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偷闲几日便离行

等两人一下车,司机便迫不及待开车向前,连一刻也不愿耽搁,一直开出几百米,转了一个弯不见后面的人后,司机才松了一口气,透过后视镜看了眼于连说:“小哥,你们这关系有点乱啊。”

于连赶紧摆手道:“我和他们刚刚才是第二次见面。”

“那那个女仔怎么......”

“和男朋友吵架了,故意气他吧可能是。”于连随意找了个理由将这好八卦的司机打发过去,对着文竹歉意的笑了笑,从她怀中把山狸抱了回来。

一路无话,车开了半小时后终于到了酒店,文竹给了司机车费,两人下车走进酒店时已经是九点半,大厅中只有廖廖几人聚在一起聊天,似乎是讨论最近的基金股市。他们与保安打过招呼后坐着电梯回到套房中,客厅里白泽正在看电视,巴布巴普坐在一旁呆呆的看着外面的海面,听到两人进来也只是微微偏头看了一眼,又转过去看海。

山狸一看到白泽便从于连身上跳了下去,转而跳到白泽身上,在他怀里喵呜了两声。白泽静静听完,微笑着点点头,轻轻抚摸着它的毛道:“你做的很好,该尽的责任你已经尽完了,其他的就看天意吧。”言罢看向于连和文竹,仍然笑道:“你们今天玩的还好吗?”

于连和文竹找了个椅子坐下,相互看了一眼后,于连点头道:“还好吧......”他犹豫着要不要将今天见到那个和尚的事情告诉白泽时,文竹已先他一步,将今天遇到和尚的前前后后都说了一遍,并大致复述了那和尚的话。

白泽一边听着她的话,一边用手轻轻抚摸山狸,眼睛微微眯起,听完后笑了笑道:“他的想法并不奇特,只是和他这个身份一对比就显得格外可贵了。”

于连赞同道:“我觉得也是,他的话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我上学时候毛概老师讲课一样。”

“几百万人的城市,总会有那么几个有趣的人。”白泽淡然道。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看着于连微笑说:“说到和尚,我今天得到消息,老道与和尚都做完了各自的事,已经回到了基地里,和尚还问了一下你的情况。”

于连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白泽所说的和尚是指与自己一起去哈市的那位,而基地应该就是他们对山谷房间的称呼了:“这么快?”

“他们两人遇到的事情本就不大,这次处理的也相当果决,因此就快了些。”

于连回想了两人当时各自去的地方,和尚是去到医院检查那奇怪的灰雾,道士则是去看那个只用十分钟就从浙江飞回湖南的人。算一下时间,他们来这里已经有十多天了,虽然是把王鹏的事情处理好了,但是被巴布巴普给耽搁住了。于连看了巴布巴普一眼,见他还是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海,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回去又能怎么办呢,整个部落都已经被那群人杀光,回去之后什么都没有了。

“他是要回自己的部落还是去那个丛林里面?”于连换了个话题,看了一眼巴布巴普问道。

“自然是回到自己的部落,他要为族人跳舞祈求天神收魂。”白泽飘逸的长发被窗户前刮来的风吹起,即使以于连作为男人的眼光来看,他长的仍然称得上非常俊美了,说话时也温言细语,谦谦君子:“至于之后,那是他自己的事了。”

“可是这么一来,我们不是要绕很大一个圈吗。”

“那也没办法,这是我们的责任。”

这时,于连还不是很懂责任这个词的意思,自然也想不到,这个困扰了他后半生的两个字中包含了怎么沉重的深意。

“责任......”于连喃喃重复了一句,正要细问一下时,耳边响起了一阵铃声,侧头看去,白泽放在沙发上的手机亮了起来,上面是一个陌生号码,归属地写着重庆两个字。

白泽将电视声音调小一点后,接起了电话。电话那边风声很大,那人似乎是在高楼或者山里打来的电话,一个中年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喂,你是这个娃儿的家长是不是?”

他说的是重庆话,白泽便也换上重庆口音回道:“你说啥子?哪个娃儿?”

