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一箪食一瓢饮

主持感受到了脸上的温热正在慢慢消退下去,伸手到床头摸索一阵,将收音机打开,里面传来一阵悠扬的音乐,之后便开始播放本地新闻。

外面的少年冯念恩也玩的累了,正靠着墙坐在地上逗弄金毛,听到这阵音乐起身走进屋中,向于连友善的笑了笑后转向主持说:“师父,现在是要吃饭吗?”

主持问道:“几点了?”

冯念恩看了一下墙上的钟道:“六点了师父。”

“你去买几个菜,今天我们请这两位施主吃个便斋。”

于连赶忙抱着山狸站了起来:“师父不要客气,我们听了你的话已经受益匪浅,不敢再打扰你了。而且既然时间不早,我们也该回去了。”也许是动作大了些,山狸微微抬头叫了一声,然后又将头埋在他怀里。

主持明显是听到了这声猫叫,却没有多在意,只是摆摆手道:“相逢即是有缘,我这里已经很久没有外地人来了,也希望多留两位一会儿,与我说些家乡的风土人情,为我这小徒弟长长眼界,他从没有离开过这里,就当是请两位上地理课了。”

于连还要推辞,文竹拉了他一把,点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麻烦两位师父了。”

“谈不上麻烦。”主持朝着少年说:“今天大年初二,南方习俗吃面,你给我买个素的竹升面就行了。”

那少年应了一声,摸着头说:“那哥哥姐姐要吃什么?”

于连还没来得及回答,那主持又道:“买些肉菜回来便是。”少年欢喜应了声,带着金毛飞快地跑了出去。

主持转向于连:“施主怀中还抱着东西吗?”

于连摸摸鼻子道:“啊,这个,是的,是我自己养的宠物猫,今天出门没人照料它,就把它带在身边。它昨天疯了一晚上,有些累了,今天一直在睡觉。”

主持笑了笑道:“施主抱着辛苦了,不妨将它放在床上。”

于连既然要留在这里吃饭,一直抱着山狸也实在不好,推辞一番后将山狸轻轻放在床上,它睡的天昏地暗,于连将它放下时它强睁了一下眼睛,看见于连后又闭了过去,倒头睡去,整具身体只有肚子在微微起伏,咕咕作响。

“今天也是迎财神的日子,我听两位声音应该还很年轻,给财神的贿赂更是要好一点。”主持将收音机从床头拿开放在地上,又把声音调小了些。

于连见他说的幽默,笑了笑道:“师父平时也吃肉的吗?”

“出家人吃的全斋,我只吃素菜。”

“那小师父他......”

主持笑了:“他并不是沙门中人,也不算是道士,自然是可以吃的,而且现在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需要营养,不吃肉所摄取的营养便远远不够消耗了。”

“啊?这......”他的话又一次震惊了于连:“他不是和尚吗?”

“当然不是。我们以道庙为生,他又怎么能做个和尚。”

“那他也不是道士?”

“道家势微,自顾尚且不暇,甚至连这个庙也没有几人知道,他哪里算的上道士。”

“我有些糊涂了。”

“他是个孤儿,上学都是此地政府加上周围邻居所助,今后要回报他们,当一个和尚或者道士又能做多少事呢?我只愿他能多学知识,在物理、化学等基础科学上有所建树,这便是回报了。若他学业不精,自愿回来看守道庙,那时再由他选择入法门还是道家。”主持笑的愈发明朗。

于连之前和文竹在澳门和这里逛街时,遇到过很多个传教的人了,他已经不胜其烦,但也理解对那些人而言,传教是其自身的义务,所以在这里听到主持的话,对他更加佩服,感叹道:“师父真是神人,所说所做的一切都与我认知的宗教相差甚远,但其中道理却最是明显,世界上要是多有师父这样的老者,又哪里会有那么多纷争战乱。”

“施主缪赞了。这些道理都是很浅显的,普通人若静下心思考也会想的明白,我只是目不辨物,只能听这收音机得知外界,平时想的很多,所以才能将这些或真或假的道理说与施主,实在当不得这个称赞。”

