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不是我们可以议论的
  • 朝花夕食
  • 咖啡里撒盐
  • 2060字
  • 2020-05-22 00:53:48

醒来后,林语安看着帐顶发愣。

梦里大量描述了三苏所做的诗词歌赋,其中不乏流传千古的绝句。

但…她都不太记得了。

反倒是对那道被当作趣闻,提到的“茯苓粥”印象深刻。

唉,她果然没有当才女的天赋。

还有梦里提到的苏辙的病症,跟旭世子很相似,难道写这本小说的作者,也看过相关的纪录片?

可惜她穿过来时,书还没连载完,不知道书里到底挖了多少坑。

虽然没看到榨豆油的具体方法,不过有这道“茯苓粥”好像也不错。

“起来,起来!”

一旁的希希见林语安睁开眼了,却还躺在床榻上不动,就开始催促着。

“好,现在就起来!”

看到那双灵动的大眼睛,让林语安觉得希希的病症也许能在这里治好,让她变得跟普通小孩一样。

毕竟这里是神奇的小说世界!

林语安怜惜的抚了抚希希的小脸,脑海里却浮现出那位放.荡,咳,不羁的周神医的身影。

不知道他能不能帮忙……

该找个机会联系一下他。

另一边。

林若晨看着又来蹭早膳的沐晨,“今天安安也会跟着去,你要好好护着她。”

沐晨一改平日里的嬉皮笑脸,态度严肃的说:“放心,这次我们只是去看热闹,而且有希希护着她,不会有事的。”

“你说到要做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打什么主意!”

见他并没有因此放松,沐晨讪讪的笑了,并小声的补充道:“阿笙也会去。”

“有他在就好!”

听到这话林若晨才松了一口气。

沐晨郁闷的说:“旭哥这样,你也这样,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的吗?”

林若晨瞥了他一眼。

“阿笙年纪比你小,大家却觉得他比你靠谱,你是不是应该自我检讨一下?”

“……”

沐晨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中了一箭,随后叹气道:“唉,谁让现在各方都在盯着她。”

林若晨没忍住气愤的拍了拍桌子,“真不明白圣上是怎么想到?安安才七岁,这不是等于把她放到火上烹吗!”

“阿若,慎言!有些事不是我们可以议论的。”

“哼!”

小胖墩虽然一直默默的用着早膳,但耳朵却竖了起来,认真的听着他们的话。

这时何管家走进来,“少爷,沐公子,杨小公子。”

林若晨:“何叔,有什么事?”

何管家拿出一份礼单递过去,“隔壁庄子又送了些东西过来,说是感谢乡君帮忙照顾希希姑娘的。”

“阿笙送的?”

沐晨飞快地把礼单抢了过来。

何管家怔了怔。

林若晨让他不要在意,“何叔,麻烦你去安排一下出门用的车吧。”

“是。”

等何管家离开后,沐晨坏笑着说道:“我给你念念啊,陀螺、竹蜻蜓、七巧板、九连环、华容道,各色丝线和上等布料,啧啧啧,阿笙这小子还挺会送礼物的嘛。”

“好了,用完早膳就快点去准备,不要让安安等太久。”

沐晨只好站了起,笑骂道:“你这个妹奴,真是跟阿笙一个样,现在还成了邻居,这就是物以类聚吧?我觉得你们俩可以好好交流一下,比如我家妹妹最可爱的心得之类的,哈哈哈!”

他大笑着走到门口,看到小胖墩没有跟上,连忙喊道:“阿显,别磨磨蹭蹭的,走了!”

“嗯!”

当三人来到院子时,林语安和希希已经在等着了。

林语安上前跟他们说了声早,而希希则是抬头看了一眼,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不过他们也不在意,只是看到林语安的手炉时,林若晨疑惑的问道:“安安,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林语安愣了愣,手炉不是常用物品吗?她谨慎的说:“暖手用的,希希拿给我的。”

“哦,还挺精致的。”

林若晨没有细问,只是忧心忡忡的叮嘱她,到庄子后不要独自一人行动,要跟大家在一起。

其实他最想做的是不让她出去,可是很多事情不是他可以控制的。

尽管对哥哥的这个叮嘱感到奇怪,但林语安觉得他可能只是担心,怕自己被杀猪的那个场面给吓到吧,就没把事放在心上。

驴车到了后,沐晨喊道:“现在都上车吧,迟了就看不到那位大师傅如何解猪了。”

两小家伙兴奋的应道:“好!”

驴车上。

林语安若有所思的看着怀里的手炉,哥哥刚才为什么会这么问?

他不认识手炉吗?

还是说这个东西没出现过?

难不成真的有个跟自己一样穿书的人?

一连串的问题,都让她感觉很懵,为了弄清楚状况,她决定问问。

“希希,你以前在家里有见过这个手炉吗?”

正趴着窗看风景的希希,回头语气肯定的说:“见过呀。”

“哦。”

难道是哥哥没用过,所以才不知道?

林语安定了定心神。

“希希!”

“嗯?”

她冷静的说:“下次见到你哥哥的时候,可以帮我跟他说一声,我想见见他吗?”

希希双眼立即亮了,“好!”

不过此时林语安的心神都在手炉的问题上,所以没有留意到。

没多久,驴车就开到庄子口了。

等车一停稳,希希就直接掀开帘子跳了下车,她抬头用大眼睛看着林语安。

“去吧,记得答应我的事。”

“嗯!”

希希飞快的跑到另一辆车前,喊道:“快点,快点!”

“啊,我就来了!”

小胖墩在何磊的帮助下走出马车。

沐晨骑着马来到林语安身边,下马后讶异的问道:“安安不去看吗?”

“不了,我想去油坊看看素油是怎么榨出来的!”

“啊!?”

“油坊就在庄子里,我不会出去的。”

沐晨没想到事情会这样,他犹豫了一会,然后看了看某个方向,才点了两个跟来的随从,“你们两个好好保护乡君,要是掉了一根汗毛,出了事,就唯你们事问。”

林语安:“……”

怎么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她偷偷顺着望向刚才沐晨看的地方,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青禾小声的在她耳边说道:“肯定是少爷请沐公子好好照顾乡君的。”

林语安想起哥哥的样子,笑了笑说:“我们走吧。”

“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