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一万倍的差距
  • 朝花夕食
  • 咖啡里撒盐
  • 2073字
  • 2020-05-29 13:01:34

陈大爷提醒道:“张老弟,你还记得我们庄里的陈二吗?”

“你是说?”张大爷露出思索的神情。

还没等他想到,陈大爷就已经继续了,“就是去年家里的下田的大麦,突然长得很好的陈二家。”

“对!”

在两人一来一往的对话中,大家终于弄明白那个陈二是什么人了。

隔壁庄子的前主人姓陈,据说跟上次派人来找林语安麻烦的户部陈大人,有着一些说不清楚的亲属关系。

而陈二是一个普通农户。

但有天那位陈庄主在巡视自己的土地时,发现陈二家原本只是下田的那块地里,大麦长势非常不错。

甚至比一些良田里的长得还好。

陈庄主觉得那块下田里一定有宝物,大麦受到影响才会长得这么好,便派家里的仆人去田里翻找。

只是他们掘地三尺,都没找到所谓的宝物。

最后陈庄人还把陈二给抓了起来,但在各种严刑逼供下也没找到宝物的消息。

小胖墩:“然后呢?找到宝物了吗?”

没想到一个农业科学的讨论,现在竟然演变成悬疑寻宝故事了。

林语安的嘴角抽了抽。

眼前这两位大爷要是穿上长衫大褂,往台上那么一站,估计就能变成某云社的成员了吧。

就是表情稍显浮夸了些。

跟他们一比,林语安觉得自己的演技是越来越好了,如果在前世,也许还能拿个民间奥斯卡影后什么的。

陈大爷叹了口气。

他指着那堆烧过的土,“其实宝物就是它们。”

“哈?”

这时连沐晨也忍不住了,“老人家,你在说什么?这些土就是陈二家的宝物?”

陈大爷:“陈二家下田里的大麦,之所以突然长这么好,就是因为用了烧过的土。”

张大爷:“怎么说?”

听到这话,正在走神的林语安也立即看了过去。

没想到还能把故事给拉回来。

陈大爷继续说:“去年秋日,那些毛孩子玩火把陈二家的猪圈给烧着了,大家为了救火就把旁边堆着的土推到火上,火也成功被扑被灭了。”

大家都猜到有后续,默契的没有插话。

张大爷:“这件事老汉记得,虽然火被救了,但他家养的那头大肥猪也逃了。”

“没抓回来吗?”也许是馋肉了,小胖墩一下就被逃跑的猪给吸引了。

“……”

林语安捂着脸,想要大喊别再歪楼了!

好在陈大爷意志坚定,没有受小胖墩的影响,“猪啊,逃到山里去了,后来陈二不想触景伤情,就把猪圈给拆了,里面那些被烧过的土和猪粪,都被运到他家的下田里。”

“唉。”陈大爷叹了口气,“现在想来,那些大麦长得好,全是因为加了那些被烧过的土啊!”

张大爷:“原来是这样!”

林语安听完都想给陈大爷鼓掌了,没想到农业的科学讨论真的被他扯回来了。

其他人都听得一愣一愣的。

沐晨立即盯着刚才被他嫌弃的土堆,“所以说这个烧土的方法,对肥田很有用?”

张大爷用力的点了点头。

“今年秋收时,老汉去看过陈二家的那块下田,大麦的长势确实很好,而且还没多少杂草。”

林若晨微笑着看了妹妹一眼,然后提出让张大爷安排一下,让庄里的人都用这个方法来肥田。

陈大爷提醒道:“毕竟是用火烧过的,所以不能马上用,我记得陈二家是放了两、三天,才把土加到田里的,不然可能会伤了庄稼。”

“对,对,陈老哥说得没错!”

在何管家把两位老人家送走后,林若晨才看向沐晨,“你们不是都在忙吗?怎么有空跑过来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林语安听到忙字时,看了一眼希希,她哥哥之前也说在忙。

难道他和沐晨在一起做些什么?

沐晨摸了摸肚子,苦着脸说:“这事说来话长,我今日连早膳都没来得及用,现在肚子好饿,要不我们一边用午膳一边谈?”

众人:“……”

着蹭饭的理由越来越敷衍了。

用完午膳,沐晨才说着这几天一直在忙的事,“你们还记不记得那位户部的陈大人?”

林语安:“派人来问话的那个?”毕竟她也只知道这一个陈大人了。

“没错,就是他!”

“他怎么了?”

沐晨:“他被抄家了,现在正被关在天牢里,我估计明年秋后问斩是跑不了的了。”

林若晨:“阿晨!”

“啊?”沐晨对上屋里三个小孩好奇的视线,才反应过来,这些血腥的事不好跟他们说。

林语安也觉得不能让希希听,便主动转移话题问道:“为什么要抄家呀?”

总不能是皇帝在给他们家出气吧。

沐晨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最后只是说:“他偷了国库的钱,被圣上发现了,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在他家里至少发现了二十万两,还是现银。”

“这么多?!”

林语安想到自己的年俸才二十两,这可是一万倍的差距呀。

“他怎么做到的?”

林若晨紧蹙着眉,二十万两可不是小数目。

沐晨:“旭哥大概看了一下,发现那人就跟耗子似的,每次只偷一点,慢慢就累积起来了。”

“这种事应该不是他一个户部侍郎,可以轻易做到的……”说到这里林若晨停了下来,他看了眼一脸懵懂的妹妹,笑着说:“安安今日出去也累了,要不去午睡一会。”

原本还想继续听的林语安,只好拉着希希回屋了。

小胖墩想要跟出去,却被沐晨留了下来,“阿显就跟我们一起休息吧。”

回去的路上,林语安小声问道:“希希,那个陈大爷,是不是你哥哥安排的?”

希希想了想,“要问问?”

林语安双眼亮了,希希这是在征询她的意见,没有一声不吭的飞走,比之前进步多了!

“不急,我们先休息一会。”

“哦。”

……

只是等林语安午睡醒来,希希却不在床榻上。

“青禾!”

青禾听到呼唤后,连忙小跑进来,“乡君醒了?”说完就拎起床边的衣服帮它穿上。

“嗯,希希呢?”

“啊?”青禾这时才发现希希不在屋里,她懊恼道:“我一直坐在外面,竟然没发现她出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