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又多了一笔收入

  • 签到奖励一个亿
  • 枫渡清江
  • 2166字
  • 2019-12-24 09:31:16

锦绣花城。

陆远继续开着车先到了绿第广场,然后才下车步行到了公司。

倩姐与颜露依旧比他到的早。

这也没办法,毕竟陆远现在工作是最佛系的,要不是纯粹为了让生活有点仪式感,让家人知道自己还在上班,为了不那么麻烦,他现在离职都是可以的。

不过,现在的陆远来的晚也没人会说他。

倩姐在升为副经理后对他也没那么严格了,当然,陆远也知道这是跟自己骤然露了富有关。

不管怎样,陆远现在是在惬意地享受着工作。

泡一杯枸杞,下一部电影,打开浏览器,陆远就开始了自己一天的工作。

早上,小雅给陆远发来了消息,说他的拙政园别墅已有对研究园林绘画艺术的艺术家夫妇要整租一年,租金最终洽谈为三十万一个月,押三付一,且由租客承担物业费。

陆远见此倒也没发现有不合理之处,心想艺术家租自己的别墅也比较放心,当然本身能拿出这么多房租的人其素养还是值得信任的。

陆远便也就同意了,便告诉给了小雅地址,且约定了签合同的时间。

要是这次真能租了出去,则意味着陆远一年内每个月会额外多三十万的收入。

虽说陆远即将很可能还会有一笔年入五六百万的收入,但现在能多这一笔收入,他还是很高兴的。

毕竟在20天以前,一个月能在除工资以外还能每个月有三十万的收入,是他不敢想象的。

中午,陆远依旧没有约颜露,而是回了空间。

尽管颜露会因此继续生气。

颜露看着陆远出了门,她也不是非离了陆远不可,她只是觉得陆远这种男生既然和自己同组而自己还这么漂亮,应该会主动约自己才是。

但颜露这次则没有直接大怒,她也开始意识到陆远或许真不是愿意只围着她转的人。

颜露第一次发现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不是这个世界的中心,而因此有些落寞起来。

但颜露却也没有因此真的就把陆远丢到了一边,她甚至因此更加思索着陆远为何对自己热一阵冷一阵的。

“难道他只是真的把我当普通同事而已吗,而没有想让我走进他的世界里吗,所以没有想着要天天和我一起?”

颜露暗自问了一句,又想道:“难道我想走进他的世界里,所以天天想和他一起?这怎么可能!”

颜露依旧不敢承认这一点,因而只自言自语地起身往茶水间走去:“不叫我就不叫我,谁稀罕谁!呆子,我颜露离了你还是会过得照样快乐!”

但颜露在吃饭的时候还是不由得想起了乌镇桥上与陆远相遇而相谈甚欢的一幕,不由得想起了陆远与她在车里说说笑笑的一幕,还有之前看见那个可爱男孩的孙大圣睡衣和《浮生六记》等书以及那个布满了灰尘且被其视为宝贝的航母模型。

颜露也因此依旧难以抑制地有些伤心起来。

“他真的对这些没感觉吗,他难道真的是木头吗,他不是说他想谈恋爱了吗,难道他是真的不想和我谈,我哪里不好了,他是觉得我不成熟不懂事吗?可我们都喜欢随性,喜欢魏晋风流啊!陆先生,我在你眼里很糟糕吗?可如果真的很糟糕,你该讨厌我才是,为何还愿意理我,还愿意和我说笑,陆先生,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尽管颜露从不愿意亏待自己,所以她的每一顿饭都是她自己精心制作或精心挑选的,可这次她却是食之无味,满脑子都在想陆远到底怎么看她的,都在通过陆远对自己说的每句话论证陆远对自己的心思到底是什么。

一时间,颜露记忆力似乎变得无比的好,开始仔细回忆起陆远给她说的每一句话,仿佛每一句都值得她再三斟酌一番一样。

“他是那样的善变,偶尔温暖如春风,又有冷冽如严冰的时候,我本是只不羁的鸟,却也在无缘无故间被他这温暖所惹被他的严冰所冻!我甚至宁愿相信他的冷是故意的,温暖也是刻意的,我最怕的是这些都出自于他的无意。”

颜露在自己的微博里如此写道。

……

事实上,陆远带给颜露的这些感受的确出自于他的无意。

陆远不约颜露吃饭不是因为他不愿意和颜露一起吃饭甚至是讨厌颜露,而是他是真的没觉得有这个必要,或者是无意忽视掉了。

同事难道就得中午一起吃饭吗?

想约难道不能主动说吗?

陆远相信自己想约颜露时是会主动说的。

而他没有说,只是说明他暂时真的不想而已。

陆远心情极好,因为晓樱蒸的清明粑很美味,无论是咸的还是甜的,连小野都吃的肚子鼓鼓的。

午饭后是不能立即睡的,不然会消化不良。

所以,陆远决定趁着中午有空去看看系统奖励给自己的桃园与草莓园。

“晓樱,提着篮子,待会去桃园顺便看看能不能摘些草莓。”

陆远说了一句,就摸了摸小野的脑袋,然后起身就走。

晓樱戴着一顶黄色渔夫帽,跟在后面,白皙的手臂上挎着柳条篮,还拿着一把紫色太阳伞:“晓樱记住啦!陆远哥哥要打伞吗?”

“不碍事,春日阳光又不毒辣!”

陆远说着就见小野已经跑到了溪边,故而大喊道:“小野,你给我回来,走桥上,才吃了饭,又是正午,全身体热的时候,泅渡冷水不好!”

小野似乎听懂了他的话似的,忙扭着肥肥的屁股跑了回来,然后站在桥头等着陆远与晓樱。

桃园在山腰,足足把一大片山都给缀满了似白似红的花冠,远看如积雪未化,又似雾凇沆砀,近看婉如红粉三千立于山间。

陆远与晓樱还有牧羊犬小野走了进去,一下子婉如从春天走进了冬天,走进了一个白雪琉璃世界。

虽说现已是四月下旬,但因为桃园在山腰的缘故,故而也正应了那句“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之语。

诺大的桃园,桃花开的无比的茂盛,春风一阵撩拨,纷纷落下,如在下雪。

陆远踩在松软的桃花铺就的“地毯”上,感觉软软的,如踩雪一样,只是没了雪那冷清彻骨的冰寒。

晓樱挎着篮子,穿着白裙子,行走在里面,如隐匿其间的仙子。

而小野也恍惚成了灵兽,一踩就陷入了花丛中,刚冒出个脑袋,又踩一脚,然后又陷入了花中,恍如会了遁地术一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