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买下中式庭院豪宅

  • 签到奖励一个亿
  • 枫渡清江
  • 2057字
  • 2019-12-20 15:00:00

陆远实地看着这别墅,再听这小雅详细介绍,总体上还是很满意的,毕竟这别墅难得的是家电齐全且都是新的,还是品牌货,但又敞过有一年的风,不用担心甲醛与苯太多。

于是,便问道:“这套别墅有没有优惠空间?”

“请问先生,您是按揭还是全款?”

小雅没有先回答优惠的事,而是再次问了一句。

“全款。”

陆远回道。

小雅心中颇为惊愕,但也更希望陆远将自己负责的这套别墅买下,但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先生,方便的话,可以让我看看你的现金余额吗?”

陆远便把手机拿了出来,点开某银行v信公众号,点开余额项。

“九位数!”

小雅瞪大了眼,美瞳几欲要掉了下来。

小雅不由得笑得比刚才更加灿烂了:“请问先生对买下这套别墅的意愿多大?”

“还不好说,得看你们能优惠多少。”

陆远回道。

砰!

小雅突然坐在陆远正在看的一间卧室的席梦思上,将腿交叉着,半咬着红唇,朝陆远放着媚眼,还发出了缠绵缱绻之声。

“你怎么了?”

陆远不由得问了一句。

“先生,刚才不是问高端中介服务吗,。”

小雅汪着一双含情目回道。

“你不舒服?”

陆远问了一句。

小雅娇嗔了一句:“先生!”

陆远看着小雅,没有任何表情,问道:“你肚子疼?”

小雅摇头。

陆远见她皱眉,又问道:“你头疼?”

小雅直接把陆远的手抓住了:“这里不舒服,胸口疼,先生按按。”

“对不起,我不是医生!”

陆远把手抽了回来。

“先生,我想。”

小雅在席梦思上摇晃着。

“你是想告诉我,这席梦思抗震能力很强?”

陆远在小雅说完之前故意这么问了一句。

“嗯嗯,先生要不试试?”

小雅笑了起来,拍了拍席梦思床面。

“我还以为你们所谓的高端优质中介服务是要详细介绍这园林别墅每一个造景的艺术特征呢,比如,那潜藏在墙脚的芭蕉,是否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墙体雕龙仿的是豫园?那一曲小径深处的小屋,是否是要体现出禅房花木深的意境?”

陆远说了一句,就指着外面的景致说了起来。

小雅站了起来,理了理旗袍,说道:“原来先生想要的高端中介服务是这个?!这个简单!”

于是,小雅便开始替陆远介绍起来,哪里是红杏枝头春意闹,哪里是独钓寒江雪之景。

待小雅介绍完后,陆远又问道:“那么,能优惠点吗?”

“先生真不要高端服务吗?”

小雅继续问道,娇媚不已。

“我要是接受了你这服务,就没有了优惠,你可以吃掉几十上百万,就算你身子是金子做的,或者能延年益寿,我也得馋得起才行啊!”

陆远说道。

小雅无可奈何,只得给了陆远优惠。

因为这套别墅是商业用地,所以倒也不用担心限购问题。

于是,陆远便以8888万元的价格买下了这套别墅。

“先生,您真是个精明谨慎的人”,小雅在陪着陆远签订相应合同后不由得说了一句。

“你v信多少?”

陆远这时候则突然问了一句。

小雅不由得羞涩地笑了起来:“先生!你可真直接!我很贵的,虽然不是明星,但我自己卖房子也能赚很多钱,先生,看您年轻帅气,我可以半送半卖,您至少得一个月给我六位数才行,而且,我有条件,每个月不能超过两次。”

“你别误会!我不喜欢那种一点朱唇万人尝的,我是觉得你除了旁门左道外,销售能力还是可以的,所以,我想让你继续帮忙负责出租我这套别墅,自然也会少不了你的好处。”

陆远说道。

“先生你说话真直男!其实,人家没有那么脏的,毕竟能全款买这别墅且像您这么年轻帅气的,我入职以来也没碰到几个,何况即便是碰到了,也都跟您一样,裤腰带比谁都紧,其实,我也不明白,你们这些人,为什么喝井水还得要求这口井没有被别人喝过呢,井水甘甜不就够了吗?”

小雅笑着说后就把v信给了陆远。

陆远则与小雅继续洽谈起中介出租这套别墅的协议来。

没多久,陆远就与小雅确定了中介协议,且不由得笑说道:“记得挂出去后,说一下客卧里的席梦思抗震能力不错。”

“先生你真幽默!我都快爱上你了!”

小雅说着就把陆远送回了拙政别墅。

而陆远则拒绝了小雅同自己一起留宿拙政别墅的暗示,只独自一人在这内部装饰奢华的别墅里过夜。

看着这深深庭院,陆远依旧如在梦中,他没想到这套别墅会最终属于自己。

毕竟也不是谁都能在这景区附近拥有一套别墅的。

陆远甚至想在春节的时候把自己家人邀请到这里来住,毕竟这种中式庭院如果用来过年的话,会更具韵味,尤其是在下雪的冬季。

“就这么决定了,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在这里过个春节!”

陆远说着就直接跳到了宽大主卧的席梦思上然后滚了几下。

然后,陆远才重新理了理衣服,这中式庭院虽好,但他还是要吃饭的,但这景区不比居民区,买菜自然不方便,而且他也想看看夜幕下的吴郡,所以,他也就准备出去吃饭。

陆远来到了一家复古装修的饭店,点了两个菜,便与春月开始共餐。

待到春月撑得挂上柳梢而歇息时,陆远才回到了自己的拙政别墅,坐在曲栏上,看着仿古琉璃宫灯照耀下的一泓清泉,一时间除了隔墙之幽幽昆曲随着水面微波涌动而来外,就只有渐次而来的夜雨了,打得柳叶窗外的芭蕉啪嗒啪嗒的。

月洞窗外的凤尾细竹也被打得哒哒作响,而白墙也因此湿了。

陆远喝了口自沏的淡茶,就回了自己的主卧歇息。

夜凉如水。

陆远渐渐进入了梦中,梦中他仿佛穿越了五百年,成了一书生士子,只见佳人正红袖添香,似乎有些像小雅,他少不得走了过去

等到次日天明

陆远不禁苦笑,少不得再重新洗澡,然后换了干爽的裤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