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马贼来袭!

  • 不朽神人
  • 白衣小生
  • 2094字
  • 2019-12-06 08:06:46

耀眼的阳光透过枝叶缝隙投射下来,在地面形成一个个斑点光影,略显阴森的山里光线昏暗,但对此刻的沈云来说却宛如天堂。

今天沈云收获不小,粗略估算下已赚取五六十枚金叶,现在距离天黑还有三四个时辰,如果运气不错的话,还能再赚取二三十枚金叶,这是之前沈云所不敢想的收获。

“果然险中求富贵,以后我就在这个范围采药,一天上山采药,隔一天休息用作修炼,这样算下来一个月也有十五天在修炼,关键每天都有【淬体液】辅助修炼,这样下来,我的实力也能稳步提升,照这个速度,不出半年绝对有很大提升。”

沈云自知,即便一些家族嫡系子弟,也不可能每天有三瓶【淬体液】辅助修炼,一天近百枚金叶消耗,一般的大家族也耗费不起。

“按照这样来算,不出一年,我与那些家族子弟的修为差距能缩短不少。”

想到这,沈云忍不住激动起来。

布衣出身,是沈云与那些家族子弟最大的差距,出身不好只能拼命努力追赶,沈云相信,以自己的努力,加上丹田里神秘玉印的辅助,赶上那些所谓豪门弟子也只是时间问题。

思趁间,沈云不再多想,左手紧握刀柄,右手拿着锄头开始继续寻找药材。

不知觉沈云来到山的边缘,在下方不远处,沈云余光看到一抹闪光点,面带一抹欣喜,沈云不多想,小心朝下走去,想看清楚闪光点全貌。

在沈云朝下方张望间,耳边隐约听到哭喊声,声音断断续续,听不真切,正面露疑惑间,余光瞥到山下人影晃动。

“这不是山下赵家村吗,怎么隐约听到哭喊声”,沈云脸色一愣,待仔细看去,发现了不对劲地方。

“不好,是马匪在抢劫赵家村”,耳边时不时传来的哭喊声,结合晃动的人影,沈云很快明白了怎么回事,脸色不由大变。

“赵家村距离我所在的村庄并不远,按照以往马匪的习性,附近几个村庄都不免被他们洗劫”,想到这里,沈云脸色骤然变得苍白,同时一股恨意在内心滋生。

六岁那年父母为了保护他才被马匪杀害,想着家里大姐和姐夫,沈云来不及多想,转身朝山下飞奔而去。

来到山脚下赵家村,已过了将近半个时辰,视线中赵家村的惨状让沈云双眼泛红,一抹怒意冲上心头,入眼四周一片狼藉,有孩童倒在血泊,被其父母抱在怀里撕心裂肺哭喊着,有老人或青壮年倒地痛苦呻/吟,眼前一切是那么的熟悉。

“大姐!”

猛然间,沈云从震怒、愣神中清醒,猛然转身朝自家方向飞奔而去,嘴里不听喃喃自语。

“大姐姐夫,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言语间,沈云飞奔的速度有加快的一分,这一刻,沈云觉得自己速度是如此缓慢。

......

云河村,这是沈云所在村庄的名字,一群马匪已来到村头,在一阵惊呼、喊叫声中肆意的大笑着,仿佛眼前村民们的惊慌失措让他们感受到极大的刺激。

“兄弟们,猎物就在眼前,之前没抢到足够金叶和女人的还愣着干什么,冲吧!”

二寨主段虎一声大喝,也不管身后马匪,粗壮的双腿一夹马肚,率先朝村内冲了进去。

“哈哈,有二寨主打头阵,我们做弟兄的怎么能落后,兄弟们,上啊!”

马匪中,一名粗壮大汉一声吆喝,满脸凶残相,随着他话音未落,一众马匪在一阵马匹嘶鸣声中朝云河村冲了进去。

一时间,哭喊和怒骂声响彻云河村四周。

一名幼童摔倒在地,哭喊叫着娘亲,不远处,一名三十多岁少妇面带惊慌之色朝幼童奔去,另一边,段虎一马当先飞奔而来,在少妇惊慌喊叫声下,只见段虎一脸疯狂大笑,跃马碾压了过去。

“不要!!!”

一瞬间,幼童哭喊停止,稚嫩的脸蛋挂着泪痕倒在了血泊中。

“不,我的小蝌蚪。”

少妇一脸绝望瘫倒在地,满含泪水的双眸死死盯着倒在血泊再也没有任何动静的幼童,撕心的叫着幼童的乳名。

“哈哈,兄弟们,不要放过任何一家,值钱的东西统统带走”,段虎一脸疯狂大笑,纵马路过瘫倒少妇跟前,硕大虎目尽显疯狂、残忍,手中长刀扬起落下,在不远处村民惊呼下,砍了下去。

噗的一声,鲜血飙射出一米多远,少妇瞪大双眼倒了下去,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幼童倒下的方向。

“畜生,一群畜生啊!”

有老人见此痛心怒骂,其声很快就淹没在四周村民惊慌、哭喊和马匪肆意大笑声下。

沈碧家中,只见沈云大姐此刻已失去了往日精明,拉着范铁粗大满是老茧的手,满眼惊慌道:“相公,不要出去,你不是他们的对手,难道你想让我三十岁就给你范家守寡吗?”

范铁憨厚的面容青筋鼓起,在沈碧哭喊下,才止住冲出去的脚步,右手长刀狠狠插在地上,深入半个刀身,这时,听到外面马蹄声渐近,沈碧脸色更加苍白,有小时候惨痛经历的她,这一刻早已失去了方寸,范铁见此连忙拉着沈碧朝屋内躲去。

另一边,二寨主段虎带领两名马匪来到于老所在药铺,看到药铺一瞬间段龙满脸横肉裂开了花般大笑了起来。

“哈哈,好,太好了,想不到一个小小的村庄里居然有如此规模的药铺,看来我段虎选择这云河村真是太英明了,大哥选择更远处两千人村庄去洗劫,也不见得有我收获大,哈哈!”

“那是,二寨主一向英明神武,这次收获绝对能稳压大寨主一头”,身后一名麻脸马匪立马附和道。

“哼,我看这次大哥还凭什么比我多拿两成收益的钱,独眼,老子今天心情好,你去上前打头阵,表现好了重重有赏。”

“是,二寨主。”

另一名叫独眼的马匪闻声应道,麻脸马匪闻言段虎没喊自己,双眼深处闪动着一丝阴冷,随即又消失不见。

独眼快步走到段虎前面,抬起脚猛踹药铺屋门,槐木制作的木门应声破碎,在段虎三人肆意大笑声中,独眼抬脚就要迈步而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