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转租房子(二合一)

  • 签到奖励一个亿
  • 枫渡清江
  • 5419字
  • 2019-12-07 13:35:33

晚风习习。

陆远饮完一杯牛奶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决定了。

从明天起,只关心粮食和蔬菜的价格。

从明天起,只在乎每天吃什么和玩什么。

就像海子的那首诗所写。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陆远中午瞧过了,他的这块地在尽头就是一片大海,虽然可能是虚拟世界里的大海,但眼下正值春天,也符合那首诗的意境不是。

不过,海子当时写这首诗时是满心的绝望。

而陆远现在却是满心的希望。

因为是周六。

所以,陆远关了闹钟,早上的他是被清脆的鸟声叫醒的。

“签到成功,已连续签到4天,恭喜主人,获得一畦菜地奖励,主人现在是否选择种植,系统可以自动帮你种植蔬菜。”

早上,陆远再次在系统的提示下签到成功。

不过,这一次,陆远没想到自己获得的奖励是一畦菜地,还能帮自己种植,这让他依旧感到欣喜,心想这系统还真的不错,自己刚想要在领地里开垦出一块菜地来学着种菜,这系统就果真奖励了自己的一畦菜地,还能帮自己种植。

“我可以选择种植什么蔬菜吗?”

陆远问道。

“自然可以,但现在只能种一种,请问主人想种什么蔬菜?”

系统问道。

“就先种点白菜吧”,陆远回道。

“已为主人种植白菜,菜地就在主人别墅后面,请主人记得自己收割或通过系统售卖提现!”

系统提示道。

陆远听后更加高兴了,欣喜地问道:“你是说我这菜地里的菜不但可以让你帮我种植还能收割自己吃甚至也能通过你售卖提现赚钱?”

“是的,主人,而且提现的金钱经过系统处理不会影响通货膨胀。”

系统回道。

“你这系统真是太好了!”

陆远在床上跳了起来,他迫不及待地要去看看自己的一畦菜地。

不过,陆远来早了,当他来到自己别墅后面时,就只见一青石板铺的小路边确实是有一畦土壤肥厚黝黑的菜地,但菜地里还没长出菜苗来。

陆远倒也没有失望,反而是满怀期待,期待这属于他自己的白菜什么时候出现。

吃完早餐后,陆远就出了门,他直接去了理发店。

他决定去做个发型,也不是说为了去泡妞,他只是想改变一下自己的形象,毕竟以前的他是一直以学生头为主,也一直未改变过,他觉得在自己没有真正的放下压力前,就算把发型做的再好,也难掩自己内心的不阳光与不自信。

但现在不一样了,陆远突然觉得这个世界无比的好,自己的生活无比的好。

所以,他要改变一下形象,告诉这个世界,他现在无比的好。

接着,陆远又给自己买了套新衣服,不算贵也不算便宜,但他觉得穿的很舒服,走起路来都觉得轻盈许多。

买完衣服又买了些肉和菜,陆远就回到了自己的领地里。

中午的午餐依旧是美味的,也依旧是他自己做的。

陆远已经开始决定卸载某两个长期使用的外卖软件了。

而在陆远吃完饭后准备打开v信刷刷朋友圈时,却发现有新朋友加他了,还是个女的!

陆远习惯性点开了朋友圈。

什么都没有。

陆远有些失望,正要拒绝通过时才发现人家备注是“有意租你的房子”。

原来是要租自己现在租的那间次卧的。

陆远自然是通过了验证,他自然还是希望有人能把他现在租的房子转租走的,这样他就能拿回自己的押金和剩余的房租。

“你好,我是之前租这间次卧的房客,我叫陆远,请问你什么时候有空看房,我们约个时间和地点吧。”

陆远先发了一段话,然后就关上了手机。

但很快,手机提示音就响了。

“回复的还挺快!”

