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突如其来的消息

  • 签到奖励一个亿
  • 枫渡清江
  • 2136字
  • 2019-12-13 15:31:04

列车在城市与油菜花田间穿过,陆远戴上了耳机,他很享受这趟旅程。

因为现在的他有了自己的家,甚至在现实中也有了自己的家。

而且这的确是属于他自己真正的一个家。

所以,陆远觉得自己现在开始的旅程,更加让人踏实了些。

陆远感觉自己好像有了个行走的起点,他可以从这个起点开始行走到远方,而不是再盲目地走着,不知道走很远后,自己该回到何处。

陆远此生没有别的追求,他不怕穷困,毕竟他穷过,知道穷也没有那么苦,他也依旧向往富贵,因为富贵的确能让生活更精彩。

所以,陆远从现在开始就已经感到满足了,只想着趁着耳聪目明的时候好好听听好好看看。

没多久。

陆远、龚自强、苏雨晴三人就抵达了临安。

一下高铁,陆远就开始尽量把自己的思绪拉长,从南宋开始,体验这座城市。

“这已经是中午了,你们想吃什么?我请客!”

苏雨晴这时候突然说了一句。

龚自强有些意想不到,他本想着自己主动说自己请的,却没想到被苏雨晴抢了先。

不过,龚自强在这种美女主动请客拉近彼此关系的时候就乱了阵脚,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是该拒绝然后说我请以彰显自己的大方,还是该答应给对方面子而不要显得那么谨慎小心。

所以,龚自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陆远自然也没反应过来,但他现在正是自我意识复苏的时候,也就回答道:

“什么都可以,我不在乎,你选你们喜欢吃的就行。”

陆远这时候说了一句,又笑道:“而且你放心,龚自强应该知道,我到时候不会有怨言的。”

苏雨晴见此思索了一下,道:“既然出来玩,当然要随性点,没事的,你们把你们喜欢吃的先说出来,我们再找一家临安特色店点。”

苏雨晴说着才问着陆远:“你最喜欢吃什么?”

陆远想了想:“红糖糍粑,算吗?”

“算!你呢?”

苏雨晴问向龚自强。

龚自强想了想:“我真不知道我自己喜欢吃啥。”

“好吧”,苏雨晴说了一句。

龚自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你到时候随便点就是了!”

苏雨晴点了点头。

很快,苏雨晴就寻到了一家打着临安特色菜但也又有其他菜系的大饭店,然后带着陆远和龚自强走了进去。

一进这家饭店,苏雨晴就问着服务员:“你们这里有红糖糍粑这种小吃没有?”

服务员说有。

苏雨晴点了点头,就直接要了一份,然后想到自己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只对陆远好,这样反而不好,毕竟是三人一起出来,便对龚自强说道:“是你自己不知道要吃什么的,可别怪我没考虑你啊。”

龚自强傻傻一笑,自然没有说什么,但他也没想到苏雨晴会真的这么认真地记住同行伙伴喜欢的吃食,还真的这么关怀的询问店员有没有。

所以,龚自强现在是越发的欣赏苏雨晴了。

他从没见过这么体贴的女孩子,他现在开始有些后悔自己刚才应该像陆远一样说出个食物名的,即便没有真正喜欢的,瞎说一个也好啊,毕竟被这么体贴的女孩子这么关怀着也会很甜的。

陆远也笑了笑,他也没想到苏雨晴会真的把自己喜欢吃红糖糍粑的事当成一件正事来问。

有时候,被人认真对待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哪怕彼此只是普通朋友。

更让陆远意外的是,这一次大家一起来到临安旅游时的聚餐要比上次在绿第广场时更加热闹亲切。

虽然这一次的聚餐看菜的价格不贵,三人就算吃十分饱也应该消费不到三百元,远比上次聚餐时人均消费两百的烤肉便宜。

但这一次聚餐,明显苏雨晴要比上次主动许多。

苏雨晴一直主动说起一些关于公司的话题,这样,自然也能彼此都能说上几句话。

龚自强一时间却因此失去了主动权,只能嗯嗯啊啊的回应着。

陆远倒是习惯了在一旁默默看着,时不时说两句,见苏雨晴这个漂亮女孩一下子变得这么开朗活跃,他除了惊讶外也没有多问什么。

而苏雨晴则一直在偷偷地观察着陆远。

她很想了解陆远的世界,想知道一个开得起宾利添越又戴着百达翡丽如戴手环一样随意的富有男青年为何愿意做着一份没有希望的平凡工作,为何愿意和自己这些平凡的人相处;是行为检点、不花心不滥交,真正的贵族,符合自己理想中的丈夫角色;还是拆迁得到巨款的暴发户,因为自身能力平庸又本性不坏,所以只能如此?

但无论如何,苏雨晴觉得即便陆远是后者,也是值得自己再深入交往一番的。

苏雨晴知道选择有时候比努力更重要,自己前半生努力地考上了大学,努力地学会在这个现实世界里生存,如今该自己学着怎么去选择了。

所以,苏雨晴觉得陆远具备自己选择作为自己另一半的潜质。

陆远此时没去管苏雨晴的心思,他知道自己不是贵族,也不是骤然暴富的富人,他知道自己现在算是这个世界上感到内心快乐的人之一。

所以,陆远现在看所有人都是好的,都是值得被幸福眷念的人。

也包括苏雨晴,还有颜露,尽管那个叫颜露的女孩在背地里对陆远有些厌恶。

然而,就在这时候,陆远发现颜露居然给自己破天荒地发了一条微信。

陆远好奇地点开一看,却是一张图片,一张用手机拍的汤锅图片,汤锅是清汤汤锅,汤锅里有鸡鸭鱼肉,但是没有任何文字内容。

陆远有些不明白这颜露发这个图片是为啥,是要自己请她吃这个汤锅,还是她要请自己吃这个汤锅,还是只是单纯地想给我分享一下这个汤锅不错?

陆远是个嫌麻烦的人,他可以接受含蓄的表达,但他不想就着一张图片瞎猜,更何况,他和颜露也不算熟,他很想直接要求颜露下次发图片记得配上文字说明。

但陆远转念一想,也许是人家在吃汤锅时发朋友圈发错了,自己也不用自作多情了。

于是,陆远便干脆把责备的话撤销了,什么也没有回。

“靠!”

一声带着三分怨气七分怒气的少女咬牙切齿声从临安城一家汤锅店里发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