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茯苓粥
  • 朝花夕食
  • 咖啡里撒盐
  • 2073字
  • 2020-05-22 00:38:51

钱厨娘:“我昨天跟何管家提过了,应该明天就会送过来。”

一说到油,林语安就想起小本本上记录的问题。

“现在用的油只有菜籽油吗?”

“还有一种香麻油,是用芝麻榨出来的,非常的香醇,就是产量太少价格也比较贵,普通人家很少会用,不过以前云……”钱厨娘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才有些生硬的说:“一般日常膳食中也是不用的。”

林语安明白,她是想说以前云家有在用吧。

“另外还有荦油,比如猪油鸡油……”接着钱厨娘如数家珍般的给林语安讲解着各荤油,像是要掩盖刚才话语中的失误。

林语安趁机问道:“没有豆油吗?”

“豆油?”

钱厨娘怔愣的看过去,“请问那是什么油?”

见她如此反应,林语安就知道豆油没戏了,只好打哈哈的混了过去,并把锅甩到那些行商身上。

主要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豆油是怎么生产的,要是晚上能梦到,就记到小本本里吧。

唉,古代的生活真难!

钱厨娘:“原来这样,走南闯北的人是见过世面的,知道的事也多,如果乡君想要了解更多,可以找油坊的人的问问。”

“哪里有油坊?”

钱厨娘的话点醒了林语安。

其实有些专业的事就该让专业的人来处理,就像之前提出烧土肥时,找一些资深的老农来询问,他们还能提出有用的建议。

也许再给点适当的提示,他们就能找到突破口。

这样她就能来个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我们庄里就有一家。”钱厨娘微微皱眉,不太确定的说:“好像是姓张的?”

红铃补充道:“娘,那人叫张强。”

张强?

这名字有些熟悉,只是林语安不太记得了。

“就是那天被请过来,帮忙看烧土肥的张大爷的小儿子。”红玲提醒着。

“啊,阿珍的丈夫!”

其实相比阿强,还是阿珍衣服里的稻草让林语安印象更加的深刻,既然是认识的人,那要提点什么应该不难。

她盘算着什么时候再去庄里一趟。

到了晚膳的时间,小胖墩也跑来厨房跟她们一起用膳,只是看到又是全桌的素菜时,他轻叹了一口气。

偷瞥了一眼正在跟青禾说话的林语安后,他悄悄的扯了扯希希的衣袖。

希希疑惑的看过去。

小胖墩小声说道:“希希姐姐,我们明天到庄里去好不好?”

奈何林语安一直留意着希希,两人之间的小动作被她尽收眼底。

“为什么要去庄里?”

“呃……”被抓现行的小胖墩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选择“出卖”沐晨,反正自己已经被他卖过了,哥哥说这是礼尚往来。

“晨哥哥说明天庄里杀猪,那是很热闹的事。”

“杀猪?”

青禾在一旁补充道:“就是乡君之前安排给庄里的年礼。”

“我还以为早就分好了,怎么这么慢?”

小胖墩很认真的给她解释着:“杀猪不是普通的事,要做很多准备的!”

“哦?”

“比如要看好日子,跟杀猪的师傅约定好,要提前给待宰的猪空腹饮水,另外还要准备用到的大锅、绳子、大杆称……。”

林语安有些意外。

没想到锦衣玉食的世家公子,居然对这个流程那么了解,不愧是书里未来的太子。

这是从小就开始体察民情了呀!

旁边的青禾也一脸惊讶的看着小胖墩。

“何管家还说,明天请来的师傅是一等一的好手,可以像庖丁解牛那样,做到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向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

小胖墩说着,说着,就抛起了书包。

林语安实在是听不懂那文绉绉的话,但她只能面露微笑用夸赞的眼神看着小胖墩。

没想到穿过来后,她变成文盲了!

不过庖丁解牛的故事她是听过的,于是盲猜小胖墩刚才那段话的意思,可能是说在宰杀牛的时候,操刀人每个动作都在节奏上,技术很高明……吧。

经他这么一说,希希的大眼睛亮了。

“希希想看?”

“嗯!”

希希用力的点头。

林语安心里其实是矛盾的。

这杀猪的过程是血腥的,一般都不会让小孩子去看,但希希却如此期待,让她不知道怎么拒绝好。

此时她完全忘了跟希希第二次见面的情形。

林语安想了想,决定再甩锅。

“这个事我做不了主,要问问你们的哥哥才行。”

小胖墩立马看向希希。

哥哥把自己托付给了笙哥哥,所以要问的也是同一个人。

“我去问!”

这次希希没等林语安的回答,就直接跑了出去。

林语安只能望着门口叹气。

小胖墩则一脸羡慕的看着希希离去的身影,他也想要这么好的身手和轻功。

希希很快就回来了。

看到她脸上的表情,林语安就猜到对方应该是同意了。

果然,希希开心的说:“答应了!”

林语安在心里吐槽,真是个没原则的妹控!

那种场合适合小孩子看吗?!

现在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做挽救了,她表情十分严肃的说:“好吧,不过你们只能看后面解猪的部分,一开始杀猪放血的那段不能看。”

两小家伙齐声:“为什么?”

林语安揉了揉眉心,神情疲劳的说:“因为太血腥了,会被吓到的,到时晚上会做恶梦,做了恶梦会尿床,很丢人的!”

众人:“……”

小胖墩动了动嘴唇,但被希希扯了一下衣角,他只能应道:“好吧。”

晚上睡觉的时候,尽管林语安一直默念豆油、豆油,但她还是没有梦到相关制作方法,反而看了一部关于苏轼的人文历史纪录片。

里面除了介绍三苏在文学方面的贡献外,还“揭密”了他们长寿的秘方——“茯苓粥”。

据说苏轼的弟弟苏辙从小就多病,一年四季都离不开药,就算喝了药也要很久才痊愈。某次,跟朋友交谈后得知,练习气功和食用茯苓可以治他的病。

苏辙就按朋友说的坚持了一年,最后身体果然变好了。

之后他还认真的研究各种医学著作,最终制作出了“茯苓粥”,并将此方与其父苏洵、兄苏轼共享,这就是三苏长寿的秘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