陆远心里一想,就打开手机,还是习惯性地去点开了对方的朋友圈,但依旧什么都没有,只朋友圈页面下面有一排字,写的是“仅三天可见”。

陆远也没多想,只看对方发的内容,说:“我叫颜露,我现在在XZ南路这边,我们去外滩陈毅广场汇合吧,下午三点如何?我的电话是152****2188。”

“可以”,陆远回了两个字。

陆远的公司就在地铁附近,所以他要去外滩也方便。

毕竟他现在的领地就像是一个随身世界,他在进入自己领地之前在什么地方,他出来时依旧是在什么地方。

所以,陆远在中午小憩后就退出了自己的领地,然后出现在公司,接着去了地铁站。

一个小时后,陆远来到了外滩陈毅广场,听着江面远处的汽笛声,看着江面远处的船舶,拨打了颜露的电话。

很快,陆远就见一个戴着白色贝雷帽,穿着米色大衣,容长略尖下巴脸,化着淡妆,穿着过膝黑长靴的女孩正拿着手机朝自己挥舞着,还朝自己跑了过来。

“你好,你是陆远吧?”这女孩一过来,没有笑,只直接问了一句。

“我是,那我现在就带你过去,去看看那间房子?”

陆远问道。

“嗯”,颜露点了点头,撩了撩被江风吹乱好了的发梢。

“那我现在就叫车”,陆远说着就拿出了手机。

“待会我v信转你”,颜露依旧看着对面的高楼,说了一句。

陆远笑了笑,也没有拒绝,只认真注意着自己叫好的车有没有来。

过了一会儿,陆远和颜露来到了叫好的车这里。

颜露自己先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

陆远则自己随后开了后车门坐了进去,把手机拿了出来。

很快,车就来到了陆远以前所租住的小区,陆远和颜露下了车。

陆远对颜露说道:“这个小区是刚建好不久的安置小区,环境配套可能不是那么高档,但基本上的设施还是齐全的,收发快递和生鲜店以及超市也有,过了东面桥就是镇上很热闹的一条街,街上有很多美食店,那条街上有个公交站可以直接通向绿第广场,虽说离地铁远点,也不是那么有档次,但配这个价格还是划算的,许多在这一带上班的都住在这里。”

颜露点了点头:“我也正是了解了才联系你的,你直接带我去你房间吧。”

陆远说了声“好”,就带着颜露去了自己所住的六楼某三室里的一间小房间,一开门,陆远就碰见了自己以前的合租房客龚自强,龚自强正刷着牙,头发乱糟糟的,一见陆远和颜露回来,就停住了刷牙的动作,问道:“你女朋友?”

“不是,来看房的”,陆远说了一句,他有些担忧这个颜露会不会介意自己合租的套房内有男租客,但想自己已经备注过的,她还能来找自己,说明人家是不介意的。

“你要转租出去?你要搬了?”

这龚自强说着就忙把一张凳子放在了颜露背后:“你坐!”

颜露说了谢谢就坐了下来。

“是的”,陆远回了一声就开了门,然后对颜露说道:“这就是我的房间了,我还没有来得及搬走,所以也就没打扫什么的,可能有点乱,你放心,只要你愿意租,我会把这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

颜露没说什么,只认认真真地看着,先看了墙壁,见墙壁上没有什么点状痕迹,心里有了三分满意度,见电脑桌上没有纸巾,就嘴角略微动了动,然后就见其床头柜上摆着一艘纸质航母,也就点了点头,但见其航母和柜台上已经有明显的灰尘,而床被更是乱乱的,枕头还竖放着,白枕头还变成了黄枕头,就不由得摇了摇头:“枕巾多久没换了?”

“你别看这些,你重点应该看看空调什么的,这是遥控器”。

陆远有些尴尬的把遥控器递给了颜露,颜露接了过去,试了一下空调,见空调也挺新的,然后就和陆远去了卫生间,见卫生间还挺干净,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

“那啥,别看我们几个虽然是男的,但卫生间还是很注意卫生的,毕竟是公共区域,你要是住在这里挺好的,旁边就有河,可以看风景,现在河边到处都是油菜花,还有对面过了桥就是小吃一条街,你们女孩子应该喜欢美食,那里的鸡公煲、烤鱼都不错,以后我可以带你去!公交车也是直达的,打车也方便,我相信陆远要不是不得不搬的话也不会走的,对吧。”

龚自强说着就朝陆远挤眉弄眼起来。

“啊,嗯,是的”,陆远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要搬走?”

