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悠闲的日子
  • 朝花夕食
  • 咖啡里撒盐
  • 2033字
  • 2020-05-21 23:21:49

只是太复杂的也做不出来。

林语安托着腮想了许久,终于想到一个简单,希希也可能会喜欢的。

正要喊青禾拿材料时,才想起她去找阿恒了。

算了。

让他们兄妹俩好好聊一会吧。

林语安拿出本子和笔,先把点子记起来,等明天再弄。

早上。

林语安醒来睁开眼后,就看到希希精致的小脸,她心情大好的笑着说:“希希早!”

“早!”

希希应了一句后,就从身后拿出一个本子来。

呃…怎么有些眼熟?

“这是什么?”希希直接翻到一页,并用手指戳了戳上面的文字,水汪汪的眼睛里闪烁着星光。

林语安:“……”

愣了好一会,她才想起昨晚直接将本子放在桌子上了,因为平时都是青禾帮忙收拾,她忘记收起来了。

既然被发现了,也不用隐瞒。

林语安笑眯眯的说:“是好玩的,我们今天试着做一个好不好?”

“好!”

虽然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希希仍开心的点着头。

青禾匆忙的跑了进来。

“啊,乡君醒来了?奴婢现在就帮您穿衣服!”

“不用,我们自己来吧。”

因着本子没收的事,林语安觉得不能什么事都让青禾帮,不然自己可能会退化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巨婴。

人家希希的衣服都是她自己穿的,身为榜样的自己,怎么可以做坏的示范呢?!

今天厨房送来的早膳,已经用上了昨天做的保温外套,林语安用手探了一下装豆浆的罐子,自我感觉比平常都要烫些。

这还是有些效果的!

林语安决定让孙妈妈找人多做几个,她自己就算了,还要帮哥哥做荷包呐。

青禾帮她们盛豆浆出来时,因为心不在焉,差点把装豆浆的碗给打翻了。

“对不起!乡君,希希姑娘,对不起!”青禾拼命的道歉。

林语安关心的问道:“怎么了?是没休息好吗?”这时她想起青禾昨晚去看阿恒的事,“难道你哥哥有什么事吗?”

青禾的眼眶瞬间红了,小小声说道:“哥哥的手受伤了。”

“严不严重?请大夫看了吗?”

林语安立马关心问着,这个时代受伤或生病都很容易让人失去性命的。

“没事,没事!”青禾连忙解释,“沐公子已让沐大夫看过了,说是伤了筋骨,休息一个月就好了。”

林语安松了一口气。

“没事就好,这样吧,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等会收拾好,你就去照顾你哥哥,等午膳时再回来。”

阿恒是青禾唯一的亲人,林语安很清楚那种害怕失去的感觉。

毕竟她是经历过的。

“谢谢乡君。”青禾拭去眼角的泪,心中满是感动的道谢着。

她和哥哥能跟着乡君和少爷,真是太好了!

“对了,你哥哥为什么会受伤?难道那只逃猪真的出现了?有没有其他人受伤?”

青禾:“奴婢问过了,但是哥哥什么都没说,还让我不要问,不过其他人都没事。”

“哦。”

林语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据她所知阿恒虽然不善言谈,但是青禾问的事,他都会事无巨细的说出来。

现在这样,是被要求禁言了?

这让林语安对昨天山谷里发生的事产生了好奇。

沐晨这次的行动,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了?!

现在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等过几天再找哥哥打探一下吧。

用完早膳,林语安让青禾拿了一些桑皮纸,随后就把收拾好的她“赶”去照顾阿恒了。

“我们现在来做拼图!”林语安一边磨墨,一边想着要在纸上画什么图案好。

“嗯!”

希希目光炯炯的看着林语安的一举一动。

“啊,我想到了!希希你等着啊。”林语安小心的提起毛笔,画着她最爱的崽崽红小豆和它的朋友,比如李建勋,芦荟安东尼,枸杞赵建国……

这部治愈人心的动画,陪着她走过了许多无眠的夜晚,所以就算是用不习惯的毛笔,也能画得像模像样。

她还填充了一些颜色进去,让图案都变得生动起来。

“团团?”

希希看到纸上,一个个的小圈圈,眼里充满了疑惑。

“这个叫红小豆,旁边的是它的朋友……它每天的工作,就是希望被大家吃掉。”林语安细声的给她讲述了其中一个暖心的故事。

“吃红小豆!”

希希听完,表示要帮红小豆完成被吃掉的愿望。

“好,等会青禾回来就让她告诉钱婶,今晚把豆子泡上,明天早上吃红豆汤,我们现在来玩这个拼图吧。”

林语安让希希把图记下来,然后把画剪成小块打乱。

“好了,现在就要靠希希把它们拼回原来的样子,你还记得原图吗?”

希希眨了眨眼,然后迟疑的点了点头。

“慢慢拼,不急。”

“嗯。”

看着安静玩拼图的希希,林语安就笑着继续缝荷包。

这样悠闲的日子挺不错的。

不过可能是图被剪得太碎,又没有原图做参考,林语安的荷包都缝完了,希希的拼图还没拼好。

“要我帮忙吗?”

希希倔强的摇了摇头,甚至还背过身去,用自己的身体护住那些拼图。

这跟从前一样呀!

林语安眼里有些湿润,“好,那你慢慢拼。”也许这样还能磨一磨她的急性子。

没事可做的林语安拿起刚做的荷包检查。

感觉好像哪里不对。

她从篮子里拿起一个荷包,那是孙妈妈特意拿给她当参考。

“唔……啊!绣花!”

她缝制的荷包,只是单纯的把布缝在了一起,能用,但是并不美观,甚至还有些寒酸。

以哥哥的性子,收到荷包后一定会戴出来炫耀的,只是她现在做的这个荷包,实在是……拿不出手。

林语安想了想,决定也绣点东西到荷包上,把档次拉高一点点。

她在针线篮子里翻出好几张绣图,可惜不是花,就鸟,这些都不太适合哥哥。

“做什么?”

“挑绣图呀,啊,希希拼好吗?”林语安才回过神来。

希希立即嘟起了嘴,委屈巴巴的看着她,然后小手指着旁边的碎片,控诉道:“都一样!”

“哈?我看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