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白冷了!

  • 朝花夕食
  • 咖啡里撒盐
  • 2025字
  • 2020-05-19 19:05:06

“哥哥怎么来了?”

被吓了一跳的林语安,连忙吩咐何磊把林若晨推到火盆边上,还把自己刚才裹着的小被子盖在他的腿上。

沐大夫和周御医都说过,腿伤要注意保暖。

看着小小的人儿这样照顾自己,林若晨心中充满了暖意。

但想到她刚才那发愁的样子,立即又问了一次,“安安刚才在想什么?眉头都皱得跟庄里的老太太似的。”

他还伸出手指,点了点妹妹的额头。

“没,没什么。”

林语安眼神闪烁的躲开了。

关于棉花的事,现在不好提出来。

林若晨看到妹妹这样,心又揪了起来,他表情严肃的说:“安安,现在家里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你想做什么或是要什么,都可以跟哥哥说的!”

林语安愣住了。

感觉要是她不说些什么,哥哥就要生气了。

于是她趴在轮椅的扶手上,把庄户们给她送榛蘑的事说了出来。

了解事情经过的林若晨,温和的笑着说:“既然是大家的一番心意,你就收下来吧,如果觉得过意不去,可以从别的地方补偿,比如回些年礼,这个安安可以想一想,到时让何叔去做。”

林语安皱着小脸,想着该送什么好。

看着如此懂事的妹妹,林若晨心里十分的高兴,但很快又被愧疚给取代了。

为了能让外祖父尽快回归,在豆腐和之前那个拦路刺杀的事上,他们还是利用了妹妹。

“最近睡得好吗?”

“嗯,跟希希一起睡,很暖和!”

言下之意便是没人陪着,妹妹便睡不着?

林若晨心疼的抓起她的小手,果然十分冰凉,他立即把腿上的小被子又披回她身上,嘴里还喊着:“磊子,你去找何叔,让他把程叔叔送的那些上好羊皮都拿过来。”

“程叔叔?”

林语安有些迷糊。

“外祖父曾经的部下,你们今天出去的时候,他刚好过来拿轮椅,还送了一些礼物过来,安安不记得他了?”

林语安无奈的说:“人太多。”

说起来,那天除了林江之外,她就只记得一个有胡子,长得比较俊的大叔,其他人的脸都是模糊的。

好吧,其实她有轻微的颜控。

对于长得好看的人,她一般会比较记得住。

“哈哈!你说的那个俊大叔就是程叔叔。”

林若晨忍不住笑了出来,要是程叔叔知道自己被安安这样形容,不知会做何感想。

他感叹道:“安安应该不记得了,在你满月的时候,他还特意带着夫人过来看你。”

“……”

林语安觉得要是原主真的记得这件事,那就太可怕了。

她连忙转移话题,“那其他要轮椅的人呢,他们又回了什么礼?”

说到这个,林若晨的脸沉了下来。

林语安怔一怔。

这是怎么了?

难道那些人白.嫖了?!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这一直是种花家的传统美德呀。

她家庄里的人都做了的事,那些拿了她家豆腐配方和轮椅的达官贵人,竟然什么表示都没有吗?

“少爷,乡君。”

这时何磊提着一个大包回来了。

林若晨伸手接过去,“安安,这些羊皮你拿去,做成裘衣或被褥都是极好的,而且都是处理过可以直接用,没有多少膻味的。”

他最近才发现,妹妹每次喝羊乳都要求加杏仁进去。

这说明妹妹不喜欢羊的膻味。

双手接过羊皮,林语安的注意力就转移了,并没怎么听到哥哥说的话。

“咦?这些皮上还带着羊毛的呀。”

林若晨疑惑的看着她。

“当然都是带着羊毛,这样才能保温,如果只剩下皮的话,就只能拿去做靴子了。”

“我只想要羊……”

林语安突然停了下来。

说起羊毛,她发现自己可能又提前触发了,小说作者为女主角准备的金手指。

她想起小说里有这么一段剧情,女主角把羊毛搓成线,接着让人织成羊毛布或毯子,从而发展出一个产业链来,甚至还因为这样,平息了北方蛮族与大晋朝的紧张关系。

也许就是为了这个剧情铺垫,大家到现在都没有想到把活羊上的毛剃下来,然后让它继续长毛,方便以后撸。

这个怎么想都不太合理吧?

毕竟跟哥哥他们接触过后,林语安发现这里的古人都不简单,很聪明,特别是旭世子和希希的哥哥。

想到旭世子打量自己的眼神,林语安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冷吗?”

林语安连忙摇头,还指着旁边的火盆,“有火盆,不冷。”

但林若晨仍紧张的拉起妹妹的手,随即紧蹙着眉,即使重新盖上小被子,妹妹的手仍是冰凉的。

这些羊皮拿进来后,妹妹的样子就不对劲。

难道有什么问题?

可是这都是程叔叔送的呀。

经过一番的思想挣扎,林语安还是决定触发这个金手指,不然她至少还要熬十年…不对,等女主角把羊毛发展起来,至少要等十五年。

那个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还在不在。

反正番薯都已经碰了,那就把羊毛也拿下吧,早点发展起来,大家就可以少受一点苦。

林语安脑海里出现了上午见过的那些庄户。

他们穿的衣服大多都有补丁。

还有那个给她送榛蘑的阿珍,衣服里还冒出一些稻草,这些无一不在证明,大家其实都穿不暖。

据何管家所说,他们庄子里的人家算是好的。

这样都算好的话,林语安不敢想像别的庄子是什么情况。

为此她很庆幸,自己能重生到林家。

只是羊毛的事该怎么开口呢?

林若晨想到最近在新书里看到的东西,精神有些亢奋的问:“安安,要不在你的屋里建一道火墙?”

“火墙?”

现在已经有火墙了吗?!

林语安有些心塞。

“是的,其实在秦汉时期就有火墙了,不过一直是宫廷里在用,是十几年前才开始慢慢传了出来,前些年爹爹原本也打算建的,但是外祖父突然出事,爹爹又被调去沪申县,所以就耽搁了。”

听到这里,林语安突然想哭。

原来之前那些夜晚,她都是白冷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