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离家远行
  • 人神未来之别
  • 杰克阿特拉斯
  • 2135字
  • 2019-12-06 16:42:51

够了!你们不要再烦我了!愤怒的咆哮声从中国的一间普通的农舍传出……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徐子毅,就出生在这样一间农舍中,作为21世纪的青年,徐子毅本应是一位积极投身社会建设的有志青年,可时代虽然进步了,但是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代沟,似乎从未有进步的一天。农村的孩子,仍然不能按照自己的理想去奋斗,子承父业是千年来的传统。

而徐子毅显然不希望过这样的生活,投资,创业,冒险,徐子毅憧憬着新世纪少年想要的一切。然而现实的无情,最终让他低头,进入工厂成为一名混日子的工人。

什么?工人有什么不好?社会的螺丝钉啊,多么伟大的一群人,的确,这个群体是伟大的,但这样的生活并不快乐。是认命呢?还是……?徐子毅在心里盘算着,在工作了两年之后,徐子毅有了一些积蓄,于是他准备将自己的心愿付诸行动。什么心愿?投资与创业的资金以工人的工资水准,两年的时间根本不可能得到,所以只能付诸于冒险。

应该去哪里冒险呢?徐子毅认准了埃及,没错,去开罗,去亚历山大,去孟菲斯,去底比斯,七千年历史的埃及吸引着他。同时,他也在寻求一种思想的解脱,在埃及的冒险中,无奈的现实可以避而不见。或者要了他的命,尼罗河里的鳄鱼胃口一向很好,河马也能一口把人咬成两半。金字塔中几千年的腐败空气是一种安乐死,这些死法或者说危险,都在他计算之中。打铁还需自身硬,徐子毅这样想着,如果我能克服这些,有所成长,似乎还有活下去的必要,如果果真要我死在埃及,不能回到故土,那我也只能随风漂泊,不问出处……

当然这件事一定会遭到父母的极力反对,如何说服父母呢?在这个问题上,徐子毅选择了逃避。因为他对父母已经感到绝望,爱用不好会让人窒息的,父母为什么不懂在这个道理呢?徐子毅一边遗憾,一边为父母留下了一封信,悄悄收拾行李,拿上自己买到的一把古剑后便踏上了埃及之旅。蓬莱飞往开罗的旅客,请到二号候机厅,机场的铃声把沉思中的徐子毅惊醒,拎着行李,走进了候机厅,不一会,机场服务人员就安排他进入机舱,看着渐渐离开地面的飞机,徐子毅有些惆怅,也许我……今生再也回不到故乡了。两天后……开罗国际机场,乘客,乘客,哦,你是在叫我吗?他答道。是的,乘客,请下机。到了吗,比我预计的要快,徐子毅说道。空姐听了笑了笑,说:是啊,我们这班是最快的直达,欢迎下次光临。

带着不多的行李,徐子毅走下飞机,下一步应该做什么了,他四处张望,想要找到一个向导。突然听到一声hello,转身往声音传来处望去,一个黑人正向我打招呼。徐子毅也回了一声,hello,we  no  speak  English。不会说英语?原来你会说汉语啊,徐子毅听了如释重负。近年出手阔绰的大部分是中国人,黑人笑道:我们怎么能不拓展这方面的业务呢。原来是这样,真是不好意思,我是个穷人。徐子毅回答道。哈哈哈,开个玩笑,您是要找个向导吗?黑人问道。

徐子毅:是啊,我要去孟菲斯,你有合适的向导吗?先生如果是来旅游的,从开罗出发,还是应该先去吉萨参观比较好。不,我不是来旅游的,我是来讨生活的。中国与埃及相隔万里,来这里讨生活,先生你真是有趣。我倒是认为,先生是来埃及寻求解脱吧?

徐子毅听了笑道:解脱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何须万里奔波?现实残酷,我确有解脱之意,但是在那之前,我想先清楚人生的意义。徐子毅答道。黑人听了徐子毅的话,说:先生这样的人,真是很少见啊。好,这个活我接了。徐子毅听后笑了笑,道:看你的言语,也是干了很多年专业的向导,为我这样的穷鬼工作,可没有多少利润啊?做人做事,但凭心意,随心所欲,才是人生的快乐,不是吗?黑人笑着回答道。唉,我叹了口气,道:这种观念很少有人拥有啊,对了,你的名字是?

奇索,黑人答到。爱德华,奇索?下意识我追问了一句。先生,你知道我?奇索诧异道。不不不,我只是因为黑旗多问了一句,没想到你真的是叫爱德华,哈哈。先生真是风趣,不过,爱德华的事迹可没有刺客信条中那么完美,你还是叫我奇索吧。好吧,奇索,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如果不着急的话在开罗小住两天如何?奇索问道。如果真在开罗呆两天,估计我就要睡下水道了,我苦笑着回答道。

先生确实很拮据的话,办完事以后,不如加入我的公司如何?奇索又问道。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不确定到时候我这条命还在不在。如果还在,我会考虑的。那作为礼物,这次的导游费就算了。这怎么可以?我不能白受你的恩惠。有先生刚才的那番话,这点小钱何足挂齿?真的可以吗?对我一个不知底细的异乡人如此,你能得到什么好处?我警戒道。我能得到的,便是与先生的来往交情,我希望成为先生的朋友。奇索答道。那说定了,我们第二天早上出发,奇索又说道。明白了,我子毅答应此事。福祸相依,我也只能相信你了。我苦笑道。那就一言为定,再会。说罢奇索转身离开。

暗处,奇索身边一个矮子说道:大哥,又上钩一个?不,这个人不是大鱼,不能如此对他,奇索答道。矮子:大哥,这可是好不容易上钩的,就算不是大鱼,也够哥几个快活几天了。奇索:此人前途不可限量,善待此人,日后定能成为我等的依靠。兄弟们已经几天没饭吃了,好不容易上钩一个,怎么能放弃?矮子恼怒道。不要再说了!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奇索见矮子不愿意服从自己的命令,大发雷霆。矮子见奇索发怒,只好闭上嘴巴。(奇索的同伴都是以利益为纽带捆绑在一起的亡命之徒,奇索过高估计了自己的权威,结果导致之后的悲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