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不夜城下的阴暗!

  • 不朽神人
  • 白衣小生
  • 2072字
  • 2019-12-26 19:12:48

第三日,外面天色微微亮,沈云便醒来。脱下那身外宗弟子白色长袍,换上了一件新的衣衫穿上。

随后,沈云拿起长刀,悄无声息溜出了青云宗,朝‘不夜城’禹城方向而去。

韩山等人也是今日前往‘不夜城’,为了与他们避开,沈云选择早早出发,先到哪里也可以提前观察下,以防不备之需。

禹城是宁伯城管辖下的一个城池,处在烈阳宗,玄剑宗,青云宗三宗中间地带,位置优越,交通很是便利。

禹城有着‘不夜城’的称号,其繁荣程度可见一斑,此去距离有着一百三十多里,在沈云特意加快步伐赶路下,不多两个时辰便到了。

望着眼前高大的城门,络绎不绝的人流,沈云心里一阵感叹。

随后,沈云便进入了这座闻名周边的城池,找了家稍便宜点的客栈住了下去。

赶了一上午路的沈云此时也有些饿了,当下在客栈小二热情招呼下,美美吃了顿饱餐,随后便一直待在屋里修炼,一直等到外面夜幕降临。

呼---

当黑暗逐渐笼罩大地,闭目修炼的沈云猛然睁开双眼,一抹精光在眼底一闪而过。

“该出发了!”

言罢,沈云从一旁包裹里拿出一件黑色宽大长袍穿在了身上,宽大的帽檐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黑暗下,如果不将那帽檐掀开,根本看不清沈云的面容。

这是沈云提前为自己准备的伪装。

随后,沈云又拿出一张小丑面具带在脸上,一番装扮下,即便熟悉的人站在他身边,如果沈云不开口说话的话,也不能将他一眼认出。

......

生活在不夜城的普通人,并不像繁华的不夜城表面那样,日子都幸福、美满。

此刻,在繁华‘不夜城’未知一角,几个混混正围着一名弱小身影肆意的大笑着,言语间尽是些污秽之语。

那道弱小身影抱起头身体发抖的蜷缩在墙角,任由这些混混在他身上拳打脚踢,没有吭声求饶一声,亦没有发出一声惨叫。

“哈哈,小东西,还挺有骨气,无论怎么打骂都不曾求饶过,他奶奶的。”

“大哥,再有骨气有什么用,不过是个小屁孩罢了。”

“大哥,钱,这小子居然把这枚金叶藏到了嘴里,怪不得怎么打都不吭声,真他娘的是个人才,不过最后还是被我给发现了,哈哈。”

一名中等个头瘦弱男子举着手中那枚金叶,对着一旁脸有刀疤的男子邀功似的得意道。

“嗯,一枚金叶,你他娘的刚才不是说没有嘛。”

刀疤男子一把抢过金叶,对着脚下那道瘦弱身影猛踹了几脚,嘴里怒骂着不停。

“嗯---”

瘦弱身影死死抱着头颅,嘴里发出一道极其痛苦闷哼,牙关紧咬,嘴角流出了大量的血,却始终不曾发出求饶或惨叫。

只是,隐藏在双臂下的一双眼神,满含仇恨、倔强的盯着刀疤男子几人,这股眼神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只有八九岁孩童身上,却真实发生了。

“我他么让你藏钱,你他么不是骨头硬不求饶吗,我看你能挨老子几脚。”

也许是这道身影主人行为惹怒了刀疤男子,嘴里骂骂咧咧的同时,再次抬起脚狠踹了几下。

“如果我是你,会立即离开这里。”

骤然间,一道冰冷不含丝毫情感波动的声音在刀疤男几人耳边响起,冰冷的语气蕴含丝丝杀意,让本来暴怒的刀疤男子浑身猛地一激灵。

“谁?哪个混蛋藏在一旁,给老子滚出来。”

刀疤男子一声爆喝,虎目朝四周黑暗扫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我本已给你们一次机会,是你们自己不珍惜。”

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下一瞬,在这小巷便响起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道完全笼罩在黑袍下的身影,自黑暗中缓步走了出来。

这道身影自然便是伪装下的沈云,无意路过看到这一幕,沈云心里杀意已生,但想到自己初来‘不夜城’,未免惹上不必要麻烦才想着出声喝退刀疤男几人。

不曾想,刀疤男几人根本没什么修为,只觉得沈云说话冰冷,却感受不到里面所蕴含的威势。

“你他么的找死。”

刀疤男闻言心里顿时大怒,虽摸不清眼前突然出现之人深浅,但常年横行惯了的性子让他失去了思考的理智,一声大喝下,握起硕大的拳头,朝沈云头颅砸去。

砰的一声,在刀疤男拳头距离沈云一尺距离时,被一只修长手掌牢牢抓住,不能再寸进半分。

“力气不错,这就是你平时欺弱怕强的底气吗,如果我把它废了呢!”

沈云的话让刀疤男神色一愣,接着耳边响起咔嚓一声,刀疤男顿时发出一道凄凉惨叫。右手整条手臂成九十度弯曲,森白的骨头刺穿皮肉,裸/露在空气中。

沈云抬起脚踹出,刀疤男那足有一百七八十斤的身体被一脚踹飞七八米远,宛如死狗趴在地面没有了动静。

这一脚,即便不死,后半辈子也甭想站起来了。

“大...大人饶命,我们只是跟他闹着玩呢。”

另外两人见刀疤男如此惨样,顿时吓得裤子滴水,一脸惊恐的看着沈云,嘴巴哆哆嗖嗖的求饶道。

两人的话让沈云眼底杀意涌动,猛地踏前两步,右手握拳瞬间便挥出了两拳,在两道惨叫声下,两人身体飞出八九米远,倒地直接就没了生息。

“没事了,你可以站起来回家了。”

沈云转身看向那道抱头颤抖着身体的弱小身影,开口道。

在这道弱小身影上,沈云仿若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影子,特别是骨头里透露着的那股韧劲,倔强。

这时,弱小身影慢慢松开了手臂,抬起头看向了沈云,小脸上满是伤痕、血迹,一双清澈的双眼中,流露着跟他年龄极度不符的戒备和倔强。

看到这双眼神,沈云身体微微抖了下,随即弯腰放下十几枚金叶在他身边,转身便朝小巷外走去。

他能帮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请等一下,我能不能用这些钱,请求你出手救救我妹妹,她快不行了。”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语气中充斥这一丝焦虑、哀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