颜露问了一句。

“我有自己的家了”,陆远回了一句。

龚自强惊愕地看了陆远一眼,但见颜露在这里,也就没有问,只道:“那个你觉得如何,我给你说,这房子很受欢迎的,你如果现在不租,就没机会了!这马上就要到毕业季了,房租肯定得涨。”

“我是提前从学校出来上班的,不过我现在还没多少钱,这个房租还是太贵了点。”

颜露说道。

“陆远,你也不跟人家美女便宜点”,龚自强说了陆远一句。

“房租又不是我定的,我哪里有这权力”,陆远说了一句就对颜露说道:“你如果愿意租,我可以问问房东,可不可以便宜点。”

颜露抬头道:“那你问问,麻烦了。”

陆远便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会儿,但房东不同意,说转租就是转租,只能签转租合同,价格是不能变的,已经没涨就是好的了。

“不好意思,你也听见了”,陆远说道。

“好吧”。

颜露回了一句。

陆远又问:“那你还租吗?”

“我还是租吧,现在找也一时找不到更好的”。

颜露说着就撩了撩耳畔的乌发,看了看远处的油菜花田。

“那行,我这就准备转租合同”,陆远说着就把自己背包取了下来。

这边,龚自强高兴得合不拢嘴:“这以后你我就是室友了,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加个微信吧,有什么事也好联系。”

“颜露”,颜露微微一笑,就把微信告诉给了龚自强。

陆远这里拿出合同和颜露互相签了字,也拿到了押金,然后就道:“钥匙我先给你一把,但请你先别急着搬过来,给我一天,我今天下午就找人把东西搬走,然后给你打扫干净,然后再把最后一把钥匙给你,怎么样?”

“没事,我就住附近的酒店,还可以再等一天,但你不能拖太久。”

颜露说道。

“陆远,有些东西该扔掉的就扔掉,像那什么航母模型,十来块的东西就直接丢了,这样搬家和打扫也能快点。”

龚自强这时候对陆远说了一句,就先进了陆远的屋子:“我来帮你!”

“航母不能扔!”

陆远抓住了龚自强的手,然后说道:“其他的都能扔,不过除了衣服和书以及电脑,其他的,你觉得有什么需要的就可以拿走。”

龚自强倒是看上了陆远的电脑桌和电竞椅,但是见颜露在这里,也就说道:“你这里也没什么好东西,我要着干嘛,我还是帮你直接扔下去,让楼下阿姨捡去用吧。”

龚自强说着就把陆远的电脑桌和电竞椅搬了下去。

颜露这时候却突然走了进来,帮陆远把衣服取了下来开始叠着:“我也来帮你吧。”

“不用,你不知道我那些需要那些不需要”,陆远说着就先把自己睡衣取了下来放进了自己的箱子里。

“给我吧,我帮你叠,你是不会叠衣服吧。”

颜露说了一句。

陆远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但看见对方热忱的样子,也只得把衣服递了过去:“谢了!”

“你那航母很重要吗?”

