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天道之名,炼体三层!

  • 不朽神人
  • 白衣小生
  • 2150字
  • 2019-12-05 08:18:24

房间内。

沈云进入冥想状态,刚在体内运行‘天道筑基功’不到片刻,就猛然睁开双眼,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这...吸纳天地元气的速度居然是之前的十几倍!”

这已经不是在吸纳,完全可以用掠夺来形容。

霸道!强势!

‘天道筑基功’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果然不愧是以天道为名的功法,怪不得近古之前的武者绝大部分都能修炼到炼体圆满境,这么逆天的功法,不知对应功法哪个等级层次?”

沈云知道的功法等级,低到高为:凡级,人级,再往上就不得而知了,这还是于老闲暇聊天中告诉沈云的。

即便沈云不知人级以上功法具体等阶划分,此刻心里也清楚一点,‘天道筑基功’等级绝对不是人级功法能比的。

“继续修炼!”

‘天道筑基功’的强大让沈云动力十足,自己落后与人的差距感在这一刻完全消散。

比之前多十几倍的天地元气被浑身肌肉筋骨吸收,感受着一点点被强化,这种感觉,让沈云很是迷醉。

骤然间,一股庞大、精纯到极致能量自沈云丹田爆发,确切的说是那方玉印,这般突然变故让沈云一时惊呆,体内经络膨胀、刺痛感让他很快回过了神,顾不上为什么有此变故,稳住心神,运转‘天道筑基功’极力吸收这股精纯能量。

这一刻,在庞大精纯能量加持下,‘天道筑基功’的恐怖之处才真正体现出来,因为这股能量极其精纯,根本不用再次炼化,直接在‘天道筑基功’辅助下被浑身肌肉筋骨吸收,沈云只感觉身体在以一种恐怖的速度被强化。

经络变得更加坚硬、宽阔,肌肉骨骼间纤维更加密集、紧凑,这般状态一直持续了盏茶功夫才消失。

“浑身力道突破到了三百斤,炼体三层就这么突破了!”

双拳紧握,一股强力充斥双拳,感受着身体巨大变化,沈云很快就估摸出自身境界。

惊骇、震惊之余,一抹兴奋在沈云心底浮现。

过了片刻,沈云慢慢消化了这震撼一幕,心里却开始为自己没有掌握任何武技而烦恼起来。

功法是辅助武者修炼强大自身,而武技则能使武者自身力量最大化输出,没有武技傍身,沈云空有三百斤力道,在与人对战中,根本发挥不出炼体三层武者应有的实力。

沈云虽掌握三式杀招,但却是杀人的招式,讲究出其不意,一击毙命,是保命的底牌,还不能算是真正的武技。

“去找于老?”,心里刚有这种想法就被沈云否决了。

不能遇到什么难事就去找于老,这样会形成一种无形依赖,再则,因为收徒一事沈云拒绝了于老,从心里沈云不想事事都靠于老解决,虽然他一定会帮自己。

“没有武技,那就先提升自身武道修为,武技的事只能慢慢想办法了。”

沈云的想法很简单,没有武技发挥不出自身全部实力,打不过同境界武者,那我炼体四层修为呢,如果还打不过,那就炼体五层。

武技不够,修为来凑,依靠蛮力也能打爆你。

......

在沈云所在村庄十几里外,有一座山,此处地势陡峭,山势险峻,是一处绝佳易守难攻之地。

提及青岗山恐怕无人知晓,但提及青岗寨三个字,绝对能让方圆数十里村庄老人、小孩谈之色变。

青岗寨正是一伙劫匪自命称号,这座山也是青岗寨首领自己取的,所以外人不知道。

青岗寨十年前突然崛起,所过之处血流成河,抢杀夺掠无所不作,宁伯城曾多次派兵清缴,奈何不知其行踪和大本营所在,才不了了之。

如果让人知道,凶名赫赫青岗寨劫匪大本营居然就在宁伯城四五十里外的地方,不知作何感想。

青岗寨内。

“混蛋,今年上缴的赏钱居然比去年又上涨了一成,丰大公子这每年涨一成的做法,是不是太过分了,难道让我们兄弟几个都去喝西北风吗。”

二寨主是一位粗犷大汉,身高足有一米九多,身材雄壮粗大,此刻正一脸愤怒指着眼前一名男子说道。

这名男子三十多岁,身材消瘦,面容阴冷,嘴唇留有两撇小胡子,一副管家模样打扮。

面对二寨主愤怒气焰,阴冷男子毫无惧色,带有一股上位者气势看着对方,冷声道:“丰公子怎么做自有他的主张,我的话已带到,至于怎么做就看你们自己了,别忘了,如果没有丰公子当初暗助,你们能在这青岗寨逍遥快活这么多年!”

“哈哈,柴良先生消消气,我二弟不会说话,让你见笑了,丰公子的话我们兄弟二人自当遵守,请放心,在约定时间前,赏钱一分不少的上缴。”

主座上,大寨主段龙哈哈一笑,语气豪爽的应答了一句,但在那双眼眸深处,一抹杀意一闪而过。

“哼,最好如约上缴,要不然,惹恼了丰公子,可不是你们小小的青岗寨承受起的。”

“哈哈,柴先生放心,对丰公子我兄弟二人一直都敬重,先生难得来我青岗寨,一路辛苦这是给柴先生的喝酒钱,望先生不要推辞”,大寨主段龙说话间招了招手,下面一人上前拿出一个青色钱袋,看钱袋大小及鼓囊囊程度,最少有一百多金叶。

“呵呵,好说,话已带到,那柴某就告辞向丰公子复命了,告辞!”

掂量下手中钱袋分量,柴良嘴角露出一抹嘲弄,言罢,直接转身离去。

“大哥,丰公子每年都加上缴的赏钱,你怎么还给这个混蛋那么多金叶,按我的意思,直接宰了他一了百了”,二寨主段虎是个急性子,柴良刚离去就忍不住开口。

“宰了柴良很容易,但他背后却是宁伯城的丰公子,这是咱们目前还对抗不了的狠角色,丰公子正是拿准咱们根本离不开他,才会每年都增加上缴赏钱。”

说道这里,颇具头脑的大寨主段龙再也不掩饰眼中杀意,凶光毕露。

“大哥,如果按照丰公子的要求上缴今年赏钱,那兄弟们可就过不下去了。”

“谁说用我们的钱上缴了”,段龙看了眼二弟,嘴角露出一抹阴森。

“难道...”

“不错,我之前不让你们出去抢劫那些村民,是因为宁伯城看管的严,这次丰公子加赏钱,不也是暗示我们可以去活动活动吗,哈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