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回到家中

  • 签到奖励一个亿
  • 枫渡清江
  • 2337字
  • 2019-12-14 17:07:31

这一天,天气很晴朗。

陆远事先已与龚自强和苏雨晴说好,他要先去开房车。

所以,在酒店退房后,陆远就先自己打了个车走了。

龚自强是巴不得有一个和苏雨晴独处的机会。

苏雨晴是不想让陆远为难。

而且,两人现在都还不知道该怎么和陆远相处,毕竟现在他们都已经开始意识到陆远也许和自己不一样。

所以,龚自强和苏雨晴都没有问陆远为什么不让他们一起去房车那里。

陆远没让他们一起来,目的自然也很简单。

陆远可不想费神地给他们解释说自己有一个系统,然后系统给自己提供了一个领地空间,自己的房车在自己的领地空间里,自己需要把房车从领地空间里开出来。

所以,陆远需要支开他们,然后自己先开着房车到客运站。

陆远乘车来到了郊区,见一处破旧的工厂四周没有监控设备和人,就进了工厂大门,然后出了工厂大门,这才下达指令进入了自己的领地。

很快,陆远就来到自己领地别墅里,然后拿了钥匙去了车库,看见了自己的这辆房车。

看着这么大的房车,陆远觉得很震撼,很兴奋地开了车门。

一进入里面,陆远就被里面的奢华所惊讶到,他忽然发觉这种房车要是开着出去,等于让自己有了个移动的家。

不过,想到龚自强和苏雨晴还在等自己。

陆远也没在自己的领地逗留很久,忙把房车开出了自己领地,一出来就是在郊区一废弃工厂旁的大路上。

陆远直接开着房车去了客运站。

半个小时后,陆远就出现在了客运站。

而十分钟后,龚自强和苏雨晴也发现了陆远的房车。

“上车吧”,一待苏雨晴和龚自强过来,陆远就主动下了车,开始帮苏雨晴和龚自强拿行李箱上车。

苏雨晴和龚自强一进来后也同陆远一样都是满脸的震撼。

“这也太奢华了吧,陆远,你这房车多少钱啊。”

龚自强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套环形真皮沙发,问了一句。

“不知道,我一亲戚给我买的”,陆远随口瞎说了一句,他的确不知道这房车多少钱。

“请主人诚信点,我和你没有血缘关系!”

系统这时候提示了一句。

陆远暗自“噢”了一声,也没理会系统的提示。

苏雨晴也在细细端详着,她看得出来,这车厢内的会客厅与豪华会所没有区别,地板是顶级船用木板,沙发是航空专用沙发,还有BOSE音响与43寸的液晶电视,家电齐全,甚至还是双层的,上层应该还有个休息区。

但苏雨晴没有说什么,只是把行李箱放好后,就优雅地坐在了沙发上玩手机。

苏雨晴搜了一下这辆房车价值在近千万左右,她不知道这陆远的亲戚是什么样的人物,才会给陆远送这么昂贵的房车。

陆远这时候已经去了驾驶室,开着房车去了高速路口。

陆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即便是驾驶这样的大卡房车也很轻松。

一个小时后,陆远的房车在一个休息站停了下来,他既然开着房车回沪都,自然就不只是要开开车,也是要体验一下在这房车里休息的感觉的。

陆远停好了房车,就出了驾驶舱,只见苏雨晴依旧坐在会客厅内,穿着超短裤,一双雪白大长腿并得很拢。

而龚自强则也坐在苏雨晴对面,和苏雨晴说话。

陆远一走过来,苏雨晴就起身让一半给陆远,还给陆远捶了捶肩膀:“辛苦啦!”

龚自强见此微微一笑,他很想那个被捶肩的那个人是自己。

“对了,我忘了给你们说,我买了些水果与牛奶在冰箱里,还有咖啡,你们要吃要喝的话,记得自己拿,这里也有咖啡机与榨汁机,也可以自己做。”

陆远说道。

“既然如此,我给你们做水果奶昔吧。”

苏雨晴说着就起身离开了沙发,去了厨房,开始操作了起来。

陆远自然也没有阻止。

龚自强见此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说道:“我帮你吧!”

苏雨晴忙道:“不用,你们自己玩吧,我喜欢一个人操作。”

苏雨晴则似乎很享受在这种房车里做美食的感觉,切水果时还哼起了歌。

很快,苏雨晴就用陆远房车里的白瓷杯端来了两杯水果奶昔,且放了两根金属勺,笑道:“你们慢用。”

说着,苏雨晴也给自己端了一杯。

陆远说了声“谢谢”,然后就开始品尝起来,虽然他知道苏雨晴可能是以为自己“富有”而才这么温柔体贴的,但他不得不承认,苏雨晴这些体贴入微的行为的确很容易让一个人动心。

但陆远也知道苏雨晴是故意把自己变成了一颗温柔甘甜的糖果,而不是她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所以,陆远依旧保持着理智,他依旧只以一种普通朋友的方式与苏雨晴相处。

苏雨晴今天穿的吊带衫。

在这个时节穿这个也算是不怕冷的,但也因此,苏雨晴弯腰的时候总会露出些什么来。

陆远少不得别过脸去。

龚自强也一样。

两人都是背地里闷骚但碰到了真正可以占便宜的时候就又绅士又怂的人,与那些道貌岸然的绅士截然相反。

苏雨晴也发现了两人的这个动作,心里反而因此有些满意。

“问你们个问题,你们是喜欢山还是喜欢海呢?”

苏雨晴这时候突然问道。

“你呢”,龚自强突然主动问了一句。

“我喜欢山,山可以一直矗立在原地,守在此地到永远,而大海无边无际,没有方向,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刻会漂流向哪里”,陆远说了一句。

“我也是”。

苏雨晴微微一笑,她仿佛明白了陆远为何有房车而不经常开着去玩,却能有耐心地待在一个公司里当普通员工,而且从未因此有怨言。

苏雨晴觉得陆远应该是一个对待感情专一的人所以喜欢一层不变,喜欢守着一个地方到永远。

同时,苏雨晴觉得陆远应该是一个有独立意识的富二代,不然其家人应该不会让其在沪都一家公司里做普通员工,嫁给这样的人,也许也不用担心加入豪门后被婆婆管束,而且嫁给一个妈宝男吧。

但陆远如果知道苏雨晴的内心所想的话,肯定会惊呆的。

事实上,他没办法百分百肯定自己有这些优点,因为他事实上待在沪都公司里当普通员工不是因为他踏实是因为以前的他别无选择。

回到沪都郊区,陆远先让苏雨晴和龚自强下了车回自己家,而他自己在继续寻了处没人的地方后,就开着车回到了自己的领地。

一回到别墅里,陆远就感到无比的疲惫,他少不得休息了一下午。

等到日暮降临,陆远才醒来,但他突然想到自己如今在现实世界也有了一套房子。

陆远突然内心有股强烈的冲动,想要去看看自己的这套房子。

于是。

陆远便开着车出了自己的领地,直接来到了锦绣花城这个小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