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于老的馈赠!(求收藏 书评 推荐票)

  • 不朽神人
  • 白衣小生
  • 2299字
  • 2019-12-11 08:01:24

入夜,满天星光挂满夜空,皎洁的月光如匹练般倾斜而下。

房间内。

沈云脸色苍白的盘膝在床榻,体内近四成气血损失与人体而言已算是重伤,沈云此刻身体极为虚弱,那股炼体三层武者应有的雄厚力道仿佛被抽离般,浑身使不上劲。

“玉印暴增实力的功能看来以后只能当做底牌用了,一次消耗体内近四成气血,代价太大了。”

“第一次暴增实力为什么没有消耗我体内气血,难道是玉印本身存储的能量,在第一次耗尽后,才开始消耗我体内气血。”

沈云眉头微皱,心里猜想道。

玉印的神奇之处,让沈云这个主人至今也未探索多少,但其强大之处绝对堪称逆天。

“看来只能以后慢慢发掘这枚神秘玉印具体功效了。”

沈云言罢,从怀里拿出韩山赠给他的那只瓷瓶,正如韩山所言,沈云此刻的状态,如果没有及时补充气血,绝对会对身体产生不可预估的隐患,对以后武道之路产生不良影响。

气血丹,正是补充气血不可多得的丹药。

沈云拔掉瓶塞,从中倒出一粒在掌心,这是一颗宛如豆粒般大小血红色药丸,一股浓浓血腥味充斥沈云鼻腔,中间又夹杂一股药香。

“数百金叶一粒的气血丹,不知能否补全我损耗的气血”,沈云仰头送入口中,牙齿稍微咀嚼便咽了下去。

少卿,沈云便感觉到一股充沛能量在体内炸开,沈云不敢怠慢,连忙屏气凝神,运转‘天道筑基功’炼化这股庞大药力。

在‘天道筑基功’这门堪称逆天功法炼化下,普通人需一夜才能炼化吸收的药力,居然被沈云用不到半个时辰就完全吸收了。

感受着体内充盈了不少的气血,沈云神色一喜,再次倒出一粒了仰头吞下,闭目炼化了起来。

时间在沈云不断重复吞服炼化【气血丹】中悄然而逝。

当外面天微亮,修炼了一整夜的沈云慢慢睁开了双眼,一抹精光在眼底一闪而逝。

“不愧为数百金叶一粒的丹药,五颗就差不多补全了我损耗的气血,如果再有一粒,绝对能完全恢复”,沈云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韩山给沈云的这瓶【气血丹】共有六粒,昨天范铁流血过多让他服用了一粒,这才剩下五粒,但沈云并不后悔。

“只需慢慢调养,过不了三天便能完全恢复损耗的气血”,看到外面天已经亮起,沈云跃身而起,走到外面空地舒展身体,开始了一天的修炼。

呼呼---

院子空地,沈云动作大开大合,拳势威猛,身体腾挪移动间幅度虽小,却极为有章法。

拳法自是那位老人教给沈云的,这些都是平时修炼舒展拳脚用的,一切都是为那最后三式杀招做铺垫。

有了昨天大战的经历,沈云再次演练这套拳法,俨然有了几分气势,心中同时多了几分感悟。

正如那位老人所言,杀招之所以称之为杀招,就是用最简洁的动作,最凌厉的招式,取得最有成效结果的过程。

......

转眼三天过去了,在沈云不懈修炼下,浑身气血也已完全恢复,吃过早饭,沈云正想着出去转转,院门外传来了一道稚嫩声音。

“沈云哥哥在家吗。”

“小虎,进来吧,门没锁”,沈云开口道。

随后,一个十岁左右,长的虎头虎脑的小孩走了进来,看到院落里站立的沈云,一双漆黑的眸子一亮,“沈云哥哥,于爷爷叫我来跟你说一声,让你去药铺找他呢。”

“于老找我?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小虎”,沈云眉头微皱,不知于老这时找他有什么事。

“没事沈云哥哥,那我玩去了,嘻嘻”,小家伙任务完成,蹦跶着离开了。

“正好我也有事找于老询问”,说着,沈云便动身朝于老药铺方向走去。

不一会功夫,来到于老药铺,沈云迈步而入。

“于老。”

踏入房间,瞅了眼四周空荡荡的药柜,沈云心里一阵心疼,对那些马贼抢杀掠夺行为心里不免多了分仇视。

“沈小子来了,把门带上,老夫有些事要跟你说。”

“好”,沈云转身关上门。

“坐吧,过几天我准备离开了”,于老坐在柜台后,目光看着沈云,满眼欣赏之色。

“什么?于老你要走,要去哪里?”

沈云神色一愣,不由的出口问道。

“呵呵,人老了,也该出去走走了,这个世界很大,穷其一生,也不能窥探亿万之一。”

沈云看着于老苍老的面容,没有开口说话,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你我虽无师徒之缘,却也相识一场,老夫一生未收任何徒弟,却也不想将终生所学埋进黄土,我一生绝大部分所学都在这本册子上,就送给你小子了,即便不想分心成为一名药剂师,平时看看对你以后武道之路也有几分帮助。”

说话间,于老拿出一本厚厚书册放在柜台,推向沈云。

“这是...于老...”

于老摆摆手,接着说道:“我这一脉虽注重传承,但我一个被逐出师门的弃徒,一生所学绝大部分都是我独自摸索的,这本书册送给你也不算违背我的师门,所以你不用多虑,至于学与不学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多谢于老馈赠,沈云自当珍藏”,沈云神色郑重的接过书册,起身朝于老躬身一拜。

“呵呵,要不是当年与仇家交战受了伤至今未痊愈,几个毛贼何至于让老夫狼狈逃窜”,于老说话间,神色不免露出一抹英雄迟暮的落寞。

“沈小子,老夫这本书册虽不是什么高深秘籍,其中也有些独到之处,切记不可给外人看到,不然一位三品药剂师手书的书册足以让开元境强者疯狂。”

“三品药剂师?难道于老你是一名三品药剂师”,于老的话让沈云不能淡定了。

多年来只知道于老是名一品药剂师,不曾想,居然是一名足以让宁伯城城主都要礼让三分的三品药剂师。

一名三品药剂师,一定程度上,即便是一位开元境巅峰武者都不能与之相提并论,皆因,一名三品药剂师不论对宗门还是一个大家族都太重要了,单论一手绝妙炼制丹药的手段,都足以让人疯狂争抢。

“呵呵,都是些陈年旧事,不提也罢,如今老夫只是一名迟暮老人罢了,一身修为大损,现在也只能发挥出一品药剂师水平而已”,于老语气唏嘘道。

沈云面色沉凝,心里却翻起了不小波动,于老三品药剂师的身份足以让沈云消化一段时间。

过了片刻,回过神的沈云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于老,你听说过青云宗吗?”

“青云宗,你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于老疑惑的看着沈云,以沈云的修为及出身,跟宁伯城三大宗门之一的青云宗应该没什么交集才对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