颜露问道。

“我爸送给我的”。

陆远只回了一句,就开始把书急忙放进了一空鞋盒里,还立即盖住了。

“那你不应该让他染上灰尘。”

颜露说了一句。

陆远尴尬地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继续忙活着。

因为陆远要留着的东西不多,所以收拾的也挺快,只半个小时左右就把屋子变成了个空屋子,且打扫得干干净净。

然后,龚自强也因此突然提议要为陆远送行请陆远吃一顿,还顺带把颜露也叫上了。

陆远自然不好拒绝,毕竟人家龚自强说是为了请自己,自己哪能不给面子。

颜露倒是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说道:“可以。”

“我已经订好了,是火锅,你是山城的,想必你喜欢”,龚自强对颜露说道。

陆远笑笑,没说什么,他倒也不排斥吃火锅,心想反正自己也好久没吃大餐了。

也因为这顿火锅,陆远知道了颜露更多的信息,知道她是西南某财经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川渝女孩,普通家庭,今年大四,在金融公司,但目前好像也和陆远差不多什么都干,单身。

当然这些都不是陆远问出来的,是陆远听到的。

“以后陆远我们常联系,颜露,如今陆远这都收拾好了,你就提前搬过来,我可以帮你一起搬东西!住在酒店也不划算,以后你最好找个男朋友,互相有个照顾还能分担房租,更重要的是可以一起租一个带卫生间的主卧,不用和我们这些男的一起混用卫生间,我们那套房租的主卧住的就是一对情侣,生活压力要小很多。”

一时饭毕,龚自强的话依旧没有停。

颜露一直笑着,或者时不时地回应一两句:“是吗?不过,我现在还没打算谈恋爱!”

陆远倒觉得龚自强说的没错,两个人用一个卫生间总比四五个人用一个卫生间方便卫生。

当然,陆远现在不用考虑这些了,他的别墅有七卫。

陆远向龚自强和颜露告了别,就回先去了公司,然后一出公司就回到了自己领地。

一回到自己领地,看着夜幕下的璀璨银河,陆远放肆地大吼了一声,然后笑了起来。

他现在很高兴,因为他的房子转租出去了,以后他的生活主旋律再也不会停留在找房子租和租房子以及找人转租自己房子的节奏上。

他可以在工作之余享受美食、享受旅游、享受游戏、享受电影、甚至还可以去看演唱会看比赛。

夜晚,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打在窗外的榕树叶上时,声音很是空灵,很是催眠。

陆远把搬回来的东西也拿进了自己的别墅,睡衣是母亲买的,蜘蛛侠帽子衣服也是,虽然他现在不用了,但也不能丢不是,至于书则是姐姐送的。

刚在家庭式影院看完电影的陆远正要去睡觉,却见手机提示了一声,一看却是颜露发来了微信,问车费多少钱。

陆远本想发一句“算了”,但想了想白天的事还是撤销了,心想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欠别人人情占人家便宜的。

于是。

陆远便把一半的车费如实告诉给了颜露,也很快就收到了颜露的转账。

……

颜露早早地锁好了门,见陆远收好钱后,就打开了电脑,先开了QQ,进了自己大学室友群,开始噼里啪啦的打起字来。

她是一个慢热的人,在不熟悉的人面前寡言少语,显得高冷,但在自己相处四年的大学室友面前就会原形毕露,被室友笑称为颜疯子。

此时,颜疯子直接开始在群里说道:“今天碰见个男孩子,好可爱,睡衣图案居然是孙大圣,还有件带蜘蛛侠帽子的棉衣,关键是还舍不得扔,咯咯!满是灰尘的纸质航母都要留着,电脑桌和电脑椅却给扔掉了!好像不爱打灰机!你们说是不是因为他有女朋友?看的书居然是《浮生六记》、《红楼梦》,你们说他咋不看沽之斋上面那些书。”

“好啊,颜疯子,你跟人家上床啦,还知道人家睡衣是什么图案,你什么时候脱的单”,一室友回道。

“瞎说什么,我是租他要转租的房子,萍水相逢而已”。

颜疯子说道。

“颜疯子,你还是这么闷骚!没事偷看人家小哥哥的睡衣!”另一室友回道。

颜疯子忙反驳起来:“才不是呢……”

因为刚毕业不久,颜露的大学室友群还是很热闹,只聊到下半夜,连表情包都斗了一个小时,群里才安静下来。

陆远睡觉前倒也偶然翻开手机看了看,才一年,当年聊天记录天天99+的室友群早平静如死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