两人正说话时,那少年手中端着一个盘子,金毛嘴里提着两个塑料袋,快步走到了屋中。他将桌上两人没喝的茶端走,把那盘子放在上面,然后从狗嘴里拿出一个塑料袋打开。于连闻到一阵香气扑鼻,盘子上放着五个碗,一碗烧鹅,一碗烧鸡,一碗清水白菜和一碗土豆丝,最边上那碗就是面了,这面清汤寡水,没有葱也没有蒜,连汤看着都是清水煮成的,清澈见底,没有一丝油腥味。

少年在床下摸索了好一会儿才起来,从里面拿出一个占满灰尘的板凳,看着是很久没有用过的。他跑到外面用水冲干净,再用干毛巾擦干放在桌前,把主持小心扶到板凳上坐下,然后又跑出门口,拿过一块碎了一半的砖头放在地上,从狗嘴中取下另一个塑料袋,拿出三碗白米饭放在桌上,对于连两人腼腆笑了笑,把那碗面放在主持的手上。

“两位不用客气,吃吧。念恩你这几天辛苦了,也多吃一点。”主持熟练地用筷子挑起几根面条吃进嘴里。

于连轻轻把怀中和文竹也端起了碗,开始吃了起来。他们这两天吃的都是酒店的饭,大多以西餐为主,现在总算能品尝一下当地的中餐了。

少年夹了一个烧鸡把肉啃干净后,把骨头扔给一旁的金毛,它低头捡起骨头吃了起来,想是骨头味道不错,它吃的很是开心。少年看了喜不自胜,忍不住要伸手去摸它。

“念恩,吃饭的时候不要摸它。”主持说道。他眼睛虽然看不到,但好像对这屋中一切都洞察于心一样,向着少年微微摇头。

少年赶紧缩回了手吐了吐舌头,夹了一块土豆丝放进嘴里尝了尝,满意地点点头:“师父,梁老板这次又只收一半的钱,还说过两天要上门看一下师父。”

主持“嗯”了一声说:“梁老板年前来过一次,送了些蔬菜水果,这次不知道又会送些什么。你待会儿吃完饭后在碗下面放一张钱给他送回去。”

少年应了一声,那金毛吃完骨头,眼巴巴看着桌上的菜直流口水,他便夹起一块烧鹅将肉吃干净后把骨头放在地上,金毛蹭了蹭他的裤脚,低头去吃那块骨头。

“施主可吃得惯这边的菜?”主持已经吃完面,将碗放在桌上向于连两人问道。

“吃得惯,吃得惯。”于连点头不止,这烧鹅肥而不腻,很对他的胃口。

“湖湘地区人民无辣不欢,这里则是很少吃辣,施主吃的习惯便好。”这时收音机传来一声佛号,里面开始有和尚诵经,讲解经书,主持摸索着换了一个台,听着是一个美食节目,里面的主持人正讲解着麻婆豆腐的做法。主持从手腕处摘下念珠,用左手引珠,右手拨珠,一颗颗数着。

三人都是年轻人,吃的也很快,不多时只剩些残羹剩饭,少年在墙角拿出一个铁盆,将那些剩下的饭菜都倒入盆中放在金毛面前,然后起身收拾碗筷。于连也站起身要帮他收拾,少年婉拒了他的帮忙,拿着碗筷出到外面洗干净之后,地上的金毛也吃完了盆里的食物。少年把狗吃的盆一并洗了,又放回墙角,走到床头从枕头下拿出一张千元钞票放在盘中用碗压住,叫过金毛走了出去。

于连将嘴凑到文竹耳边轻声说:“你身上有现金吗?”

文竹摇摇头轻声回道:“之前换好的钱都捐出去了,这几天一直用的手机付款,身上只有几十块钱。”

“施主不必如此。”主持放下念珠说:“政府每月给我们不少补贴,我用的很少,周围邻居也很照顾我们两人,不敢再接受施主的钱财了。”

“可是......师父过的这么清贫,年纪又这么大了,我有些担心你的身体。像师父这种智者,万一有什么伤病,那可就是世间的不幸了,我们只想留点钱以备师父不时之需,就当是献给我佛如来了。”于连说。

主持微笑摇头:“孔子的徒弟颜回‘一箪食,一瓢饮’也不改其乐,我现在过的比他好多了,谈不上什么清贫。而且施主也不是信佛之人,我佛如来地处西天极乐,又怎会需要施主的供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