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片语自惊心

很快,白泽的身影便消失在树荫处,此时太阳升高,冬日的暖阳如火般照耀公园,海面波澜不惊,千万光点反射向天。

金毛站了起来,慢吞吞绕着狗群走了一个圈,目光冷冽,狗群纷纷低下头去不敢与它对视,里面有几只体型大于它的竟也露出了害怕的神色。一圈过后,它走到于连面前,表情瞬时变得温顺异然,用头去蹭于连的裤脚,又抬起爪子细心将他鞋子的草屑扫去。

于连一直站在原地,思索白泽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良久才叹了口气。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是上午十点,公园里陆续来了一些游玩的人群,这边虽然偏僻了些,但毕竟有许多狗,很是吸引了游人的目光。

白泽说自己说的话这金毛都能听懂,也不知是真是假,当下蹲下身子看着它眼睛道:“刚刚他的话你也都听到了,以后山狸不会再找你们麻烦了,要不然你们就各自回去好吗?”

那金毛静静听完他的话,嘴中呜呜两声,转过身面对狗群刚要张嘴,忽然听到一声尖利的狗叫声。于连赶忙转头去看,那只跑开的柴犬不知什么时候又跑了回来,经过公园旁的长椅时,因跑的太急,一下子撞在仰坐椅子上那人的腿上。

它体型并不大,但这一撞竟然撞的那人摔倒在地,身子滚落在地,将它身子压在下来,它骤然被压,大叫一声,张口便往那人身上咬,一口咬下那人却没有丝毫反应,它便松口痛呼起来。一直追它那一男一女本来跑的气喘吁吁,手撑着膝盖喘气不止,此时听它痛呼,不要命似的向那边冲去。

于连见文竹朝那里看去,想到这两人的事还没有告诉过她,招呼着她一边往那里跑去,一边低声把她来之前的事快速说了一遍。金毛也往长椅边看去,鼻子在空中嗅了嗅,眼神瞬间变得意味深长,匆匆回头对狗群叫了一声,它们也跟着于连跑了过去。

到了长椅边时,文竹从草皮上捡起那人之前被的帽子,走到近前时从那男人的身上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那两人也跑了过来,女生见状大怒,一脚那人的背骂道:“你死了吗?压着狗了没看见?”然后蹲下身子去推那人的身子,但那人还是一动不动,甚至连话都没有回一句。

狗被压住后腿,想是痛极,张嘴狂叫不止,引得其他地方的人都往这边赶来,女生心痛自己的狗,伸手要去安抚,但狗此时脚被压住,再加上那人身上浓烈的酒味麻痹着它的神经,使它丧失了理智,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咬向她的手,幸好她眼疾手快缩了回来。

那女生耳边听着它的痛呼,心中焦急,使劲踢打那人的头,嘴里骂道:“你赶快起来,赶快起来啊。”但那人还是毫无反应,女生方法用尽,茫然抬头看了一眼,男生正在一旁皱眉不语,她像是看到了什么让人极度愤怒的事一样,跳起来不顾形象的朝男生跑去,抬手“啪啪啪”连给了他三个耳光,骂道:“蔡狗辉你眼瞎了吗?没看到辉仔被这个人压住了吗?还不赶紧把它抬出来。”

蔡表辉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痛,忙抓住她的手说:“敏敏你别急,我......”

他话音未落,女生抬脚一脚踢向他的小腹,幸而他眼疾手快,身子往后弓起躲过一劫,耳边听得她骂道:“我丢你老母,再不急辉仔要被压死了,它要真死了我也跟着去死,这样你就快活了是吧?”

蔡表辉尴尬站在原地,往周围看了一眼,人群纷纷围拢了过来,但大多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在一旁指指点点。他还看到刚刚抱出柴犬的男人身边站着一个长相清秀的女生,他正附在她耳边说着什么。

“快点啊!!!”

