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你已经不是学生了

  • 签到奖励一个亿
  • 枫渡清江
  • 2557字
  • 2020-02-12 13:50:45

从苏雨晴这里回来后,陆远就回到了自己的领地空间里。

因为今晚,他更想待在这个更隐蔽的世界里。

陆远开着电动高尔夫车,趁着月色,直接开到了海边,不由得对着大海吼了一声,紧接着,他就笑了起来。

苏雨晴的一顿饭让他的确感到了一丝幸福,但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次日一早。

陆远在春光明媚的别墅房里醒来,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他,他依旧可以独享这悦耳的鸟声,呼吸这湿润的空气。

陆远笑着起了床,他蹬开被子,拉开帘子,待盥洗吃完早饭后,他就开始收拾着行李箱。

因为今天上班后,他就要连续放假五天,今天是星期二,他请了三天年假,加周末,他要一直到下周一才会上班。

“恭喜主人签到成功,连续签到14天,奖励主人侍女一名,该侍女名为晓樱,主要职责是替主人打扫别墅卫生等服务类工作,且该侍女是与系统签订的劳务契约,会竭诚为你服务。”

陆远自然依旧是签了到,但他没想到系统这次给自己的奖励是一名侍女。

“喂,我承认,我的别墅需要有人打扫卫生,叠被铺床不用我自己干也挺好,洗衣服洗碗也的确不是很值得让人喜欢的家务活,但我可不能用童工的。”

陆远忙提醒了一句。

“知道的,这名侍女是碳基智慧生命,也就是你们地球上所说的人类,按照界门纲目科属种的分类,和你同属一种,生命年龄是在十九岁,不会违背贵国法律,只是我们会让她遵守契约规定,在契约期间对你百分百忠诚,且永远不得出卖从你这里得知的秘密!”

系统提示道。

“工资你付?”陆远问道。

“是的啦!何况,她要的,你本身也付不起,但你放心,晓樱是一名很乖的侍女,绝对令你喜欢的。”

系统回了一句。

陆远这才放了心。

没多久,陆远就见一瓷白娃娃脸的黑长直侍女走了进来:“请问主人需要打扫房间吗?”

“嗯,需要,你请。”

陆远说着就拖着行李箱出了门,他还是颇为惊讶的,这系统是怎么做到的,还真的给自己领地空间里大变出个活人来。

但陆远也没多想。

“主人再见”,侍女说了一句。

“再见!”

陆远摆了摆手就去了车库。

陆远突然有些担心这侍女怎么进出自己的别墅,最后问系统才得知,原来系统已经预先在智能锁上录了这侍女的指纹。

很快,陆远就出现在了自己在现实中的套房内,而且是在套房内的卧室内。

因为他昨晚是在开了卧室门后就下达进入领地空间指令的。

苏雨晴只会知道他回了家,而不知道他去了领地空间里。

陆远来到负一层后就把行李箱放进了车的后备箱,本来他还是很担心这车的保养的,但在他得知系统自动替他保养后,他也就没有再想这些了。

今天,陆远依旧没有看见苏雨晴在小区门口等车,他也就直接开走了。

而陆远一开走后,苏雨晴才出现在了门口,她刚才看见了陆远的车,但她躲了起来。

她自然是想蹭车的,但她又不敢一直蹭,那样她担心会让陆远厌烦,让陆远觉得自己很粘他。

苏雨晴知道男的是不喜欢太粘人的女生的。

陆远来到了公司,倩姐依旧那么热情的主动先和他说了声“早”,脸上带着笑容。

而颜露则一直盯着电脑。

陆远说了一声早后,颜露才回头同样回了一声“早”,基本的礼貌是有的,但仿佛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表情淡淡的。

当然,陆远也懒得去想颜露怎么看待自己,他也赶紧投入了状态,开始计划着请假后的这三天的工作该如何做推迟安排,一些由自己跟进的客户自然要说明一番情况的。

不过,有些简单可又需要每天及时处理的事情只能交给颜露。

而自己跟进的一些客户的紧急联系人自然也得是颜露。

所以,陆远觉得自己有必要在今天中午抽空给颜露交待一下。

于是,陆远便给颜露发了条消息:“中午有空没,一起吃个饭?”

一分钟后,颜露没有回消息。

三分钟后,颜露依旧没有回消息。

五分钟后,颜露还是没有回。

颜露这个时候正在疯狂敲键盘,待喝水时才发现v信头像在闪,才忙打开v信一看,见陆远约自己吃饭,不由得娥眉一展,得意地笑了起来,心道:“呆子,看来你也不是那么呆,今天知道约我了!”

颜露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轻松地给了陆远一个和自己一起吃饭的机会,昨天的自己明显有些失态的。

于是,颜露直接就准备瞎编起来,正要写:“今天有产品部的张哥约我了。”

但这时候,陆远先回了一条:“有正事!”

颜露顿时由喜转为怒,粉拳紧捏,几欲要一拍桌子,站起来质问陆远,难道如果不是有正事就还是不会约自己吃饭吗?!

但颜露看到自己是在公司后也只得忍了下来,但她是不喜欢忍气吞声的,所以越是忍她越是生气。

我这么漂亮,难道他不动心吗?

是了,第一天见面,龚自强那么热情,而他却一直无所谓,原来他不是内心闷骚,是真的没对我感冒!

昨天也不是故意不约我,而是真的忽略了自己?

就好比那晚陪自己回家说出“陪自己回家但没陪自己说话”一样。

颜露突然很想哭。

不对!

难道他是在玩欲擒故纵?

本姑娘没心情和你玩欲擒故纵!

颜露越想越气,但想着自己也不能就这么平白无故地白白为陆远生气,也就打算再给陆远一个机会,试试看陆远是不是真的在欲擒故纵。

于是,颜露回了一句:“今天心情不好,不怎么想吃饭。”

颜露心想如果陆远在玩欲擒故纵昨天没约自己吃饭,今天主动约了自己后,见自己心情不好肯定要问自己为什么心情不好的,只要他对自己有想法的话,那个时候自己再说一句“不用你管!”就可以扳回一局。

但陆远没有这么说,而是回道:“既然如此,我直接给你发消息说吧”,说着,陆远就将自己要休假需要颜露代替自己干一些工作的话直接发给了颜露,且道:“这个算是你帮我忙,也算是锻炼你,以后你有事,我也会这样帮你的,组内设我们两个员工,目的就是有这个作用,当然,你可以拒绝,我也不会怎么样,我可以移动办公,所以,你明白了吗?”

颜露盯着电脑屏幕半晌不语,最后还是咬牙打出一行字。

“喂,我心情不好,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啊!可你心情不好就请你自己调解;颜露同学,你不是小孩子了,你已经毕业了,你现在出社会了,你是在工作上班,你心情不好,不代表谁都要来安慰你,我在和你说正事,说工作的事,你现在这样是在浪费彼此的工作时间,我希望你明白这一点!拜托你成熟点!算了,很抱歉,我没有资格教育你,我又不是你父母老师,我们继续说工作上的事,我刚才说的,你明白了吗?”

陆远继续问道。

陆远打了很多字。

如果是平常,看见有男孩子打很多字给自己,颜露肯定很开心,就仿佛在欣赏自己的胜利果实。

但现在颜露开心不起来,她发现自己被教训了,而陆远的话如轰雷掣电般,比她肺腑里掏出来的话还要真,却也比刀子还要锋利。

“是呀,自己不是小孩子了,自己已经毕业了!”

颜露想着想着就哭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