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你输了!(求收藏 推荐票)

  • 不朽神人
  • 白衣小生
  • 2264字
  • 2020-01-15 23:15:00

雪冰儿这一剑给沈云一种发自心底的危险感,但也只是一丝危险感而已。

以沈云如今被玉印加持后,达到开元三层巅峰的实力,比雪冰儿开元二层巅峰还要高出一个层次。

加上他如今宛如被另一个强者支配的战斗意识,单论对敌经验而言,根本不是雪冰儿这种宗门年轻弟子能比拟的。

所以,面对雪冰儿这看似凌厉森寒的一剑,在沈云那冷漠冰冷目光下,最少看出了七八处破绽。

咻!

在雪冰儿这一剑临近沈云一米处之际,沈云出刀了,泛着雪亮幽森的刀身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弧度,准确无比击中这一剑中最大一处破绽。

下一瞬,雪冰儿凌厉的剑光宛如一只被掐住喉咙的妖兽,露出背后隐藏的剑身。雪冰儿那张绝美冷傲的俏脸露出一抹震惊之色,【冰封剑诀】第三式虽非最强招式,但却以凌厉迅疾而著称。

以她开元境二层巅峰修为施展下,加上对这门武技领悟到‘登堂入室’境界,即便宗门那些比她高出一两个层次修为的师兄师姐们,也不能像刚才那样很随意的破去这一招。

心中闪过一抹震惊,但雪冰儿并非一般天才,在这招被破去的下一瞬,强大的对战意识让她很快反应过来。只见她长剑反转,玉足错步间拉开距离,手中长剑再次祭出。

“冰封剑诀第七式——剑涌冰河!”

一声叱喝下,雪冰儿调动全身被淬炼出两成元力加持剑身,森寒的剑身顿时泛起一抹荧光,一股锋锐、凌厉剑芒在剑尖吞吐。

这是开元境武者独有的手段,可调动体内元力加持武器从而极大增持破坏力,只是武者修为在没有突破到地元境之前,元力是不能离体伤敌的。

即便如此,雪冰儿这一剑的威力比之前强大了数倍不止,一般开元境三层巅峰武者面对这一剑,稍有不慎都要被重创。

呼!

沈云漠然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手中长刀挥斩间,【惊雷刀法】前几式起手式被他施展了出来。

简单的招式在沈云手中宛如被赋予了神秘力量,即便面对雪冰儿【冰封剑诀】这门人级上品武技杀招,也能在随意一刀间斩中破绽之处。

这一刻,不论雪冰儿如何施展这门强大剑诀,都逃脱不了沈云那双能料敌先机,洞察剑招破绽的眼睛。

这已经不是在对战,而是一方面在武技上碾压对方。

雪冰儿此刻内心有种极度无力感,仿佛此刻她的对手不是一位年龄比她还小的少年,而是烈阳宗一名资深内门长老。那种老辣的眼光,简练的出招动作,却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砰!

沈云一刀荡开雪冰儿长剑,脚下错步间朝前腾挪数步,在雪冰儿惊骇目光注视下,锋利的刀刃抵在她雪白脖颈处,刀刃上散发的锋锐之气让她脖颈处的肌肤感到一股刺痛。

“你败了!”

淡漠冰冷的声音宛如惊雷般在雪冰儿耳边炸响,本来有些恍惚的神色瞬间清醒了过来,一双美眸蕴含浓浓怒火及不可置信盯着沈云那张清秀而坚毅的脸庞。

足足过了数个呼吸,雪冰儿深吸一口气,美眸盯着沈云一字一顿道,“你到底是何人?三宗和几大世家弟子中绝没有你这样一号人物。”

沈云闻言表情依然冷漠,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败了,荆鸣两兄妹从此不得打他们的注意,否则,死!”

沈云淡漠的声音没有一丝怜香惜玉,听在雪冰儿耳中让她打心底不由的打了个冷颤,从沈云声音中她感受到了一股冰冷杀意,只要她表现出哪怕一丝不同意的念头,喉咙处那把锋锐刀刃绝不会有丝毫留情的刺穿自己的喉咙。

这一瞬间,雪冰儿脑海中闪过数十个念头。

妖孽般的天赋,对武技近乎超过大部分中年一辈的领悟能力,这看似极为不真实的一幕,即便以雪冰儿的出身和见识,都觉得不可思议。

如此人物,在同龄下,即便她烈阳宗那位号称百年来烈阳宗第一天才之称的妖孽都无法与之相媲美。

“你还有三个呼吸思考时间,沉默便是死!”

沈云那道冰冷漠然的声音再次响起,雪冰儿那双美眸在这一刻闪过一抹恼怒和屈辱,以她的身份和地位,何曾被人如此威胁过。

但此刻,骨子里骄傲如她雪冰儿,也没有勇气摇头。她毫不怀疑对方说话不算数,达到他们这个境界的武者,说出的话一定会做到,不然一颗武道之心便会蒙尘,对以后的武道之路存在极大隐患。

“我雪冰儿认输,荆鸣两兄妹从此与我没有任何瓜葛”,雪冰儿咬牙道。

呼!

雪冰儿话音未落,沈云收刀归鞘,转身朝破庙走去。

干脆,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正是这种果敢,让雪冰儿内心更加沉重。

如此人物,根本不是其他两宗及世家能培养出来的。

难道此人来自其他更为强大的宗门。

一道念头在雪冰儿脑海里闪过。

在路过一旁观战,此刻早已目瞪口呆的董海川身旁时,沈云骤然停下了脚步,扭头看向他。

“你应该庆幸之前没对他们兄妹二人用强。”

留下一句话,沈云闪身进了庙内,只留下浑身冒冷汗的董海川,身体僵硬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连雪冰儿这位雪家天之娇女都被对方轻易击败,他董海川一个炼体九层巅峰的武者,恐怕连对方一个手指头都挡不住,想到沈云刚才对他说的话,一抹后怕在他心底滋生。

破庙内,荆鸣两兄妹见沈云进来,两人用一种极度崇拜的目光看着沈云,荆灵这丫头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收拾下你们的东西,只拿最重要的,跟我走”,沈云看着荆鸣,语气冷然道。

“沈大哥,除了一些衣服被褥,这里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了,一些钱币都在我身上”,荆鸣道。

“嗯,那就走吧”,沈云说着走到床边,将脸色苍白的荆灵儿背在后背,荆鸣跟在身后朝外走去。

在踏出破庙时,董海川那些手下一脸惊恐慌忙后退,生怕惹到这位煞星。

来到破庙外面,黑夜将天际笼罩在大地,沈云左手拦腰抱起荆鸣,一个闪身没入到夜色里消失不见。

雪冰儿美眸一直盯着沈云离去的方向,一抹不甘、愤怒在眼底山说不定。

“大小姐,我们现在...”

董海川这时小心走上前,神色依旧残留着惊恐说道。

“回去各自领三十铁板!”

雪冰儿目光冰冷看了董海川一眼,随即闪身朝不夜城雪家方向而去。

“是”,董海川闻言身体微微颤抖了下,脸色在这一瞬间变得苍白起来,但神色不敢有丝毫违逆,躬身应答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