诉他们了。

不过这也无所谓了,他听到“叶子”两个字,只觉得浑身发热,心痒难耐。几个月前,因为良心受到谴责,第一次尝试这个东西后,他就一发不可收拾。

不一会儿,鲍勃和吉姆两人就到了,三人一见面,吉姆就迫不及待地拿出那被称为“叶子”的大麻,三人相继点上,很快屋中便弥漫了一股酸臭的味道,像是一坨发臭的猪油。三人吞云吐雾,奥利弗只觉得自己魂灵都飞到了天上,半梦半醒间看到鲍勃拿出一团纸包打开,里面是纯白的粉末,他神秘的说:“这是我新搞来的东西,是一个亚洲人便宜卖给我的,咱们试一下。”

说着他掏出烟盒撕开,将锡纸打开,挑了些粉末放在上面,用打火机的文火慢慢的烤,三人凑近一起,深吸了一口气......

......

凯文与太太相对无言,良久的沉默着。从窗外看到奥利弗跑过这条大街,一个穿着教士服的男人从街角转了过来,许是感应到这边的目光,他朝凯文看来。凯文看了他一眼,关上窗户,走到太太身边,将她一揽入怀,亲了亲她的头发,低声道:“谢谢。这个秘密希望你能永远保存下去。”

他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屋中只能听到急促的喘气声。

朱迪从衣柜中走出,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看都没有看两人一眼,径直走出了房间,昨天奥利弗的癫狂让她有些难以忍受,掏出一根烟点燃后,看着天上冉冉升起的太阳,叫过一辆出租车往前开去,经过奥利弗家楼下时,楼上燃起了熊熊烈火,吞噬了整个楼层。

出租车飞驰向前,很快消失在这条大街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