蔡表辉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赶紧蹲了下去,向躺在地上的男人道:“喂,你他妈还不起来?”男人依然一言不发,眼睛紧紧地闭着。他知道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不然这人不会这么迟钝,可旁边敏敏催促不停,他只得用力推开男人的身体,将狗解救了出来。

它的后腿刚刚脱离那人的身体,身子便瘫软在地,嘴中的痛呼已经变成呜呜的悲鸣。蔡表辉看的不忍,拿手去抱,这狗此时惊吓过度,看也不看就是一口咬去,他忙要缩手,忽然听得敏敏说:“不准缩回来!”一愣之下手慢了少许,被它一口咬在手背上,周围的人惊呼了一声。

敏敏趁此机会伸手抱起狗,默默安抚道:“没事没事,带你看医生哈,没事没事。”狗情绪慢慢回落,松开嘴委屈地将头埋在她怀里。她顺势蹲在地上,摸着它的毛不断安慰,将它后腿拿出来仔细看了看,并没有什么外伤,摸了摸,里面也没有骨折,它应该只是惊吓过度,所以行为颇为冲动,她便也放下了心,看向蔡表辉,表情变的柔和了些:“你没事吧。”

蔡表辉手背上的狗牙伤口清晰可见,正往外渗血,挤出一丝笑容道:“没事......”他尽力忍住疼痛,脸上的汗已经往下滴在草地上。

敏敏看了一眼他的手说:“待会儿去医院擦点药吧,多亏你了,不然辉仔一直安静不下来。”说罢表情又变的气愤不已,指着躺在地上的男人道:“你看看他是不是在装死,赶紧让他起来赔钱。”

围观的人群有人看不下去了,一个老人出声劝道:“你的狗没什么事就算了,你看他穿的这个样子,哪有什么钱赔你,赶紧带他去看一下医生吧,小心得狂犬病。”

敏敏听了,跳起来对老人骂道:“你才有狂犬病,你全家都有狂犬病!我们辉仔不可能有这种东西。”

蔡表辉忍着手痛拉了拉她的衣服道:“算了算了,没什么事我们走吧。”

敏敏仍气愤不已,环顾了一圈人群,哼了一声抱着狗转身便走,蔡表辉跟在后面看了看地上的男人,赶紧跟了上去。

敏敏往前走了一会儿,远离人群,转了一个弯走出公园,刚上到马路时,耳边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声狗叫,她怀中的狗将头抬了起来,听了这叫声挣扎了两下。

敏敏赶紧将它抱紧,回头看去,蔡表辉正捂着滴血的手跟在她后面,在他身后,那只金毛站在一块石头上,张嘴叫了一声,敏敏不由加大了手臂的力度。

但她怀里柴犬辉仔挣扎的力度也加大了许多,眼看着就要抱不住,她将狗递给蔡表辉说:“赶快抱起来。”蔡表辉伸手要接,却看见那狗锋利的牙齿,顿了一下,手僵在空中,狗便趁此机会再次跳下了她的怀中跑到金毛身边了。金毛舔了舔它头上的毛,看了一眼两人,慢悠悠往回走去,绕了一个圈不见踪影。

敏敏愣了一下,看着蔡表辉僵在原地的身影,骂他道:“你真的是废材,这都接不住。”蔡表辉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低下头去。

敏敏摇摇头原路返回,蔡表辉沉默地跟在她后面。绕过弯便是公园的草地了,敏敏看到金毛带着辉仔走到狗群中停下,她又暗自骂了一声,这狗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药,一直跟着这金毛不愿意走。它们钻进狗群中后,那条金毛对着狗群叫了一声,它们便分散了一些,辉仔旁边是一条黑色的牧羊犬,它不停舔着刚刚辉仔受伤的后腿。

她全部注意都放在辉仔身上,回头看着蔡表辉说:“我累了,你把它抱过来吧,反正你被咬过一次,就不会怕了。”她说完后蔡表辉没有动作,正要发怒时,见他死死盯着草皮上,顺着他的眼睛看过去,刚刚那群人竟然还没有散开,他们俯身看着什么,对着地上指指点点。

透过人群的缝隙,她看到那个刚刚在于连身边的女生正趴在地上给醉汉做着人工呼吸,她心头顿时冒出一股不好的念头,回身要走,又舍不得自己的狗,咬咬牙往前走去。

她越走越近,离人群只有十五米左右时,她看到那女生站了起来,摇着头说了一句话,周围的人脸色变得很奇怪,他们蒙上了孩子的眼睛,有人便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也有人注意到了她,人们互相看了看,沉默的为她让出了一条路。

她并不想进去看发生了什么,她只想抱起辉仔赶紧走,可人们复杂的目光让她哪都去不了,只能一步步走进人群中,站在醉汉面前。他眼睛仍然紧紧的闭着,脸色平静,像是睡着了一样。

“他怎么了?”敏敏深吸一口气问。

人群沉默了一会儿后,之前帮她抱起辉仔的男生看着她开口道:“他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