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吃草莓与吃酸醋
  • 签到奖励一个亿
  • 枫渡清江
  • 2069字
  • 2020-01-16 20:21:50

陆远选了一棵最粗的桃树,然后睡在了上面,由着落下的桃花轻吻他的面颊、鼻尖、唇瓣。

仿佛,他又成为了曾经那个只觉韶光慢的少年。

晓樱因要做桃花胶故而也爬到了树上采摘桃油,洁白的小萝卜腿,往桃树枝丫一踩,花又迅速落了许多,落在小野刚探出来的脑袋上,只是没有声音。

闲花落地听无声。

连穿行在桃园里的风也蹑手蹑脚的走着,避开了枝叶与草,故而没有任何响声。

陆远的午睡因此没有被惊扰。

晓樱此时已经落在地上,去了桃园外的草莓地里采摘草莓。

草莓园紧挨着桃园,且处于桃园与一片松林之间。

而待晓樱走来时,就看见了一颗颗草莓已硕大如一颗颗红宝石一般缀满了整个“地毯”。

小野一会儿跑进桃园,来到陆远身下,使劲地把两肥肥的小脚往树梢上攀,想跟陆远一样贪睡一下;一会儿又跑到晓樱这里来,但晓樱怕他践踏了草莓,把他赶了回去,气得他只能哼哼唧唧的抗议;一会儿又跑进松林里,一不小心踩在滑滑的松针上,直接翻了个大跟斗。

待到细雨落,眼角湿的时候,陆远才醒了过来。

陆远戴着一头的桃花瓣也朝草莓园走了来,只见晓樱正蹲着身子,如牛奶洗过的玉手将一颗颗草莓放进了篮子里,一会儿还拿起一颗来,用红润的唇将其含下,吃了起来。

陆远发现晓樱的唇很美,很红,很匀称,似乎即便是用来含草莓,这草莓也有些不配。

“晓樱!”

陆远喊了一声,妒忌得桃花又落红成阵,明显是见陆远只顾着看晓樱而忽略了她们生气呢。

晓樱起身转过身来,将最红的一颗草莓递了过来:“陆远哥哥,这草莓很甜的,你尝尝。”

陆远这时候已经走到了晓樱近前。

晓樱见此干脆把草莓直接喂入了陆远口中,甜甜一笑:“晓樱喂陆远哥哥吃!”

陆远吃了几颗,也时不时地挑了颗红的喂了晓樱一颗,晓樱总会说道:“晓樱谢谢陆远哥哥!”

而晓樱也会喂一下陆远。

一时间,两人草莓倒没摘多少,彼此倒投喂了不少。

好的草莓,陆远打算留着自己和晓樱自己吃。

而其他次一点的则通通卖给系统。

……

苏雨晴从龚自强那里知道颜露也去了乌镇且和陆远在一起后就一夜未曾好睡过。

她已经连续失眠了两天。

这还是她第一次因为一个人而且是一个男人而失眠,甚至因此连续两天胸口都如被压了一块巨石,十分闷。

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可笑!

苏雨晴犹记得自己周六在龚自强那里得知颜露去乌镇和陆远一起的事后一晚上都辗转难眠的情景,犹记得她自己无数次拿起手机想问陆远又放下手机觉得自己没资格问陆远这些的纠结与矛盾,她想把陆远这两个字从自己字典里挖掉,却总是又情不自禁地想要给这两个字做注解。

苏雨晴知道自己是喜欢上陆远了,开始在乎他了。

她知道她现在必须得搞清楚陆远和颜露的关系,否则她会活不安稳的,胸闷气短的症状也会得不到缓解。

但苏雨晴依旧没敢鼓足勇气去八楼陆远的家当面问陆远,她怕陆远会生气,会讨厌她这么无理取闹的去管他。

甚至,苏雨晴也觉得自己只怕也从陆远嘴里问不出答案来。

苏雨晴只相信自己的眼睛,所以她决定还是亲自去看看,悄悄地去陆远现在上班地方看看,悄悄地看看颜露和他到底有没有在亲密的互动。

“你好,我是总公司的员工,我叫苏雨晴,这是我工牌,我来这边找一个人。”

“我需要登记是吗,好的!”

与保安交流后,苏雨晴进入了陆远所工作的地方,但她一进来就更加觉得紧张,心脏似乎都要从胸腔跳了出来一样。

苏雨晴尽量深呼吸着,压制住自己的紧张情绪,悄悄来到了陆远所在部门的办公区。

苏雨晴不敢问别人关于陆远的工位在哪儿,她只打算自己找,这样不会暴露得让陆远猜到她来悄悄找过他。

“如果他对我有好感,或者说是心里有我,会真的如他所言,把我给他送的保温杯拿来在用,那么他的工位上肯定会有这件物品。”

苏雨晴心里如此想着,两眼在各处工位上逡巡着。

仿佛此刻她比柯南还要会侦探,知道抓住最关键的物品,进而推理出很多重要的信息。

苏雨晴笑了,心里的石头有一大半落在了地上,她是那么的开心,开心的想要拥抱整个世界。

因为她看见了她送给陆远的那个保温杯,而且她仿佛一时间能记住这里所有工位上的保温杯,似乎给他们的保温杯都建立了一个数据库,而她的大脑还有一个数据库管理系统,能迅速甄别出整个市场部就只有那靠窗的工位上的那个保温杯才与她送给陆远的那个一模一样!

“原来他坐在那里呀!”

但是就在苏雨晴喜不自胜的时候,她看见了颜露,看见颜露就坐在那工位的对面。

苏雨晴又心里一紧,尽管这时候颜露什么也没做,只是坐在电脑面前敲键盘,但她还是觉得那个衣着时尚的漂亮女孩依旧会是自己强大的挑战。

因为看见保温杯真被陆远拿来用的缘故,她歇斯底里的有了些勇气与信心,朝颜露走了过来,拍了拍颜露肩膀:“你好,请问,你就是颜露吧,我是苏雨晴!”

颜露看向了她,她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人是个大美人,一双眼睛虽有些黑眼圈,似乎懒得化妆,但素颜也能秒杀许多人,也就点了点头,不由得看了旁边的镜子一眼,见自己也同样很美后,才有了些信心:“是我,有什么事,哦,你就是苏雨晴啊,我听陆远提起过你。”

“提起过我?”

苏雨晴心里暗自问了一句,然后更加开心了,因为一个男人一旦对另一个女人没有想法就会在这个女人面前无所谓的提起另一个女人,当然,也有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这个男人是段位很高的人,但苏雨晴觉得陆远不会是这种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