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惊雷!惊蛰!剑丸!

  • 不朽神人
  • 白衣小生
  • 2377字
  • 2020-01-07 21:22:09

“惊蛰剑法?无极剑宗?”

汪青衣的话让沈云眉头一皱,没想到自己使出的【惊雷刀法】居然让对方误认为【惊蛰剑法】,至于提及的无极剑宗,沈云在青云宗藏书阁某本书册中也看到过。这是一个以主修剑道为主的宗门,比玄剑宗更为强大。

自己的身份被汪青衣误认为无极剑宗的人,正好为他伪装的身份套上一个更为牢固的伪装,沈云此刻怎会出声解释。

沈云思询间,在汪青衣看来却是默认了自己猜测,心里不由的有些迟疑。但下一瞬,一抹疯狂、贪婪在他眼眸深处一闪而过。

无极剑宗的人又如何,此人修为只有开元境三层巅峰,即便战力惊人,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他青衣刀客能修炼到开元境五层巅峰,并非浪费虚名,单凭一个无极剑宗的名头,还真吓不退他汪青衣。

再则,自己今天出现在这里,便已经得罪了对方,难道因为自己道破对方身份而退走,对方便感激自己吗?

他汪青衣可还没那么天真。

汪青衣眼眸中神色变化并未逃脱沈云目光,此刻见这位青衣刀客满眼疯狂、贪婪的看着自己,沈云便知道,单凭一个无极剑宗的名头还吓不退眼前这位青衣刀客,但沈云内心又岂会怕对方。

这一切看似繁复,其实都是在两人一念间发生的事,这一战已避免不了,沈云内心不由的想道,“玉印加持的时间还有大概十分钟左右,必须找机会尽量在七八分钟左右解决他。”

就在这时,对面汪青衣说话了,看向沈云的眼神满是贪婪之色,“我不管你是不是无极剑宗的人,只要今日死在这里,便无人知道是谁杀了你。虽然我为此要付出一些代价,但为了某样东西,一切都值得。”

无极剑宗最为被其他宗门武者羡慕的有四样东西,前三样为无极剑宗镇宗三大无上剑典,非真传弟子第一人及实权长老、宗主不可修炼,最后一样是一种丹药,名为‘剑丸’。

这种丹药没有品阶之分,但却是无极剑宗立足武道界必不可或缺的东西,传闻剑道武者服用一枚‘剑丸’,天才者有很大几率在体内凝聚出‘剑魄’稚型来。

‘剑魄’是一种剑道修行独有的境界,依次分为:剑魄,剑魂,剑意三境,古往今来,能踏入此三境任何一境界者,无不是当世有名的剑道强者。

他汪青衣非剑道修行者,自然无法凝聚‘剑魄’,但传闻无极剑宗这种‘剑丸’,非剑道武者服用也有极大好处,他汪青衣停滞在开元境五层巅峰已有七八年之久,再过几年不突破,以他的资质,这辈子都无望达到开元境七层以上境界了。

这也是他心里明知对方来自无极剑宗,依然要下杀手的最大原因。

对方身上虽不一定就有‘剑丸’这种丹药,但他汪青衣宁可错杀,也不愿错过一切提升自身修为的机会在面前溜走。

说来看似复杂,其实都是汪青衣内心活动转瞬间的事。

“战!”

汪青衣内心想法沈云不得而知,此刻知道一战避免不了,当下也不再浪费时间,一声沉喝下,脚下猛踏一步,坚硬的石头地面塌陷两三寸,闪身间,便窜到汪青衣近身。

下一瞬,便听到轰隆一声宛如惊雷闷响,【惊雷刀法】这门人级中品武技被沈云用剑施展了出来,层层刀影宛如自雷霆中奔袭而出,带有一股雷电噼里啪啦响声,朝汪青衣一剑刺去。

这一剑,沈云出了全力。

不知为何,在用剑施展武技时,沈云内心居然有种异常熟悉感,难道玉印前一任主人便是剑道高手吗。

沈云内心不由的猜测道。

“找死!”

汪青衣一声叱喝,在沈云出招的瞬间也动了,手中长刀挥动间,与沈云数十道剑影碰撞在一起,接连不断金铁交鸣声在耳边炸响,在豆大火星飞溅的同时,一股凌厉劲风以二人为中心朝四周波及。

汪青衣虽成名多年,一身战力及对敌经验非一般开元境武者可比,但此刻跟玉印加持下的沈云相比,不论对战经验还是战机把握,都弱了不止一筹。

随着二人不断交战,他居然隐约落入下风,这一幕让汪青衣内心震惊的同时,一抹恼怒在眼眸深处滋生。

“狂狼斩!”

汪青衣当下一声大喝,手中长刀在半空高高举起,划过一道波浪般轨迹,随即一刀斩出。

这门人级上品刀法名为【狂狼刀法】,修炼到高深境界,一刀斩出宛如狂狼袭来,威力大的惊人,他虽未修炼到最高境界,但‘登堂入室’之境的【狂狼刀法】威力也不容小觑。

这一刻,对面沈云立马感受到一股压力,汪青衣全力施展下的实力不容小觑,不愧被不夜城城主看中的人。

轰轰轰---

冰冷的眼眸无丝毫情绪波动,体内的能量急速运转,【惊雷刀法】最后一式杀招被他施展了出来,达到登堂入室巅峰境界的【惊雷刀法】虽品阶比【狂狼刀法】低了一个品阶,此刻展现出来的威力却并不比对方弱多少。

轰隆一声,刀剑碰撞在一起,顿时以碰撞处为中心爆发出一股强烈劲风,沈云汪青衣二人浑身猛烈一震,接着一股强大反震之力推向二人,两人先后发出一声闷哼,身体急速倒飞出去,两人还在半空,便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这一击,两败俱伤。

砰!砰!

两人刚落地站稳身形,便再次纵身攻向对方,一瞬间刀鸣剑吟声在这片群山回荡,这一刻,两人交手间不在拘泥与刀法剑招,浑身肘、肩、膝盖等都成为两人攻击对方的武器。

这一刻,汪青衣越打越心惊,沈云此刻变现出来的战力之强远远超出他的预料,心里不由的惊骇道,“难道这就是无极剑宗弟子的实力吗?”

在汪青衣内心惊骇的同时,沈云心里也有些着急,战局看似是他占据上风,但他这开元境三层巅峰的实力不是自己修炼来的,是有时间限制的。

“必须寻找机会,施展出【藏刀术】,一击必杀!”

想到这里,沈云在与对手硬碰一击后,脚下突然一个踉跄,施展武技的节奏顿时一乱。对面汪青衣见此哪能放过如此良机,当下内心一喜,脚下猛踏地面,一个闪身来到沈云近身,手中长刀以刁钻角度朝沈云心口刺了过来。

这一击一旦被击中,即便开元境巅峰强者,也非死不可。

“就是现在,【藏刀术】!”

面对汪青衣这致命一刀,黑袍下,沈云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不稳的身形强行扭转,避过心口要害处,耳边只听到噗嗤一声,长刀自心口左下方透体穿过。

这一击,沈云便重伤。

汪青衣脸上一喜,一阵劲风吹过,掀起沈云头上黑袍一角,当看到沈云嘴角露出的那抹讥讽之色,汪青衣心神不由的一阵狂跳。还未等他有所反应,一道隐蔽剑光不知何时何地已自他喉咙处划过,紧接着一道鲜红血线飙射而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