“就是这个娃儿啊,他说他叫李子昂,还说这个电话是他大哥的电话,让我打这个电话就可以了。”

“啊,是的是的,啷个了?他为啥子用你的电话?他现在人在哪里呢?”

“他走丢了,不小心跑到我们办案的地方来了,身上还有些伤,又不肯去医院,喊我打这个电话。”

“没得事吧?他人现在还好不?”

“没得啥子大事,他好像也不怕,就是说自己手机搞丢了,让你打些钱过去,要不然我让他和你说?”

白泽目光微微闪动说:“不用了,这个是你个人电话不是,我先给你转些钱过去,他在哪里,我喊人接他去。”

电话那头报了一个警察局的地址后,白泽便挂断了电话,看向文竹笑道:“麻烦你给这个号码转些钱,然后再让和尚或者道士谁去接一下他。”

文竹点点头,什么也没有问,转了钱过去后开始打电话。

于连想起李子昂便是那个小孩,问道:“他怎么了?好像还受伤了?”

白泽摸着山狸说:“可能是那件事难办了些,不过现在有人去帮他,应该也没什么事了。”

李子昂当时选的是去那自称山间游魂的文姓老人那里,于连对那两个老人记忆深刻,当时便觉得让这个小孩一个人去有些不妥,但看他成竹在胸便没有说什么。上次与和尚在哈市时,若不是何夕母亲舍命相搏,他两人还不知道能不能斗得过杨扬,现在看来,他们这些人整日游走在危险边缘,似乎也很不安全。

他正自思忖间,白泽像是看透了他心中所想,摇摇头道:“这种事在之前极少发生,这几年开始,各种妖魔鬼怪出现的越来越多,我们人数终究还是少了些,应对有些乏力。”

于连听他解释,忍不住问道:“就只有你们五个人管这些事吗?其他地方没有人了?”

白泽正要回答,这时文竹已经打完电话,转过头来对白泽说:“和尚和道士说一起过去。”

“嗯,这样便很稳当了。”看来白泽对两人的能力很有信心,他没有继续回答于连的问题,站起身来微笑道:“时间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这几天想要去哪的抓紧去了,我们很快就要出发了。”

文竹和于连也站了起来应了声,白泽点点头,向巴布巴普说了两句话,他便起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巴布巴普面无表情地经过于连时,于连看到他眼角似乎含着些泪。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于连睡到自然醒起来时,才刚到八点钟,清晨的阳光射在他的脸上,海风带着咸湿的空气从玻璃中的空隙中穿透过来。于连伸了一个懒腰,他这一夜都没有做梦,一觉睡到现在,精力充沛。他起身洗漱完之后走出房间,文竹和白泽的房门都紧紧闭着,也不知道是出去了还是还在睡,只有巴布巴普的房间半开半闭。于连透过门的缝隙看到他正坐在窗外看着大海,也不愿打扰他,自己走出套房,来到楼下餐厅,拿了些早饭吃了起来。

正值春节假期,餐厅这时人并不很多,之前那个抱着孩子的母亲正给小孩喂粥吃,那小孩一边吃一边睁着大大的眼睛四周乱看,看到于连时突然停了下来,手指着他咿咿呀呀的说了些什么。那母亲自然听不懂她的话,用纸擦了擦她的嘴,给她戴好帽子,走到大厅坐着电梯回去自己的房间中了。小孩一直看着于连,直到电梯门缓缓关上,她才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摸了摸肚子叫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字:饿。

于连一顿饭吃完,拿出手机给文竹发了个消息,他走出酒店,漫无目的地在周围瞎逛。等到快九点时,文竹从酒店走出,两人叫了个出租车开到了市区中。这一天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文竹买了些衣服和化妆品,又给于连买了一件T恤,两人一路在市区中逛到晚上,吃过晚饭后回到了酒店。

一连几天,两人都是结伴出行,这城市并不大,几天时间已经足够将主要景点都去过一遍,这样过了几天后,终于到了离开的日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