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

美洲西部,夜。

天空中阴云密布,密集的闪电接连划破天际,将下方连绵一百多公里的无人区照的如同白昼。

一只驼鹿被闪电惊醒,抬起头来看向洞穴外面,贫瘠的土地一如从前。一丛荆棘被狂风吹的东倒西歪,深入地下的根茎牢牢抓着土壤,顽强的守住了自己的地盘。

驼鹿用头上的角将一旁的石头往前推了推,它打了个响鼻,似乎是感到有点冷,看了看四周,站起身来走到了一块石头后面,躲避着来自洞外吹来的风。

闪电愈发密集,几乎没有停歇般亮起,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在这块天际。天空中的阴云久久不散,却一直没有雨落下来。

狂风不断吹起地上的沙尘,将枯死的荆棘与腐朽的尸骸吹上半空,摇曳在狂风中,然后又落在了不远处的峡谷间。

突然,闪电猛的停止了,乌云也在一瞬间散去,而一个尸体从天空中直直落在那颗坚守阵地的荆棘上面,巨大的响声使方圆五公里的动物全都醒了过来。

驼鹿被这巨大的响声吓了一跳,腾的一声站起来向洞外看去。

一个背生双翼的身影面朝大地压在了荆棘上面,身上还残留着点点血迹,在漆黑的夜色中散发着亮光。

驼鹿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生物,它看了看四周,被惊醒的族群兄弟只是晃了晃头又睡了过去。它歪着脑袋想了想,还是走到了那身影面前。它从来没见过这种生物,体型很像一种之前见过的开着铁皮车的双足生物,但他们的背上并没有这对翅膀。

驼鹿看着面前的尸体,发光的血迹吸引着它,它终于忍不住低下头将血迹舔了干净,然后抬着头看向远处的峡谷,连绵不绝的丘陵,几无人迹,一如几十万年以前。

非洲中部。

巴布巴普睁开眼走出树棚,太阳还未从东边升起,远方传来唧唧喳喳的鸟叫声,树叶被晨露压垮了腰,将一颗黄豆大小的露珠砸在了他的脸上。

巴布巴普伸开嘴舔了舔,口中传来一阵清凉的异香。他爬上树向东边看去,仍旧是一望无际的草原,一朵明亮的光慢慢升起。他放下心来打了个哈欠,昨天的雷声将他吓的够呛。他抬头看了看慢慢明朗的天空,心中估摸着一定是部落中有人惹了天神生气,因此用雷声惩罚他。

捡起放在一边的长矛,巴布巴普心中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猎到一头野牛回去部落。他已经出来有一个手掌那么多的日子了,杂杂米儿不知道有没有猎到,自己一定要比他先回去,才能得到哈米的青睐。

一想到哈米,巴布巴普就全身充满了力量,不仅仅因为她是酋长的女儿,更是因为在巴布巴普有限的认知中,哈米就是他见过最好看的女孩,就连其他的部落也称赞哈米的美,说她是天神赐予部落的礼物。

但是巴布巴普不能肯定哈米会不会和自己住在一起,他在出去之前问过哈米,她只是笑着看着自己没有说话。

就在巴布巴普回想哈米的笑容时,一缕阳光照在了他黝黑的身体上。他嘻嘻笑了起来,唱起了部落中的老歌,一边唱一边拿着长矛往前走。

“我的爱人她来了

我的母亲嗨呀嗨呀

笑的嗨呀嗨呀

就像月亮花。

我的爱人她来了

我的兄弟嗨呀嗨呀

看的嗨呀嗨呀

眼珠出来啦......”

巴布巴普走了一段路,忽然看到前面一处草丛中露出了一个口子,两边的草都向里面倒去,似乎被什么东西压下去了一样。巴布巴普慢慢走了过去,他心中跳的厉害,那可能是一只正在睡觉的野牛,只要把它的鼻子带回去,自己就能和哈米住在一起了。

他吸了口气,拨开草丛向里面看去,只见一个人仰面躺在地上,身子全都被泥粘住,只露出雪白的手臂和大腿。

巴布巴普吓了一跳,他听酋长说过这世界有白人,他们的身体就像空中的云一样白,但从没见过。巴布巴普时常想,那种人的身体会不会在阳光下融化,就像白色的蚂蚁一样脆弱不堪。他咽了咽口水,走到他的身边用长矛轻轻戳了一下,那人没有反应。

“死了吗?”巴布巴普这样想着,用力戳了一下,刺破皮肤,里面流出红色的液体,发着微微的光。巴布巴普从没见过人的血还会发光,忙拿着长矛走过去拍了拍那人的脸,那人还是没有醒过来。巴布巴普知道他肯定是死了,于是站起身来,跳到最高处又落下,将长矛插在地上,绕着长矛边走边跳,为这陌生的生命跳了一段舞。

做完了一切之后,他将那人拉了起来准备将他埋在土里,这是部落长久以来的规矩,在外遇到死亡的人,要为他祈求大地母神的怀抱,并把他放入大地中,接受母神的教诲。但当巴布巴普拉起那人后,嘴不由自主的张大,手也慢慢发抖起来。

那人的背上长着一对翅膀,如同老鹰一样收了起来陷入地中,却丝毫没有被泥土所弄脏,在阳光的照射下,白色的羽毛反射着微光,就像露珠中的太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